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独家:前微博审核员勇揭审查黑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2日讯】曾在中国新浪微博和乐视视频从事审核工作的刘力朋,近日在美国接受大纪元、新唐人的专访,披露中共日益严厉的言论审查、信息控制和舆论导向,并将之输出海外,威胁自由社会的言论自由。

中共的审核系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庞大系统。刘力朋曾在民营企业从事网络审核工作近10年,担任过新浪微博审核编辑、乐视视频总编室质量监控主管等。他估计,中国私营部门的审核员,规模有100万到200万人,几乎跟网评员的队伍一样大。

刘力朋解释说,审核员不同于众所周知的网评员(俗称“五毛”),前者是公司或平台聘用的管理员,执行本平台的社区规则;而后者是另外的工种,是中共利用体制内人员、大专院校、高校,加上各种服刑人员组成,网评员执行中共的管控舆论的政治指令。

“审核员日常的工作除了审查政治言论以外,大部分是防滥用、防骚扰,所以他隐藏在一个看上去特别正常的工种里面,但其实质就是管控舆论。”刘力朋说,与审核员对接的部门是网信办和网警,政府部门甚至农业部都有权下令删帖。他指出,网信办对他们审核员其实都不放心,会派驻联络员长驻公司。

据介绍,中国言论审查的重心在北京,业内审核业务的高级职位都设在北京,审核工厂放在别处。例如前几年,天津是主要的一个审核中心,现在慢慢向西安、重庆扩散。

“系统有一些高危的敏感词,如果踩中了会直接进到删除的状态,然后人工审核;低危的敏感词,踩中后是一个默认通过的状态,有先审后放和先放后审两种策略。”他说。

一般负责执行审查任务的都是私企,审核员待遇也相对不错。刘力朋表示,“因为中共不想承担这个成本。私营企业效率非常高,如果你雇200万个网警,每个人都有编制,那么高退休金,一个个还往上窜著去贪污腐败,那直接把中共给整破产了。这个工种就跟富士康一样,需要廉价的劳动力。”

图为中国大陆前网络审查员刘力朋2020年6月29日在美国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联合专访。(大纪元)

网络舆论管制空前严厉

刘力朋认为,中共对中国大陆舆论和言论空间的管控,正变得越来越严厉。

他感觉,胡锦涛时期审查的重点可能是群体性事件,例如茉莉花革命这种直接冲击中共政权的、或者像上海卡车司机罢工事件,而意识形态可能相对靠后。到了现在,意识形式的纯思想领域,可以说得到空前的加强。

刘力朋说,弹压人们的言论、维护党的价值观变成了主流,“甚至已经管到了人们的私有领域,插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比如说电视剧里的婚恋观,2018年的英烈法等。”

他说,中共愈压制意识形态,中国人的反弹就愈强烈。“之前的反对力量都是公知、改良派,现在这些反对力量都是直接说支那这些难听的,人们变得非常非常的愤怒。”

图为刘力朋早年在新浪微博的天津用户管理中心的工作环境。(受访者提供)

网络审核不断劣化

对于互联网上常见的、小红粉一边倒的情况,刘力朋披露说,那都是被中共的新闻和网络审查,严密审核和过滤过的,“都是一遍遍筛出来的”。

刘力朋表示,伴随着中共对言论控制的加强,网络审核正变得越来越恶劣。

“十年前自己刚入这个行业时,招聘并不要求是党员”,所以当时是有一定生存空间的。刘力朋说,这十年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首先,招聘审核员不再是躲躲闪闪的,而是明目张胆的招聘,招聘网站写着要求政治过硬、有政治觉悟。

再一个,舆论管控内容也在变,变得要求所谓“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的“价值观”、“道德观”,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加进来了。

更可怕的是,刘力朋说,“这个行业只招高校毕业生,而大学生被中共训练了十几年,脑子已经被中共灌输、洗脑得非常可怕,就跟纳粹一样。”“所以我们反而要培训让他们怎么别误删。这些年轻人真的很可怕。”

“现在招了带这种被党国洗脑出来的、带有鲜明的成型价值观的人”,刘力朋认为,十年来中国的网络审核队伍在不断的扩充,更是在不断的被劣化。

有一次,监管部门发通知删除一个律师的帖子,一名维权律师被抓了,孩子上不了学,律师的妻子发一些求助的微博,“她没有表达什么,就是想上学”。有同事说风凉话“活该,谁让你干这个”,被刘力朋骂了。“不过没有任何人站在我这边,我就感觉心里很悲凉。真是一个很垃圾的群体,慢慢就都变成这样了。”

