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传统教学对学生有益 符合卫生条例

Michael Zwaagstra撰文/张雨霏编译

最近,加拿大几个省都宣布了今年秋天的返校计划。尽管存在一些差异,但共同的主题是,在符合一些限制条件的前提下,学生将恢复面对面学习。

安大略省计划让所有K-8学生全日制在校上课,而大多数高中生先采取面对面学习和远程学习相结合。每个班的学生需要实行分组活动,课桌之间尽可能保持距离,以符合社交距离准则。

不出所料,许多老师及其工会代表通过推特(Twitter)谴责该返校计划;还有人抱怨政府没有投入足够经费来聘请更多的老师;另有批评家认为,在遵循疏远措施的前提下,有效开展教学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们认为,毕竟,老师不能只是站在教室前面,像舞台上的圣人一样向学生授课。相反,他们应在旁边充当指导,在教室里走来走去,以帮助学生完成他们的研究课题。教师应该为学生提供灵活座椅,允许他们坐在自己感觉最舒适的地方,而不是让学生排成排面对着讲台。学生还应该通过协作小组的形式组织学习,以便他们分享各自看法、共同完成项目。

这些是众所周知的进步教育理念的教学方法。这种方法不再强调教师在直接指导学生方面所起的作用,而是鼓励学生自己把问题搞清楚。显然,这种教室设置在疫情环境下就不能很好地运作。因为灵活的座位和协作小组等形式无法遵守社交距离准则。

但是,有一个解决此问题的简单方法,那就是以更传统的方式设置教室。将桌子排成排,学生面向前方,老师站在教室前面完成大部分教学。确保老师制定并执行课堂规则,并为学生提供很多在课桌旁进行个人练习的机会。传统教室不仅更容易遵守卫生法规,而且对学生的学习也更有利。

不乏证据来支持这一主张。

例如,珍妮‧查尔(Jeanne Chall,1921-1999)曾是哈佛教育研究生院的教授,也是哈佛阅读实验室的主任,有三十多年的工作经验。查尔在她的最后一本著作《学术成就的挑战:课堂上真正起作用的是什么》(The Academic Achievement Challenge: What Really Works in the Classroom)中,调查了该项研究,将“以学生为中心”的进步教育理论和“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效果进行比较。她的结论很明确。

查尔说:“根据研究和实践,从大多数学生的学术成就方面来看,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学校比以学生为中心的进步学校更有效。” 不仅如此,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对基础不好的学生尤其有益。

相反,在以学生为中心的渐进式课堂中,教师需要根据每个学生的个人学习风格来调整教学内容。正如查尔所指出的,这是一种非常低效的教学方式,因为每个学生每天只接受少量的直接指导时间。此外,当老师需要向所有学生提供个性化指导的同时,就很难给成绩差的学生更多的额外指导。

多年来,有关什么是行之有效的课程已经进行了大量研究。教师需要清楚地解释新的概念,为如何解决问题建立模型,为学生提供多种练习的机会,并确保学生在晋级之前已经掌握了新技能。换句话说,他们应该定期使用传统的、大班子式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方法。

另外,还有健康的好处。传统教室比渐进式教室更有利于保持社交疏远。站在教室最前面,可以让老师做到大部分上课时间保持与学生2米的距离。此外,将学生排成排并面朝一个方向可降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学生之间传播的可能性。更少的小组协作时间和更多的个人作业时间,也更容易使学生彼此之间保持距离。

不言而喻,就中共病毒而言,根本不存在无风险的教室环境。即使学生遵循严格的疏远规定,也始终存在病毒传播的可能性。但是毫无疑问,与进步的课程设置方式相比,传统的教室环境更容易让学生之间保持距离。这不仅使学生更安全,还帮助他们学到更多知识。

对于一直希望以更传统的方式来组织教学却被进步学校管理者禁止的教师来说,中共病毒大流行给他们提供了这样做的机会。如果更多教师愿意采纳传统的教学方法,甚至可能带来学生成绩的显著提高。

这对每个人都是一件好事。

原文Traditional Teaching Is Good for Students and Fits Health Regulations Too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兹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学老师,是加拿大智库-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著有《舞台上的贤者:教与学的常识性思考》(A Sage on the Stage: Common Sense Reflections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