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多方击伤公敌 才能匡扶正气

现在是美国时间2020年6月3日凌晨,三十一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屠杀,就是在此后的数小时开始的。根据英美等民主国家解密的档案显示,那场中共对走上街头要求民主自由的学生和市民的屠杀,至少造成一万多人死亡,受伤者不计其数。事后,中共还在全国范围内对参与者展开搜捕、关押、判刑。

我是因半夜辗转难眠起来写此文的。之所以难以入眠,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纪念1989年遭中共镇压的民主运动。如何悼念逝去的亡灵?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若作恶者不能在尚可接受的时间长度以内得到应有的惩罚,正义得不到伸张,每年的悼念只是停留在拒绝遗忘的层面上,越来越多的人就会怀疑“邪不压正,正定胜邪”等说法的可靠性。毕竟,类似于“人行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行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这样形而上的东西,只有少数敏感的人或者有慧根的人才能感知得到。多数人很容易被现实中的“成王败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等世俗说法所蒙蔽。

人若丧失了对公义公道的敬畏之心,绝望之下很可能会出现——先行者放弃理想、停止对正义事业的追求而随波逐流;普通人上行下效,一旦得势就会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因为人们看到“伤天害理又如何?还不是依然高官厚禄,反正只要掌握著权力,就谁也奈何不了”。这也是中国沦陷区道德沦丧、作恶者非但不思悔改不断继续作恶,甚至作恶者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原因。

有这样不幸的结果,并非是善恶难以区分,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能治得了作恶者的力量,而是由于力量掌控者因有其它考量而不愿出手。于是在“和理非”的掩盖下,使得这些力量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成为正义之剑,而变成了刺猬之刺。结果在正义与邪恶的博弈中无法取胜,三十一年过去了,邪恶的共匪依然逍遥法外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三十一年来,无论在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从无数事实中认清,中共专制政权是人民公敌、世界公敌。无论国家还是个人,三十一年后的今天应该明白,对公敌的容忍和姑息是什么恶果。现在全中国、全世界正直之士必须各尽所能,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打击公敌,从不同方位挫伤公敌,直至消灭之,才能匡扶正气。在中共极权专制下被绑架的人民,也才能在自救中早日彻底得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