“这个行业太恶心了,被警察拿枪顶后背去办公,执行最脏的活。”

六四和法轮功是最顶级的敏感词

从业多年的刘力朋,揭示出了,中共最畏惧、最敏感的敏感词——“六四”和“法轮功”。

刘力朋举例说,每年六四的时候,审核部门会上紧了发条,提前几周就开始轮休,敏感日都不许请假。

“刚入行的时候,每年六四有很多很多人纪念六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要审核隐喻、暗示、暗语,但是现在没有,越来越少,今年再加上新冠疫情,人们早形成自我审查了。”

“这种自我审查一来二去,给自己这种想法又增加合理性,时间一久就变成这样,给自己找台阶了。现在墙内几乎是一片安静,在六四的时候。”

他说,“香港那么多人在聚集,31年了还没有忘记这次民主运动,但是在中国人们不光忘记,已经不关心了。”

虽然法轮功和六四性质完全不同,刘力朋说,在审查上是一样级别的,就是绝对不可以说。“中共在审查的时候总把六四和法轮功并列。”

“说出来就把你删了,而且不是把你秘密删掉,像推特后台shadow ban(暗地屏蔽)这种,而是让你知道我删了。再发一条,把你号删了,是这样。是最顶级的审核敏感度。”他说。

“所以发展到现在,甚至没有人去正视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迫害,人们变成了完全漠不关心。”

正告中国同行:停止审查 捍卫言论自由

刘力朋在新浪微博做了2年,觉得实在干不下去了。最后几个月,他一条都没删,全部一键通过。

在2012年、2013年,香港就开始在维多利亚有很多抗议了。刘力朋认为香港人是自由世界的人,悄悄的把一批后台的号给放出来了。

2016年,刘力朋匿名接受CPJ(保护记者委员会)的采访,提供了几百页的微博审查日志,同时曝光了微博的审查机制。

来到美国,成为刘力朋公开站出来的契机。近期视频会议系统Zoom封杀六四相关账号事件发生后,刘力朋表示,他认为中共正在通过网络审查,渗透入侵美国,所以他想要站出来。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没有言论自由了。”他希望能够说出内幕,“最起码审核圈子会知道,有人跟他们站在一起,他们不孤单,站出来是可行的。言论自由原来是这样。如果更多人站出来,有很多证据支撑,那中共就会被拿下。”

刘力朋表示,自己从技术上对中共的邪恶深有感触。“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反对中共,是一个榜样的效果。但是我还是希望从事数码极权、言论审查的人能够站出来,他们提供的证据甚至可以决定性的把中共打倒。”

他强调,需要很多人站出来,才能有这个效应。

刘力朋说,“我想对正在盯着大纪元的审核同行说,请不要再做共党帮凶了,站到自由世界这边来,与我们一起,你只是失去了中国(中共)的保护,但会得到全世界的帮助。”

中共网络审查正被复制到海外

近期,大量推特号被封号,推特公司往往不说明违反了哪条规定,只是泛泛声明违反推特规则。刘力朋指出,这种没有规则的审查,极易导致和加强自我审查。

当被问到中共的网络审核是否会被复制到海外时,刘力朋说,“绝对会产生自我审查,只要你从心里担心你的号被封,发言会被删,你就已经开始自我审查。这是所有人都避免不了的。你听到风声了,这个也被封、那个也被封,那你就开始自我审查了。”

前资深网络审查员刘力朋还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共可能正在染红民主国家的网络审查。

在硅谷,审查基本上是通过人工智能,用AI审核,只需要把一个样本放进去,由技术人员控制。刘力朋表示,从审核专业的角度来看,除李飞飞的红色背景外,他更关心推特公司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在那儿工作。

“没有证据显示推特是一个红色公司,但肯定是有审查的,结果摆在那儿了。”他说,“那些中共高考工厂制造出的精英,非常爱中国(中共)的,如果公司里面这种红色员工太多了,那公司就会被染红,变成红色公司。”

刘力朋认为,如果中共的网评员倾巢而出,对自由世界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如果往一水桶里滴一滴墨,它稀释掉了;如果你倒一桶墨进去,那就全变黑了,没有任何可见度了。”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中,中共不断制造谎言欺骗世人。刘力朋表示,像三文鱼感染病毒是太可笑的谎言,但是从技术上中共就可以把它实现,通过言论审查和信息控制是能够做到(把这种谎言讲成“真相”)的。在美国,到现在为止还实现不了这样的谣言,但是如果将来有一天,中共的网络审查应用到美国,把美国染红了,那美国的自由也荡然无存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链接:【禁闻】前微博审查员披露中共网络审查细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