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澳大利亚走向觉醒 重击中共

9月1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导称澳大利亚警方获取了数名中共高级外交官的通信,并在一起针对政治干预的调查中将一名中共领事官员(孙彦涛)定为授权搜查对象。此事件使中澳关系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而7月19日至23日,美日澳在南海与西太平洋联合军演;期间,澳大利亚舰队遭遇中共海军,双方一度对峙,则更可被视为现阶段澳中关系的一个象征。

此前,7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发布《2020年国防战略修订》和《2020年部队结构计划》,宣布未来10年将投入2700亿澳元加强国防能力建设(约合1.3万亿元人民币,比2016年的预算计划增加40%),并将印度洋东北部到西太平洋的印太地区视为澳直接战略利益区,侧重提升海洋封锁能力、海上控制能力和海上兵力投送能力。澳总理莫里森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后疫情时代“在澳大利亚国土爆发一场热战的可能性是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的,当时日本轰炸了达尔文,并将小型潜艇派到了悉尼港。”普遍认为,澳新版国防战略的主要目的是“抵御中国(中共)”。

此后,7月28日,为期2天的美澳两国外长、防长“2+2”磋商结束(这是疫情暴发后澳大利亚的首次部长级出访,而且是前往全球疫情“震中”美国),决定建立一个针对中共的“绝密防御合作框架”,并加强在南海的联合军事演习及在导弹和超高音速防御技术的合作。

9月4日,美国空军声明,B-2和B-1B轰炸机参加了北澳的美澳联合演习,并与美国海军陆战队轮驻达尔文部队(Marine Rotational Force – Darwin,MAF-D)、澳大利亚国防军组成联合特遣队,进行远距离空袭。

这些动向表明,尽管这个2500万人口的国家在印太地区无法与其敌手——中共相匹敌,但莫里森政府仍将澳定义为一个致力于“不接受胁迫和霸权的印太地区强国”。

莫里森政府的抉择是不容易的,尤其当考虑到中共对澳大利亚长达近20年的全方位渗透和澳大利亚经济对中国经济已有一定依赖性。

中共对澳的全面渗透

早在2005年,时任中共驻澳洲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的陈用林成功出走,披露了中共对澳的两大战略目标:第一,澳洲的资源、能源是中共今后二十几年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是稳定的供应基地;第二,在台湾海峡发生战争时,澳不跟美国走,不启动美澳安保条约。为此,在中共的“大周边外交”中,2004年8月就确定要把澳洲作为一个重要对象进行战略部署。例如,陈用林说“中共在澳洲的专业特务大约有三百到五百人左右”,“还有五百到七百人是相对比较稳定的资源,半职业特工”,“一般线人,数不胜数”;对澳洲三级政府全面渗透,致使民主制度出现问题;对澳洲政客私下贿赂比政治捐款数量大得多,等等。

虽然陈用林的爆料轰动一时,也逐渐被证实(2019年王立强投诚事件,在澳洲又刮起一股飓风);但是,弥漫澳大利亚和整个西方国家的对中共的幻想和绥靖政策正当盛时,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中共渗透过程和具体操作手法,可以参见今年6月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发表的题为《共产党为你发声》的报告,今年7月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发布的《对抗中国的影响力活动:澳大利亚的经验教训》报告,以及澳洲学者Clive Hamilton 几经曲折于2018出版的专著作《无声的入侵》,本文就不赘述了。

其进展之顺利,在陈用林看来,“尽管中共和很多的国家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但很多西方国家都没有真正跟中共达成实际意义上的战略合作,最多就是一个形式上的所谓战略对话,而在澳洲这里中共取得的成果就非常显著。”就官方语言来说, 2014年以来澳中两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立的基础就是澳外交部所称的双方具有“强大的经贸互补性、全面的高层互访和广泛合作计划”。

这里仅举两个标志性事件。其一,中共企业租借达尔文港99年(2015年)。达尔文港、凯恩斯是澳洲北边两个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澳洲联邦政府和国防部居然很轻易的就同意了租借,民间一片哗然。同时,澳政府也放任中国主权资本对澳洲战略性产业和脆弱的农牧业的巨额投资。其二,从2002 年3月16日起(中共外长来澳访问的前一天),唐纳滥用外长的特权限制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堪培拉大使馆前的和平抗议活动,竟长达4年(2006年12月14日,澳法庭判唐纳败诉)。

