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的邪恶与虚弱

作者:王友群

在中共人祸导致的大瘟疫蔓延全球之际,在香港因为大瘟疫局势稍有趋缓之时,4月18日,香港警方突然实施大抓捕,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等14人被捕。这是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中共持续在香港进行暴力镇压,继续践踏“一国两制”的卑劣行动。

中共的邪恶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的根本原因,是1997年7月1日中共统治香港22年来不断蚕食香港的自由积累下来的各种矛盾的总爆发。

1984年,中共在其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向全世界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政府管理外,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但是,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后,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步一步将香港染红,除外交和国防之外,对香港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进行渗透。比如,中共公安机关每天核发150个单程证,给去香港的大陆人,到2019年,已有100万左右的大陆人在香港定居;违背香港特首和立法会普选的承诺,操纵香港特首和立法会选举;中共全国人大通过人大释法侵蚀香港的司法独立;香港九龙站实行“一地两检”(在香港境内设一个“内地口岸区”,隶属深圳市福田区);在香港境内绑架香港人回大陆;2019年,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以方便中共随便找个借口在香港抓人,然后送到中国大陆受审,这个条例又被称为“送中条例”。

中共对香港持续22年的压制,到2019年6月,终于让香港人忍无可忍。6月16日,二百多万香港人上街游行,反对修订“送中条例”。从6月12日开始,中共对香港反送中运动采取的对策是:高压与欺骗。高压,就是不断升级对香港人的暴力镇压。据香港电台去年12月9日报导,6个月内,香港警方发射弹药29,863枚,其中催泪弹15,972枚。11月18日,围攻香港理工大学,一天发射各类弹药7647枚。至12月9日,共抓捕6022人,最小的11岁,最大的84岁。欺骗,就是将中共利用香港黑警蓄意制造的“暴”和“乱”,栽赃到香港反送中者身上。

中共将在大陆迫害法轮功的各种流氓手段,直接搬到香港的大街小巷,当着全世界媒体记者的面,上演了一场超越道德和法律底线的“超限战”。香港黑警滥抓,抓住往死里打,开枪杀人,开巴士、摩托撞人,放任黑社会无差别打人等,许多血腥场面令人发指。媒体还报导了许多人被失踪,被自杀,被强奸,被轮奸的案例。短短半年时间,中共将香港的“一国两制”全面破坏,行政权中的警权一家独大,黑警无法无天,香港被拖入有史以来最黑暗时期。

如果不是美国总统川普出面强力制止,中共可能早就在香港重演1989年“六四”屠杀了。2020年“中共病毒”从武汉蔓延全中国、全世界,香港的局势也因此渐趋平静。就在这个时候,中共又开始在香港折腾了。

二、中共的虚弱

在一个正常国家里,出现香港这样大的乱子,第一个问责对象就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林郑或引咎辞职,或被罢免。去年8月底,林郑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承认:“作为行政长官,在香港引发这场浩劫大难,是不可原谅的,真的不可原谅。如果我能选择,首先我会选择辞职,以下台致以深刻歉意。”

林郑月娥的错误决定,引发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运动。事情发生后,她不能听取民意,不能择善而从,不能化解矛盾,非常不得人心。事实证明:她已铸成大错,且没有能力领导香港走出困境,根本不适合继续担任香港特首。但是,从去年6月至今,长达10个月,中共一直在背后撑著这个傀儡,一直说相信她有能力如何如何。林郑月娥至今不下台,除了证明中共的邪恶之外,也证明中共非常的虚弱,中共从上到下竟找不出一个强有力的香港特首取而代之,中共无人才。

在一个正常国家里,出现香港这样大的乱子,一定会派一个强有力的人担任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主任,协助香港特首,做好香港转危为安的工作。这个人应该有海外留学背景,懂广东话,有宽广的国际视野,善于跟上、下、左、右、内、外沟通,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善于抓住问题的要害与实质。但是,中共选来选去,竟然选了一个长期在中国内地工作,没有突出政绩,已经退居二线,已经65岁的骆惠宁,担任中联办主任。从骆惠宁到香港工作这段时间看,他深知自己只是个过渡性人物,没有任何亮眼的政绩。中共选骆惠宁到香港表明:中共无人才。

在一个正常国家里,出现香港这样大的乱子,肯定会对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进行问责,至少是撤职,换上一个熟悉港澳事务、有能力、有胆识、有执行力的人,担任港澳办主任。但是,至今为止,对香港乱局负有重大领导责任的张晓明,仍然没有撤职,仅仅是降级为港澳办副主任。中共选来选去,选了一个2017年就已退居二线,已经67岁,没有港澳工作经验的夏宝龙,担任港澳办主任。这个任职决定也表明:中共无人才。

中共表面上张牙舞爪,气势汹汹,那只是对老百姓。至今为止,对香港乱局负有重大领导责任的官员,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共不敢撤换;原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虽然被调离,也没受到任何处分。原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也没受到任何处分 。新任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至今还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秘书长是大管家。夏宝龙仍在当全国政协的大管家,有多少时间管港澳办?还不是副主任张晓明在那里实际负责。从中共的这些做法看,在处理香港问题上,中共最高当局前怕狼,后怕虎,没有一点气魄。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因为中共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对香港采取了不同于中国大陆其它城市的特殊政策。保持香港“一国两制”真正落到实处,是国际社会将资金、人才、技术、服务投向香港,保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变的重要保障。

但是,从去年6月至今,中共将香港的“一国两制”毁得面目皆非,对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香港人到底想要什么?如何才能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中共没有深入反思,没有提出正确的对策,还在高压与欺骗的老路上往下滑。

这使得国际社会看到:中共没有管理香港这样国际化大都市的能力,中共已日薄西山,不可救药。“聚宝盆”一样的香港,被中共糟蹋得不成样子。

三、香港仍大有希望

为什么说香港仍大有希望?因为时代变了,世界变了,香港也变了。

时代变了,是因为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代。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喊出的最响亮口号是“天灭中共”。这是当今最大的天象变化。2019年,中共在香港强迫推行“反蒙面法”。2020年,上至中南海的高官,下至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都不得不把面蒙起来了。

世界变了,是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正对最后一个最大的共产主义政党——中共发起最后的围剿。171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到了最后终结的时候了。

香港变了,一场香港反送中运动,将香港人对抗邪恶中共的智慧和勇气展现在全世界面前,令世人香港人刮目相看。香港抗争者的正义之举,唤醒了香港、台湾、海外、大陆,无数曾经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人。

说香港大有希望,是因为香港有像黄之锋这样一大批对中共本质有深刻认识的年轻人,有像李柱铭这样为民主奋斗不息的老人。现年81岁的李柱铭,被誉为“香港民主之父”,是香港民主党创党成员,曾任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同盟及民主党主席。1997年,在美国国会山获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颁发的民主奖。2000年,获欧洲议会EPP-ED组织颁发舒曼勋章。

4月18日,李柱铭被保释出来后,说的一段话非常感人。他说:“那么多年那么多月来,见到那么好的青年被拘捕和控告,我却没有被控告,心里是过意不去的。现在,我终于可以成为被告人,我对我的所作所为,一点不后悔。我感到骄傲,终于有机会和一班优秀的年青人,可以继续走民主的路。”

说香港大有希望,还因为香港与自由世界紧密相联。香港大抓捕发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司法部长巴尔,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麦戈文,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英国外交部,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等,纷纷发表声明、讲话、推文,对中共在瘟疫期间打压港人进行严厉谴责,要求港府立即释放被抓捕的民主派人士。

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为香港的新生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我深信:在全球灭共时代,走过风雨,香港一定能迎来光辉灿烂的明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