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上访:廿一年前的浩然正气

作者:邱阳

(一)

“我们快骑到北海的时候就被警察拦下来了,……让我们往回走,然后警察就给引到府右街去了,说让我们在那等著。我们就站在中南海西门对面……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警察让我们往北走,说下午会有很多外地的人要过来,让我们把地方腾出来。”

欧阳燕个子不高,身材清瘦。肤色白皙,白里透红,脸上很少皱纹;她戴着细边眼镜,眼神温和却带着股坚毅;利落的短发,只有微霜的两鬓提醒着我她年近古稀。她总挂着平和的微笑。从里到外透著一种宁静、祥和,在她身边的人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欧阳是1993年与多病的先生和母亲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讲到得法的经历,不善言辞的她流露出按捺不住的开心和少有的兴奋,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我是流着眼泪、一口气读完《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的,然后就是一定要去参加师父的班。听课的时候那感受就更深了,整个人一下子就像醒了一样,从里到外就像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来到这、我是来干什么的。一下就明白了生活的意义,也知道该怎么做人了。真的就是走路都想要唱歌、走路都想跳起来。再也不觉得累、也不觉得苦了。”欧阳母亲修炼后身上的三种癌症不翼而飞,先生也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1996年前就在搜集证据罗织罪名

就在4•25前一天晚上,欧阳听到天津抓了法轮功学员,就决定向政府反映情况。“其实在很早,某些部门就开始搜集法轮功的材料,各种调查啊,都以实名进行,法轮功好不好啊、祛病健身效果如何啊,我先后都填了二、三次。最后调查结果是‘百利而无一害’、祛病率达98%。有人甚至派公安在法轮功学员中卧底,但多年都没找到任何把柄。”

“后来就利用各种方式挑衅滋事,企图激起事端,都没得逞。就像1996年的《光明日报》诋毁法轮功的事件、1997年新闻出版署不让出版《转法轮》、1998年5月底6月初北京电视台的抹黑事件……我先后去了光明日报、新闻出版总署和北京电视台,也分别投递了真相信,但每次都是善意的沟通,向他们讲述个人修炼后带来的身心的变化。4•25也不例外,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多好人,怎么抓了呢?一定是搞错了 。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我们决定到北京信访局上访。”

警察安排学员站到了中南海

“我们一家三口,六点钟从家里出发,当我们往北海那边走的时候,看见一路上都有警察,马路中间还站着警察。现在想,警察是有备而来的。我们快骑到北海的时候就被拦下来了。他们就问我们是不是为法轮功上访的。他们就不让我们往下骑了,说上访不在这边,让我们往回走。然后警察就给引到府右街去了,说让我们在那等著。那时候人还不多,我们就站在了中南海西门对面,然后才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学员。后来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警察过来让我们往北走,说下午会有很多外地的人要过来,让我们把地方腾出来。”

“我想大家应该都是一个想法,就是要把自己修炼的经历讲给政府听。我家就是一个炼功点,单位也是炼功点,我负责给大家买书。后来炼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有人要书,书却越来越紧张,再后来就完全没有正版的书了。为什么乌七八糟的书能出,这么好的书不能出?我有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啊,觉得国家领导太应该解决这些问题了。我当时有这么一种冲动,跟谁都能讲,即使江泽民来了,我都能给他讲清楚道理。大法没有一点不好,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不能出书 ?为什么要抓好人?”就因为这个,欧阳同数万法轮功学员一起,站在北京的中心,静静的等待着能与政府、国家领导人、信访局人员讲出自己心里的话。

和平解决后暗藏的杀机

“那天的秩序非常好,有刚生完孩子的产妇,带着还未满月的新生儿来到现场,有第二天要考试的学生,带著作业和书本来的。很多人互相不认识,但是大家都自动在调整,年轻的能站的学员站在前排,老年同修、站累了的,就在后边打坐、炼功、看书。也有同修主动指挥交通,有的收拾垃圾,都是自觉地在做,没人组织。路人会停下来驻足询问,大街小巷的店铺和住户也都在议论这事,有在家门口摆上茶水让我们喝的,有把家门敞开让大家用卫生间的,还有给大家送水、送点心的。整天就感觉到祥和友善。”

可就在欧阳在中午前后买吃的路上,遇到了站在上访人群中的母亲,母亲从她的朋友那里得知了一些令人紧张的消息,有的把家人叫回家吃饭,下午就没让他们出来。在晚上9点左右,朱镕基总理在会见了学员代表后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法轮功学员静静散去。欧阳留下来帮忙收拾遗漏的垃圾。过程中, “我偶然听到其他学员之间的对话,意思是,他们当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因为他们知道大会堂那边、南边那几条街都已经停满了大量的大轿车和军车,准备拉人的。” 当年的事件中,欧阳先后去了几次电视台,当时也是很多人,她路过外边侧面的一个门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全是武警,背着抢。欧阳说“现在回想起来,中共是早已经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的。”

