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古为镜:不可轻看誓言

文: 周清

中国古代,起誓发誓是非常严肃庄重向天地神灵表决心,请神佛见证自己的行为,赏善罚恶。古人发誓一般手执枝条,发完誓后就折断枝条,表示如果违背誓言就与枝条一样受到严惩。

违背誓言万箭穿心

《隋唐演义》《兴唐传》中有一则故事:秦琼和表弟罗成互教对方家传绝学“罗家枪”和“秦家锏”,并发誓互不隐瞒。

秦琼起誓言说:“如有半点隐瞒,必吐血而亡!”秦琼教到秦家绝技“撒手锏”时,因心生一念害怕表弟今后会盖过自己,一晃而过没有教全。

罗成立誓:“如有半点隐瞒,必死于乱箭穿身!”但教到家传绝技时也是心生一念害怕表兄日后会胜过自己,结果,罗成在使到罗家绝招“回马枪”时,轻轻一带而过,瞒掉了绝招“回马枪”。

双方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罗成在和苏定方的一次交战中,中了苏定方的奸计,单人独骑陷在淤泥河内被乱箭活活射死。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在23岁时就这样应誓死于非命!

秦琼晚年的时候,同尉迟恭比武夺帅印,在举千斤鼎时累得吐血而死。

誓言非儿戏,即使秦琼与罗成这样的英雄豪杰,也因违背誓约受惩罚,一个吐血而亡,一个万箭穿身。

誓言在天 兑现双目失明

历史上的“靖康之变”,宋钦宗赵桓与嫔妃、官员等上万人被金兵俘虏北上。被俘的宋钦宗后来与金国达成和议,显仁皇后将被放回去。临走时,钦宗拉着她的手,哭着说:“我如果能够南归,让我做太乙宫使我就心满意足了,没有其它奢望了。”

显仁皇后说:“我回去后,如果不想法来接您,就瞎了我的眼!”这是显仁皇后的承诺和誓言。

显仁皇后回去后在高宗面前提过此事,见宋高宗没有接回钦宗的意思,也不敢多说,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不久,显仁皇后双目失明,到处求医也没有治好。

有一个道士用金针在她眼睛上一拨,她的左眼睛就复明了。皇后非常高兴,请道士再治好她的右眼,道士说:“您以后就用一只眼睛看东西,一只眼睛应验您的誓言吧!”

口头的承诺并非形式,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人的行动是要为自己的所言负责,天道神佛公正无私的监督人的一言一行,人人平等,没有人间的高低贵贱之分。

两皇子背弃誓言遭犁锄之厄

封神演义》中殷郊与殷洪两位皇子,遵师命下山助周伐纣。下山之前殷洪向师父赤精子发誓说:“弟子若有他意,四肢俱成飞灰。”

殷郊也向师父广成子发誓说:“弟子如改前言,当受犁锄之厄。”广成子将自己的各种宝器都交给殷郊。

下山后,殷郊和殷洪没有助周伐纣,反而保纣伐周。哪知随口应允便成真。

后来,殷洪绝命于老子的太极图中,真的是四肢灰飞烟灭。

而殷郊也被几大仙家夹在岐山之中,受犁锄之厄。二者都应验了自己所发的誓言。

赤精子和广成子两位仙人看到自己的徒弟受此恶果时,都于心不忍而落泪,有赦免搭救之意,但深知天意不可违,只能顺天意而行才能得到老天的保护。

封神演义》中申公豹向元始天尊发誓:如果他继续违背天意继续助纣为虐,就要以身塞北海之眼。当申公豹恶贯满盈的时候也兑现了自己的誓言。

孙坚应誓死于刀箭之下

《三国演义》中,十八路诸侯联军进攻董卓。孙坚击败董卓占领洛阳,在城南的一口井中得到传国玉玺。但是孙坚不承认,在袁绍和众诸侯面前起誓:“吾若有传国玉玺,死于刀箭之下!”

后来,孙坚追击刘表部将黄祖时,中了埋伏被乱箭射杀,死于自己的誓言中。

为四锭银子遭雷击

清乾隆五十七年六月,安东县一孕妇生产,请接生婆前去接生。接生婆当晚在孕妇家留宿,第二天早上离去。

孩子的父亲感谢神佛保护母子平安,去寻找枕头里存放的银子,买祭品祭神还愿。发现枕头里四锭银子不翼而飞。因接生婆用过这个枕头,丈夫去接生婆家询问银子的事,接生婆一口否认,并发毒誓:“我如果偷了银子,就让老天爷打雷劈死!”

没过几天,天空突然电闪雷鸣,一个霹雷炸响,就见村里空地上有一个跪着被雷烧的焦黑的尸体,手上还捧著银子,原来是接生婆被雷劈死了。

“天理昭昭不可欺。”誓言一出,已被记录在天地之间。唯有存仁积善,兑现自己的誓约才能避开灾祸。

解除毒誓

在读书时,中共要加入其党、团、队的人,向党旗、团旗、队旗宣誓。入党誓词中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入团和入队的誓词,虽然没有直接这么说,但都有类似的话。

这是一个毒誓,中共要求入党、团、队的人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它,为之奋斗终生。中共党徽中的镰刀,代表毁灭、死亡。在西方文化中,只有魔鬼才拿镰刀;锤子是石匠的工具;中共的队旗中的五角星是撒旦魔教的标记。

人们对着党旗、团旗、队旗发誓的时候,就把生命献给了魔鬼和撒旦魔教。在发誓过程中,人的拳头是手心向下,手背朝天;手心朝下是对着阴曹地府在发誓。这就等于发誓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阴间的鬼。

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才能废除曾经发过的毒誓,解除与魔鬼签订的卖身契约,从而得到神佛的保护。

选择什么,人自己说了算,为了您和家人的平安与幸福,愿您早日远离魔鬼,做出明智的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