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揭“换习”内幕 党内三大派 习已成光杆司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2日讯】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在最新的专访中,解释了她提及的有关“换习”一说,并曝料中共党内有三大派。而这三派各怀心事,就连“习家军”和习也不是一条心,不愿跟习在维护中共专制上跑到黑。

中共红二代蔡霞连续在国外公开发声,讨论中国政治变革出路。自由亚洲电台20日发布对蔡霞的专访说,蔡霞因为批评中共是“政治僵尸”,习是“黑帮老大”等言论,成为近年来少有的来自中共体制内的异见学者。

在谈到有人质疑她来到海外后, 带来了一套新的话语体系“换人不换制”一说。她表示,她的第一段音频,有一句话是说当务之急是换人,因为要想换制首先得打开僵局,只有把习先挪下去,然后才有可能改变这个僵局。所以换人只是第一步。

对于换习,蔡霞认为现在体制内换习照正常的程序去做,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中国在走到现在这个国际环境和国内, 都是复杂多变的一个环境。或许一个偶然的突发事件或导火线, 一下子就把局面给炸开了,突然的习就能下去,谁也说不好。

蔡霞第二段的音频中,抨击中共用暴力恐怖维持极权,不亚于希特勒不亚于希特勒法西斯。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没有出路了,改革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抛弃掉。她分析中共三种垮台方式,最可能的方式是中共在内外交困的巨大压力下,从内部坍塌。

中共党内分成三大派

在最新的访谈中,蔡霞从她作为中央党校教授对中共体制内各种政治力量观察,中共所谓改革开放以后到现在,党内大致可以分成改革派、无奈派和钻营派三大派。

关于改革派。如早年的赵紫阳和胡耀邦,他们是站在人民一边,改革不是为了救党,而是为了走向中国现代文明。在胡耀邦跟赵紫阳后,中共党内仍有很多人想通过改革推动中共往前走,就像任志强。

关于无奈派,蔡霞说,这是中共党内的绝大多数。无奈派大家过去不太注意, 这个实际上叫沉默的大多数。在党内, 无奈派现在分成两大块, 一类是官,一类是僚,这个僚就是指在中央机关和地方省市机关里面干活的人,他要做大量的工作。

她认为,无奈派是被裹挟著走的,哪边的力量大他就跟着哪边走。

关于钻营派,也分两类。一类是“习家军”,即“之江新军”,就是指习近平带出来的一批人,包括浙江、福建、上海,还有清华同学帮。另一类不是习家的老班底,但他又想钻到“习家军”的行列中去。

她举例说,比方说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真正的铁杆钻营派大概也就10%就不得了了。

有观点认为,从上述消息中不难看出,尽管习还在一味替中共这个体制唱赞歌,但几乎没人真心效忠于他。因为多数高层官员对中共的结局早已经心知肚明,而习在保党这条路上几乎成了“光杆司令”,身边只剩王沪宁等几个“奸臣”帮他吹捧。

习真正的敌人在党内

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曾刊发评论说,习上台以来,竭力拉抬、任命自己的亲信心腹,一处也不放过,组成所谓“习家军”。而习自上台以来先后与江派、团派、太子党和政治老人恶斗,以求得“习家军”一家独大、习一人独大。

然而,斗到今天,战火逐渐延烧到习家军内部。如6月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手下的公安局局长邓恢林被抓,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遭免职。7月,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被调离。而陈敏尔、孟庆丰、胡和平均属习家军。

陈破空说,这证明即便是习近平自己的亲信人马,对习而言,也并不可靠,状况不断。习曾向党内喊话:“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习很清楚,他真正的敌人在党内,派系缠斗之间,如今敌人已在习家军内部。

这一切怪谁?陈破空说,怪习近平自己,怪他所死守的中共专制制度。习目前的权力尴尬再次见证,一党专政制度失效、失灵、失败,因为权力来路不正,必然受到拷问和挑战,甚至随时遭遇不测和颠覆。

“贴心人”助习全面左转

《看中国》评论人郑中原说,习近平本来可以有机会抛弃共党,重整中国,成就一世英名,但是他选错了路,他误以为中共政权没了他也没了,以为保住了党就是保自己。殊不知他在一伙装满坏水的“贴心人”的协同下,全面左转,一路狂奔,正是一条不归路。

那些习的“贴心人”来自中共原来各派势力,暗中却同样野心不小,这也令中国的政局更加纷杂难明。

郑中原说,10月即将登场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届时将有300多名中央委员及候补委员到场,到底能不能顺利开完呢?我们看到,习近平8月26日颁授警察旗帜后,公安部8月31日宣示要全力维稳五中全会,这也令这次全会变得杀气腾腾。

如果与蔡霞所言的中共进入穷途末路、将成“自由落体”相呼应,中共会不会突然发生内乱,引发轰然倒台?拭目以待!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