“没4•25上访就没迫害”的说法不成立

“很多人都认为,如果没有这次万人上访就没有不会有后来7•20的迫害。这种说法是错的。正好反过来。没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事端,就不会出现4•25上访。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去上访,不去维护他们相信的大法,这个法将无存。这个法是救人来的,如果我们都不吭声,不站出来,这样好的大法被取缔了,在这个世间没有了。这是不行的。”

二十年来欧阳经历过迫害打压,流离失所和生离死别,对中共的本质有了透彻的了解,她说:“回想起来,4•25就是给法轮功设的陷阱,等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跳进去。”当问到她,如果她事先是知道是陷阱,她还会去吗?她想了想回答:“我还是会去,因为不能取缔大法,我们炼了这么多年,很多都是疑难病好了的,给国家省多少医药费啊,而且社会上出现那么多好人,整个社会风气都发生了改变。每个人都可以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

迫害中被评价为“最好的人”

欧阳是传媒大学(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某系的办公室主任,负责行政工作。她为人单纯、善良,不善言辞,甚至有点“傻”,从来想不出人能有多坏、世道能有多险恶。她也从不会占便宜,她曾负责采买办公用品,但从来不拿一点点己用;因拒绝收回扣,商家就给她送礼物,她却全部交公。她对同事一视同仁,对领导也不例外,有因为私事,需要盖章作假证明的,欧阳一律拒绝。她不惜力地帮助同事、学生。有的学生因为家庭状况无法交学费,并不富裕的欧阳为他们捐款。她长期的为人处世,得到大家的认可。“不是说你不迎合不正之风,他们就不高兴。虽然我做的事情并不符合人这儿的潜规则,但大家都很尊重我。”

同事们基本上都通过欧阳,读过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很多人都特别喜欢在她的屋子呆着,每次午休,同事们就拿着午饭到她办公室,包括有慢性病的同事,说在她屋子里呆着舒服。在4•25前后,她和同事们曾利用“工间操”时间一起在室外炼功,有二三十人之多。她因为迫害从主任职位降为普通员工。“在迫害刚开始的那两三年,政府越说法轮功不好,他们对我个人的评价越高”。年终评先进的时候,她总是票数很高。欧阳在离开单位的时候,学院某部门负责人这样评价她:欧阳是咱们学校最好的人。欧阳自己说:“高校里人才济济,有才能、高学历的人比比皆是。我没什么能力,但他们就是对我评价很高。其实是对大法修炼者的认可。”

(二)

“开始警察很严肃,后来看到大家很理性,有警察就问是怎么回事,还有警察拿起大法书看。这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幕。还有一幕让我非常感动,就是晚上学员在撤离的时候,非常有序、安静地离开。那真是人山人海啊,我觉得十万人都不止。完全不需要别人提醒,不要高声说话、不要留下垃圾,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怀大志而拘小节。这本身就是在证实大法。”

“抓他就等于抓我”,我要去

南开大学的齐贵凤老人,讲述了当年上访前发生在天津社会科学院鲜为人知的事情。“在4月24日得知在天津社会科学院要召开一个关于法轮功的研讨会。我因为家里有个植物人老伴,到下午三点才脱开身,就和同修一起到了社科院的礼堂,我们到的时候发现,里外都坐满了人,连树下都是人。礼堂正在围绕着何祚庥刊登的诋毁法轮功的文章进行激烈的讨论。因为要照顾家人,我6点左右离开。刚到家,就听说警察在7点抓人了、往卡车上扔人。

而远在鞍山的法轮功学员王碧佳在4•25前一晚睡下后,接到同修的电话,听说天津抓了大法学员,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和自己的母亲、另一位同修一起赶赴北京。到了火车站发现,所有开往北京的火车、长途汽车全部停运,车站被封。王碧佳说:“说明当地的公安早已了解情况,通知了所有车站。”但她们去意已决,就打了出租车,可发现高速也被封了。好在司机知道路,绕了很多小道,开了十多个小时,终于在中午前后抵达府右街。

“我们同修一部大法,抓他就等于抓我;当然,也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觉得要跟领导反映一下情况,想法都很简单。那时我的孩子也还小,把他留给他爸爸,我就走了。等到下发现,已经有很多学员在了,但整个场面非常祥和,大家都静静的等待结果。刚开始警察很严肃,后来看到大家很理性、善良,有警察就问是怎么回事,还有警察拿起大法书看。这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幕。还有一幕让我非常感动,就是晚上学员在撤离的时候,非常有序、安静地离开。那真是人山人海啊,我觉得十万人都不止。完全不需要别人提醒,不要高声说话、不要留下垃圾,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怀大志而拘小节,这本身就是在证实大法。”