在全面渗透的同时,中澳经贸关系飞跃发展,自2007年起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5年双方正式签署《中澳自贸协定》。据澳方统计,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7亿美元,同比增长11%。中国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澳是中国第八大贸易伙伴。澳对华贸易顺差占其全部顺差的80%以上。

此外,中国已在澳开设14家孔子学院、76所孔子课堂。截至2018年底,中国在澳留学生总数约24.7万人,是澳最大的海外留学生群体。据中方统计,2018年,中国公民访澳158.97万人次,同比增长5.1%。澳公民访华75.19万人次,同比增长2.5%。截至2020年5月,两国已建立109对友好省州和城市关系。

澳大利亚开始觉醒

虽然,中共提供的经济利益和金钱诱惑如此巨大,但从2017年起,中澳关系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我们知道,就在这一年,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后发动了中美贸易战,今年以来,更开打了中美新冷战,领导国际社会围剿中共。中澳关系却是先于中美关系发生巨变,澳洲成为全球抗击中共的第一个国家。

常言道“物极必反”。中共暗喜对澳战略目标将要达成之际,却没想到,澳大利亚竟开始觉醒了。

2016年,为纪念毛泽东逝世40周年,中共竟荒唐到派出演出团体要在澳大利亚两个最负盛名的场所举行系列音乐会。这个计划在最后时刻因为澳大利亚价值观联盟(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一小群批评中共的澳大利亚华人——的出现而紧急取消。

在这件很小的事情之后,澳政府对华政策开始了逆转。路透社采访了19位现任和前任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以及两位前总理,研究与中共的关系是如何变化的。采访显示,澳大利亚对中共立场的转变始于2017年,在北京和华盛顿关系急剧恶化之前。这种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澳大利亚的一些官员主导的,其中有的官员具有安全和情报背景,他们对中共国领导层及其全球野心持有深深的怀疑态度。这个划时代的标志是,澳大利亚议会两党形成了一个反共鹰派团体,他们自称 “金刚狼”。

2017年6月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时事调查节目《四角方圆》(Four Corners)以《实力与影响力(Power and Influence)》为题,报导了中共对澳大利亚政治、教育以及华人社区的影响力,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宣布对澳大利亚情报与间谍法律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修改,并对中共影响澳大利亚国内政治表示担忧。针对中共的警告,特恩布尔英文夹杂着中文说,“我们也站起来了,所以我们要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 2018年年6月28日,分别通过《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剑指中共。

2018年1月25日,黄向墨事件导致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辞职。黄向墨是中国亿万富翁,2011年移居澳大利亚,此后他通过公司向澳大利亚各政党捐赠了至少200万澳元。 Sam Dastyari被指接受黄的大笔政治献金,在2016年大选之前,Sam Dastyari曾出言违背了澳大利亚在南海争端上的政治立场。2019年2月,澳大利亚剥夺了黄向墨的永久居留权,并驳回了他的入籍申请。

2018年8月23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称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将禁止中共科技巨头华为参与5G移动基础设施的铺设工作。这是全球首次。

2018年底,澳外交部长Marise Payne在访华期间与中共外长王毅就新疆人权问题进行讨论。ABC新闻部通过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智库整理的新近研究开展了一项调查,确定并记录了新疆境内的28个拘留营的扩建情况。

2019年,王立强投诚澳洲事件,一时引起轩然大波。

2020年,澳大利亚频繁向中共开火

2019年年末以来,中共的别有用心和隐瞒、造假,致使中共病毒(武汉瘟疫)肆虐全球,澳大利亚深受其害,其持续长达29年的经济增长(世界发达经济体中独一家)就此结束。

今年4月,澳大利亚外长Marise Payne表示,澳大利亚将推动对新冠疫情的起源及中共政府的早期应对展开独立国际调查。此举获得各国广泛、一致地呼应。随着美国对世卫组织(WHO)批评的升级,5月19日,该组织成员国达成一致,同意就这一联合国机构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措施进行独立调查。

中共对此恨之入骨,开始“惩罚”澳大利亚,例如:5月12日,对四家澳大利亚屠宰企业实施进口禁令;5月19日,宣布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80%关税;6月6日, 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切勿前往澳大利亚”的警告,称澳大利亚针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主义暴力行为“明显上升”;6月9日,教育部发布2020年第一号留学预警称: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发生多起针对亚裔的歧视性事件,并提醒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8月,商务部先后宣布开展针对澳洲葡萄酒的反倾销调查和反补贴调查,等等。此外, 6月10日,澳大利亚籍男子Karm Gilespie因走私毒品罪在中国被判处死刑。

