程晓容:应勇王忠林新官上任 火烧何方?

应勇王忠林被调至湖北,履新已一周。陆媒密切关注新官的行程和部署,报导中不乏赞美之词。应、王二人都强调要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不过,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中共当局采取的行动均有悖生命尊严和事实真相,无论由谁主政,人民的利益难得保障。

应勇能“救火”?
1.最严封控令

2月16日下午,一个半小时内,湖北省连发三道关于城乡社区、村组封闭管理措施的最严封控令通知,其中一项通知要求,“所有小区、楼栋、门栋在保证消防安全的前提下原则上只保留一个出入口,住户无特殊情况一律不准外出,每户每3天派出1名人员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

外媒报导,有批评者指出,这种规定肆意剥夺公民自由、对公民实行事实上的拘禁、无视公民消防安全之外的基本需求,所谓封闭管理很难不导致人道主义灾难。也有人认为,这展示了酷吏作风,令人联想起2017年底北京清除“低端人口”的冷酷。

据悉,湖北孝感市祭出规定,从2月17日零时起,所有居民都“必须足不出户,严禁外出”,违者处10日以下治安拘留。19日,孝感云梦县因一群居民上街被抓,其后被警察押著游街,折腾到深夜。

同在19日,武汉市青山区白玉山社区一批违规外出的居民,被抓到武钢二医院集中隔离,晚上在户外集合学习,集体绕着大院走,并喊口号“青山加油!”。

网民“只配抬杠”说,“不让出门上街的理由是人群聚集会传播疫情。现在又把人关起来聚集在一起。防疫情是假,耍威风是真。”

2.“社会稳定组”
一篇官媒报导里写:“作为‘老政法’,应勇还关注到了社会稳定。应勇赴湖北后,湖北指挥部体系还出现了‘社会稳定组’。”

2月20日,《长江日报》发表了“武汉现最严管控!出门买物资的居民被劝返,多人不服被拘留”的文章,记者称,全市万名民警、辅警沉入社区,“对不服从疫情管控的,依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这条消息令人质疑:第一,居民为何不能外出购买物资?粮油菜等必需品用完了,怎么办?第二,“多人不服”,他们为何不服?如果规定合理,警察有理,群众怎会不服?第三,所谓“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依的什么法,如何“强制”,这是否涉及侵犯人权,警察是否会滥用暴力?对于这些,记者没有提供任何背景介绍或延展解释。

3.七个“深入宣传”
2月19日上午,应勇在会议上针对疫情防控的新闻舆论工作,提出宣传主题:深入宣传习近平关于疫情防控的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深入宣传党中央决策部署,深入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深入宣传“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爱精神,深入宣传抗疫一线的最美“逆行者”,深入宣传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深入宣传基层干部、社区工作人员的忠于职守、默默奉献,更好地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凝聚起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强大正能量。

这七个“深入宣传”,说白了,就是为党唱赞歌,把国难扭转为喜剧,发挥喉舌媒体的“维稳”功用。

应勇为何不鼓励媒体去深入挖掘病毒来源,深入调查武汉当局的失职,深入体会肺炎病患和死者家属的痛苦,深入了解被严控在家、封闭于城的千万市民的困难?

这场灾难之所以发生、蔓延,就是因为中共维稳至上,操控信息,它为了政权的稳定和自身的利益不管人民的性命和生活权利,导致事态恶化、失控。中共制度是疫情的元凶,哪里有半点“优势”?!隐瞒疫情、犯下大罪者,正是各级党员,何谈“先锋模范”?所谓“强信心,暖人心”,是因为中共信心全无,人心尽失。但是,任凭它多少“宣传”的努力,也不会挽回局面,因为它的邪恶本质不变。

应勇还称,要及时准确发布信息,要勇于接受监督,勇于接受批评……

这些说辞自相矛盾,只为作秀。如果准确发布信息,病例和死亡数字将骤变、暴增,党的形象必然受损,如何突出制度“优势”?

中共会接受批评和监督吗?李文亮在训诫书上的画押犹在,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因发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而一度被官方软禁,被安保人员警告。目前许家的网路被切断,他的个人微信账号被冻结,微博被注销。全国数百名网民因为发布与疫情相关的信息或言论而被公安查处。这就是中共治下的言论“自由”和“公开透明”。

王忠林的“坏人”和“好人”
2月19日晚,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在会议上谈到小区封闭管理时称,在小区里耍横、不听劝阻的要依法依规处置,加大曝光力度,“不能让坏人神气,好人受气”。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依王忠林所指,依湖北省三道严控令所示,私闯民宅、砸毁麻将桌、不由分说动手打人的民警和辅警是“好人”;外出购物、下河洗澡、在家里打牌的是“坏人”。

别忘了,李文亮也曾是“传谣者”,却由于汹涌的民意和强大的舆论压力被官方转而描绘成“好人”。中共掌控下,善恶本已颠倒,“好”“坏”可随时翻转。

王忠林的话分明与民为敌,将大批无权无势、坐在家里的市民推向了敌对面。有这位书记撑腰,想必戴着红袖章、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将更加“神气”,更敢暴力“防疫”。

王忠林还称,“疫情是一场大考,我们是当绅士还是当战士,是交出优秀、合格,还是不及格的答卷,这是对责任、觉悟的考验,也是对人生的考验。”

此言差矣。绅士与战士本并不矛盾。王忠林的潜台词是,为了完成台面上的任务,为了达标,干部、党员、警察都无须顾及礼仪、文明和法规,只管为党而“战”。这和2年前蔡奇的 “刺刀见红”论遥相呼应。中共的“战士”无异于土匪和流氓,这在过去与现实中体现得分外清晰。

再说考试,中共面对疫情的表现是不及格,道德、管理、协调、应急、公共卫生、医疗保健、媒体报导,统统不合格,无需再考,只需退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