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美关系,习近平下错了哪两步棋?

最近一个月以来,美国连出重手,中国完全只能被动应付,直到休斯敦领馆关闭之后,北京终于意识到,中美关系恶化难以逆转。而一心想移民或让子女留学移民的中国人突然发现,出国梦的最高境界是到美国,今后这条路断了。有关党内习近平的各种传言都有,虽然真假难辩,但心存怨恨半点不假。

人说性格即命运,元首们的性格即国运。贸易战开打了两年多,但中美关系真正恶化并进入自由落体般状态,却是今年。推根溯源,在两步关键的棋上,习近平下错了两著,从此一步错,步步错。

北京认为:贸易战只是与川普之间的事情

第一步错,就是干预美国大选。这倒不是北京自作聪明,而是经过沙盘推演。2018年3月下旬,川普宣布展开对华贸易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4月9日随之发布了《中国征收的关税对美国产生的影响》(How China’s proposed tariffs could affect U.S. workers and industries),该研究将中方反制美国的两份关税清单的影响细化到美国的县这一层级,在2742个县中,有2247(82%)的县在2016年将选票投给了特朗普。该研究的测算显示,若爆发中美贸易战,受伤最重的,有可能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深红票仓。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清晰显示,仅猪肉和大豆两项产品增税,就对中西部深红州造成巨大冲击: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在排名前十位的大豆和猪肉出口州中,特朗普赢得了其中各8个的支持。这10个州分别是艾奥瓦、明尼苏达、北卡罗来纳、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密苏里、俄克拉何马、内布拉斯加、俄亥俄(关键摇摆州)和堪萨斯。

无论布鲁金斯学会当时发表报告是出于什么原因,但确实对北京为贸易战设定“以拖待变”的战略提供了有力的决策依据。除了这个报告之外,中国多年在美国政商学媒各界苦心经营建立的友军——拥抱熊猫派肯定也会告诉北京:只要川普不能连任,中美关系就能沿着原有的轨道继续前行。

北京对此做了沙盘推演,非常有信心。因为就算中美关系如此恶化, 《纽约时报》还接受中国媒体在其网站发布的数百起付费植入性广告,为中共大外宣服务。民主党政要更是频频发布讲话向中国示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曾说过中国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8月5日,拜登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公开表示,他若当选将取消川普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理由是这等同于对美国公司和消费者征税。8月7日,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波洛西在接受CNN采访时,挑明说”China would prefer Joe Biden.” (中国更愿意接受拜登做美国总统)。

上述一切,都使北京的政治高层作出判断:贸易战只是川普凭个人喜好对中国的敌意表示,只要白宫易主,中美关系就会回到川普之前的状态。只是习近平对形势的判断,主要依据友军的信息与建议,以及智囊群对媒体报导的分析,对美国政治中不掌握话语权的潜流并不清楚——那也是民主党与主流媒体刻意默杀的真实。因此,习近平下错了两步棋,干预美国大选、刻意隐瞒疫情。

中国采用各种方式干预美国大选

北京除了采用打击川普票仓的方式影响美国大选之外,还采取了其他各种方式干预。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数月来一直在调查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威胁,并在距离大选不到100天的时候加快了调查的步伐。7月28日,该委员会就此举行了听证会,多位美国情报官员对中国干预美国选举的能力的提升发出警告。他们的担心包括以下各方面:中国正在发展干预美国地方选举体系的能力和影响国会议员的中国政策的能力;正试图破坏美国政治竞选、候选人和其他政治人物的私人通信;中国已经展现出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建立政治宣传网络的技术能力,其中一些政治宣传演变成了虚假信息的传播。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5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务院的“正义项目”正悬赏1000万美元,以获取任何在外国政府的指挥或控制下、通过网络犯罪行为干预美国选举的个人的身份或位置信息。

刻意隐瞒疫情,导致美国经济休克

针对中国疫情传播世界各地的各种追踪分析,可谓车载斗量。对美国来说,在意的是以下几点:一、中国隐瞒疫情信息,让川普相信疫情可控(川普一直轻信“私交很好”的习近平会分享真实信息);二、在美国断航之后,中国发动战狼外交,将疫情起源嫁祸于美国;三、中国官媒对美国的疫情幸灾乐祸,以为可以借此摧毁美国经济,为民主党助选。

疫情在美爆发之后,美国政府要求民众保持社交距离,各州普遍颁布“居家令”,多数企业停工停产,非必要营运被迫关停,经济大面积停摆,进入“人工昏迷”状态。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美国经济下滑4.8%,是自2014年第一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时也是2008年第四季度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下滑8.4%以来的最大降幅。美国商务部表示,本次报告并未完全体现出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言下之意,可能会在此后修正过程中下调数据。

5月10日,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接受福克斯电视台《周日早间期货》栏目采访时声称,美国总统川普“用三年时间打造出世界上最强大、最美丽的经济体”,但“中国用60天就把它摧毁了”。

人的生命本是美国最看重的,经济成绩单则是川普最硬的连任保障。中国刻意隐瞒疫情殆祸美国,结怨之深可想而知。

中国为何要干预美国政治尤其是大选?

简言之,是两个原因:

一、干预他国内政是中共政治传统。中共通过向世界输出革命,支持政治反对势力推翻他国政权,是毛时代就形成的政治传统,这点在东南亚国家特别明显。因为利用华侨组织、学校与财团,也因此引发各国排华浪潮。

二、毛泽东早在1950年代,就对美国提出的和平演变十分警惕,提出了一系列反和平演变的战略方针。这是个Long Story,在此长话短说。1950年代,美国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Dulles)正式提出对苏联的“和平演变”策略。他认为,“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成,要摧垮社会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社会主义国家将要发生一种演进性的变化”,他对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出现的“要求自由化的力量”感到满意,强调要用“精神和心理的力量”达到目的。并把希望寄托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代、第四代人的身上,以达成“和平演变”的成功。

中共党内,自从毛泽东提出“和平演变”的危险性后,对杜勒斯和“和平演变”的关注一天也没有停止过。邓小平提倡改革开放之后,并不意味着中共放松了对和平演变的警惕,只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之后,“颜色革命”一词取代了冷战时期的和平演变。

美国内部政治在冷战以后发生深刻的变化,左派渗透教育界的“新长征”,终于使美国自身发生了颜色革命,这个过程中,中国对美国各方面的渗透究竟对美国国内政治起了什么作用,美国的认识与梳理工作还刚开始。

为这篇文章做个小结:

一、从知己知彼这点来说,中国对美国的了解甚于美国对中国的了解。因此,美国两党政治的罅隙为中国提供了游刃有余的空间,并培养了中共在美国的友军“拥抱熊猫派”;

二、从体制性防卫能力来看,中国超强,甚至会经常出现体制防卫过当的情况。而美国则如同一个四面开放没有围墙的院子,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入;

三、中国对美国的渗透与政治干预太过容易,且一直未遇到反击,也因此根本意识不到应该为自己划条底线。比如对川普连任的种种政治干预,实际上摆出的姿态是“我根本不在意你有什么反应,因为你完全无法反制我”。这种姿态是高段位对低段位的藐视,但实力对比上,中国恰好是低段位。低段位为何摆出高段位姿态?那是中国认为民主党夺得众议院后,川普已经成了跛足鸭。

这两步棋已经下错,中共现在最大的烦恼就是民主党几乎只在民调上有获胜的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