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私人太空竞赛 花费大大减少

John Stossel撰文/秋生编译

本周美国宇航员返回地球。他们的这次太空站之行是美国近10年中的第一次载人发射。

是美国宇航局完成的吗?不是,当然不是。

这次太空飞行得以实现的原因是政府不管。一个由奥巴马政府组织的委员会曾经得出结论,认为发射这样一个飞船需要用12年,耗资360亿美元。

但是这个火箭只用了一半的时间,耗资不到10亿美元(是预计费用的1/36)。

这是因为它是由埃隆‧马斯克的私人公司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建造的。他做事快,成本低,因为他花的是他自己的钱。

“这就是自由企业的潜能!”航空工程师罗伯特‧祖布林在我的最新视频中解释说。

当然,多年前美国宇航局的确把宇航员送上了月球。

祖布林说,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是受目的驱使,因为美国要让全世界看看自由人能实现什么,让他们感到震惊。

可是从那以后的50年里,虽然交通工具不断进步,计算机也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可是美国宇航局几乎没有进步。

庆幸的是,奥巴马总统允许私人公司在太空领域进行竞争。他说“我们不能继续像过去那样做同样陈旧的事情。”

随后,竞争把太空之旅的费用削减至过去的一部分。

为什么国家宇航局做不到这样呢?

因为登月成功之后,它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政府机构,预算超支,进度落后。祖布林说美国宇航局的目标似乎就是“向不同的供应商提供资金”。

供应商们也乐意配合。

祖布林曾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工作,在那儿他曾经发现了一种方法可以使火箭的载重量翻倍。“我们去找管理层、工程师说‘你看,我们可以让有效负载能力翻倍,成本只需要增加10%。’可是他们说‘你看,如果空军让我们改进泰坦,那他们会付我们钱!’”

美国宇航局支付承包商的开发成本,然后外加10%的利润。成本越高,承包商的利润就越大。因此承包商几乎没有创新的动力。

美国宇航局都承认这是一个问题。在它的2020年预算申请中,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承认“我在控制进度以及控制成本方面一直做得不好。”

美国宇航局在创新方面也做得不好。祖布林说,他们的技术太落后以至于“宇航员带着他们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进入太空,因为航天飞机的计算机已经过时了。”

我问道,“既然美国宇航局看见了宇航员携带他们自己的电脑,那为什么他们不更新?”

“因为他们有一种整体观念,认为所有的组件都要进行太空评级。”他解释说,“太空评级广泛涉及官僚体系,成本非常高。”

宇航局不在乎高成本,只要航天飞机能在许多议员的选区组装就行。

“宇航局掌握著大量的就业项目。”航空律师詹姆斯‧邓斯坦说,“通过把它的中心散布在全国各地,宇航局就会得到更多的不同议员的更多的支持。”

议员们甚至拿宇航局取乐。兰迪‧韦伯(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开玩笑说,“我们随时都欢迎宇航局回到德克萨斯州来花钱。”

私人公司花得少,做得多。马斯克节约成本的创新发明之一是可重新使用的火箭助推器。

多年来,宇航局都是把助推器丢入海洋。

“他们为什么要扔掉它?”我问邓斯坦。

“因为他们一直都是这个做法!”他回答说。

祖布林二十年前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曾经建议设计可以重新使用的助推器。他的老板告诉他:“想法很可爱,但是如果我们卖出去一个,我们就得倒闭。”

祖布林解释说,“他们想要维持太空发射的成本居高不下。”

谢天谢地!既然有自负盈亏的企业家参与竞争,太空旅行的成本将会降低。马斯克不会浪费一个美元,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必须与杰夫‧贝佐斯的蓝色起源公司、理查德‧布兰森的维珍银河、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等其它公司竞争。

私人企业总是能够找到政客们无法想像的做事的办法。

政府不会发明人们买得起的汽车、飞机、苹果手机等等,这些都要靠企业家们相互竞争、追求利润来滋生出我们可以拥有的好东西。

必须消灭政府垄断,因为只有以盈利为目的的竞争才能给我们带来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

原文The Private Space Ra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斯托塞尔是一位获奖新闻记者、畅销书作家,新近出版著作《他们不该这样做:为什么政府输了,个人赢了?》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