面对中共制裁,澳总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因中共的“胁迫”而妥协自己的价值观。反而,勇敢的向中共开火:

——4月就开始推动所谓“新冠溯源调查”。

——多次反对中共在南海的主权声索,其军舰亦多次跟随美国军舰在南海争议海域演习。7月中旬,澳洲舰队一度在南海争议海域与中共军舰对峙。7月24日,澳洲驻联合国代表团向联合国提交声明,表示中共对南海有争议领土的主张非法。

——严格华为禁令。6月,华为正式宣布退出澳洲市场。

——针对香港国安法,澳洲批评中国“损害民主”,并暂停与香港之间的引渡条例。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澳洲也支持港人的和平抗争。

——抓间谍,反击中共渗透。2019年底,澳洲总理莫里森宣布斥资8800万澳元,成立反间谍小组;今年8月,议会又提出要严查“外国势力干预公立大学”。6月,新南威尔士州工党议员莫斯尔曼突遭澳洲联邦警察“抄家”,并被开除党籍。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的一份搜查令中锁定了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的侨务领事孙彦涛。

结语:澳大利亚为什么能够率先觉醒?

论实力,澳大利亚和中共不是一个等级的;论利害,澳洲经济对中国已有一定依赖性;论中共影响力,澳洲已被全面渗透;那么,为什么澳大利亚能够率先觉醒呢?

表面原因,是中共渗透所必然产生的反作用力,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发达的西方国家,自由、多元、开放,中共固然可以钻空子搞渗透,但“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孟子·万章上》),把戏一旦穿帮了,中共渗透越大,反击就越大。

中层原因,是澳大利亚强烈的“中等强国”意识。澳大利亚自认是中等强国。所谓中等强国,在澳大利亚看来,即:善于把握时机;有一定的外交地位规模,能够应对小国所不能为、大国又不能同时关注的且具有现实解决必要性的重大国际问题;即使在解决某些问题没有权威,但要有理智的想像及创造性以打破僵局,至少也要有挑头提出设想,形成解决问题的观点及构想的能力。

澳大利亚身处南太平洋,是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枢纽,战略地位重要,战略敏感性也强,因其与中共异质,所以对中共势力扩张的感觉也极灵敏。

深层原因,则是澳大利亚对普世价值的固守。二战期间,澳美结盟。冷战期间,澳美协调,不像其它盟国那样与美国有那么多的摩擦,多次参加美国在亚洲的重要军事行动,坚定反苏。冷战结束后,澳美同盟不仅没有像人们想像地逐步弱化,反而不断巩固和强化。人们很奇怪,澳大利亚在冷战后并没有明显的安全威胁,其安全环境甚至得到显著改善,为何仍然维持和强化澳美同盟关系、紧密追随美国?原因很多,说法很多。固然,冷战后澳大利亚追随美国有提升地位之意,但最根本的一条,还是在于价值观。

澳大利亚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和自治领,是一个有着西方传统价值观念的国家,被视为“移植到南方这片辽阔大地的欧洲文明的一部分”。由于地处亚洲,与欧美国家产生认同的澳大利亚显得格外脆弱,以至于急需与一个欧美大国结盟以实现国家安全和稳定。澳、美两国分享共同的历史,对国际法、人权、民主等基本信条有相同的认识。美国大使称澳大利亚为“太平洋上的英国”,这强烈地暗示了两国之间的密切关系。

2009年澳大利亚国防部颁布的《澳大利亚的作战方式》白皮书中,强调“澳大利亚对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外交、军事规范有着强烈的归属感,一百年来,澳之所以能够保持一个稳定的政府,安宁的国家,都归因于其对西方自由民主价值理念的坚持。”

有学者指出,随着冷战结束,在走向全球化的世界中,山脉、海洋以及其他的自然边界已经不是国家间的真正边界,国与国之间仍然被语言、风俗、法律体系、宗教以及各国所坚定笃信的价值观所分隔。

因此,正是首先基于价值观,所以澳美同盟能在冷战后继续发展;也正是因为固守普世价值,因缘聚会,所以澳大利亚能率先觉醒,重击中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