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造恐怖 香港大纪元记者讲被跟踪经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3日讯】两名《香港大纪元》记者说,在最近几天里,他们分别被一名不寻常的人士和警车跟踪,疑似是中共国安人员。

《大纪元时报》是香港为数不多的独立媒体之一,而大多数媒体都持亲北京立场,或由北京资助了部分营运资金。

大纪元记者梁珍(Sarah Liang)主持了当地颇受欢迎的YouTube节目“珍言真语”,在节目中她采访了当地著名的民主运动人士。

8月10日,梁珍身处于长沙湾繁忙地段附近的一条路口,她发现有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疑似监视着她。

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梁珍本打算要和一名朋友吃饭。这名男子是大街上少数几个人之一,他一边操著粤语讲电话,一边朝着梁珍匆匆瞥了一眼。

梁珍说,当她注意到那名男子保持一定距离紧随着她,并在她向右转后持续尾随在后,她开始紧张了起来。梁珍进入附近的一间商场,假装去购物,试图借此摆脱他。从店内向外看,梁珍看到男子向前走了几步,以为他已经走了。

稍待片刻之后,梁珍走了出去,她发现那名男子还在门口,显然在等她。梁珍与他四目相接后,男子察觉跟踪行径被发现,急忙转身走开。

梁珍在他离开时,拍摄到了他的背影。

图中穿黑衣秃头男士8月10日中午跟踪香港大纪元采访主任梁珍。(香港大纪元图片)

另外,一名居住在港岛区的记者,中午也发现有警车停靠住所附近,有疑似便衣人员跟踪。

这些跟踪事件,发生在港警以勾结境外势力、违反国安法为由,高调拘捕71岁媒体大亨黎智英之后。

当时,大约有200名港警大举搜查了黎智英创办的民主派报纸苹果日报总部。港警更以“协助调查”为由,将黎智英当着全体员工面前,押送至集团总部。

在径自宣布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北京加强了对香港的控制。该法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从事恐怖活动和勾结境外势力定为刑事犯罪,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梁珍说,许多关心她的朋友听闻黎智英被捕后,立即与她联系,提醒她要小心。

前香港众志成员、青年社运人士周庭8月9日也在Facebook上发文说,最近从早到晚,整天都有三四名男子轮班在她家外巡逻,行踪相当奇怪,不时会持手机向她家中拍摄。由于她住在乡村,这一点尤其引人注意。她本人也在周一(8月10日)被捕。

周庭在8月9日写道:“这令人害怕,但我只会做自己相信的事。”

香港民主抗议运动的另一位重要社运人士黄之锋,8月9日也在脸书发文表示,有可疑的汽车跟踪他,并透过语音记录有关目标,包括他进出各地点的时间和行踪等。

梁珍说,由于当前的政治气氛,她比平时更加警惕,但她仍然为有人会跟踪她感到震惊。

梁珍说,她希望通过说出这些疑似“恐吓手段”的事件,劝阻那些试图让香港陷入不安的人们。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制造这样的‘白色恐怖’,对他们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据国际媒体监督机构“无国界记者组织”的《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香港的新闻自由排名已经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2020年的第80位。中国在180个国家中,则排名177。

今年7月1日,正值香港主权回归中国满23年。然而,就在届满23年的前夕,中共强行通过《港区国安法》,并于当日火速生效。

8月11日,总部设于美国纽约市的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其亚洲计划协调员史蒂芬·巴特勒(Steven Butler)发声明表示,该法中包含了“许多可能阻碍记者们的规定”。

该法在构成犯罪的定义上含糊不清。港府在一周后制定了详细的执行细则,称该法允许警察搜查任何场所或电子设备以获取证据,并可在没有法院命令的情况下,对个人进行窃听。

CPJ引述了他们最近对香港记者进行的一项调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文新闻网站编辑对CPJ说:“你若想猜测政府的红线在哪里,那就太荒谬了。即使想这样做,我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他们可以用任何喜欢的方式,以任何符合其目的方式来解释法律。”

《香港大纪元》在8月11日的声明中,谴责了中共在香港制造白色恐怖、滋扰传媒人士,梁珍遇到的事件是“严重践踏媒体自由”。同时,也呼吁国际社会更加关注香港的新闻自由和新闻工作者的人身安全。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