也有像本溪学员钱漓颖一样在4•25早上炼功时才得知这个消息,赶到火车站时,没票、没车,她就和同修在车站等著,到了晚上,车站院子已经聚集了上千名等车的大法学员,但大家都静静的坐着、看书,同时随时等待上车,或者来自北京的消息。她说虽然没能亲自赶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但是那天晚上发生在本溪火车站的一幕也是让人非常感慨的。而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像在山东威海的张米妮一样,因为无法及时赶到北京,就和当地学员一起走到当地政府反映情况。

(三)

“4•25奠定了我得法的基础”

4•25上访不仅成为了法轮功学员勇于抵制邪恶、捍卫修炼和自身权益的历史事件,更成为世界了解法轮功的一个重要契机。一位来自印度的学员苏门(Suman)讲述了4•25大上访对他的影响。苏门说他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就是因为4•25这件事情。那是他还在印度,看到了海外对于4•25的报道,那个时候,我就非常清楚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是好的,我也很了解中共的本质。2年后的2001年,苏门来到美国的佛罗里达州读书,在学生俱乐部活动上收到了一份大法的传单的时候,他直接说,他了解法轮功是好的。这样他第二天就开始了修炼。苏门因为自己经由4•25报道了解大法的经历而得法,所以他每次在讲真相的时候,都会讲到4•25上访的事情。他说,4•25为他得法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没有4•25之后的迫害 就没有今天瘟疫

“4•25应该说开创了一个先例:当政权与群众发生利害冲突的时候,可以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而无需武力。如果中共当初能够按4•25当天的处理方式的路走下去,就不会有后来的迫害,也不会有今天瘟疫。”

1995年走入法轮功的冉奉云,在1999年4月25日当天从早到晚,与同修一起站在了位于府右街的丁字路口,见证了历史上的那一天。根据他的回忆并引述其他学员的估算,当天去的法轮功学员应该有5-7万人。过程中,他看到有黑色的红旗轿车围着中南海转了两圈。

“那实际上是一场正邪大战。纵观中共的历史,历次都是以暴力和流血来解决与人民的问题,六•四也是以流血收场的。而这件事情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处理是非常难得的。4•25应该说开创了一个先例:当政权与群众发生利害冲突的时候,可以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而无需武力。如果中共当初能够按4•25当天的处理方式的路走下去,就不会有后来的迫害,也不会有今天瘟疫。”

“古人讲瘟疫是由瘟神管的,瘟疫出现一般都是因为当权者昏庸不德;还讲过,迫害修佛修道的人会遭天谴,而中共对法轮功迫害长达21年之久。很多国家的政要、财团,以利益为大,放弃操守和原则,无视中共对人权的践踏、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也就是为什么疫情会在全球爆发。”

大疫之下 颐养正气之法

中医出身的冉奉云提到,“《黄帝内经》是中医古籍的经典,其中讲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正气强大,邪气就不容易侵袭,不易染病。 中医的‘正气’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免疫力和抗病能力,而‘邪’相当于外在的各种致病因素。人正气足,瘟疫不沾。现在的中共病毒没有特效药,要靠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具体来讲,正气包括善心、遵循传统、保守道德、敬天地、有良知等。 古人也曾讲到躲避瘟疫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诚心的向神忏悔,真心改过。”

笔者手记:

千百年来,人类历史上不断在各朝代传颂、演绎著仁义礼智信的主题,让炎黄后世不忘神传文化的根底。但自中共百年建党、70年建政以来,用国家恐怖、屠杀和鲜血,残暴镇压民意。特别是天安门大屠杀,彻底碾碎了人们对中共政权残存的幻想和希望。之后,再也没有哪个群体敢站出来为正义发声、去纠正政府的错误。就这样,五千年来支撑中华的民族精神、擎天载地的浩然正气,便在中原大地荡然无存了。

如果失去了正义和良知,人类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和希望。古今中外不少典籍都曾预言到了1999年人类的灾难。而就在这个时候,1992年,以“真、善、忍”的核心的法轮大法悄然传出,像一股清流,涤荡着人们蒙尘的心,疗愈着人们的伤痕,再次将希望和正义的种子播撒在这些人的心田。从4•25开始,到7•20,直到今天,千百万个像欧阳、冉奉云等这样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们,承担了历史赋予的使命,顶着压力,成为了在中共暴政下的一股正义的力量。正因为这股坚韧而善良的力量21年的坚守和巨大承受,人类历史正气的篇章才得以延续,人类才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在4•25上访廿一纪念之际,谨以此文献给在历史的关头挺身而出的大法弟子,你们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的壮举,撰写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和平理性、最公正无私的民间运动,4•25开启了在强权暴政之下可走的正义之路,成为了人类历史航线上黑暗狂澜中的灯塔,拉开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惊心动魄大戏的序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