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中共为什么要把中国人变成具有狼性的人?

《封神演义》这部古代巨著,在我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由于纣王色欲之邪念,使妲己这个狐狸精有机会迷惑了纣王。从而使纣王迷失了人的本性。一旦人的理智被魔性所替代,那么妒嫉、恶毒、疯狂、不理智等等这些魔性就会大爆发。

2020年9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届会议正在日内瓦举行。此时网络却热传着一段视频,讲述的是在2019年3月的第40届人权理事会会议上,中共女代表在联合国会议现场四次狂拍桌子阻止一位代表揭露中共国新疆集中营的真相,要求大会主席撤销这位代表发言。当时大会主席和英国代表都表示,这位代表的发言没有违反大会规定,可以继续发言。此时,中共的代表根本就无视会议主席的决定,仍然我行我素,狂妄自大,继续拍桌子阻止此位代表的发言。

然而无独有偶,在2020年9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视讯会议上,美国代表再次指责中共隐瞒中共病毒疫情时,中共驻联合国大使张军又上演了与那位女代表类似的举动,令“举坐皆惊” 。他竟然指著美方代表大声吼叫:“够了!” 并称“美国死亡数已经突破20万人了”。意思是说,美国都死了20多万人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中共?对此,美外交官斥责,这一情形让人感到“恶心”!

以上两个中共国的外交官,在全世界各代表面前,为什么能够说出如此低级、粗鲁的语言,做出如此不文明的举动呢?今天我们就从道德层面上谈谈这个问题。

一,何为人?

人之所以称其为人,是因为人有人的行为标准、道德规范,能够遵循“真善忍”的普世价值。

人一旦抛弃了普世价值、偏离的道德规范,人的魔性就会控制人,那么他就会做出一些让正常人无法想像的,极其荒谬又可笑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华民族是个勤劳勇敢,具有善良智慧的人。中华儿女在中华大地上创造出了许许多多灿烂的文明与辉煌,给全世界树立了文明古国的典范。为什么在中华大地会出现万邦来朝的壮观盛世?是因为中华大地是神传文化的中心,是礼仪之邦,是世界文化、科技的摇篮。而万邦来朝正是中国向全世界传播神传文化的途径。

就如同现在很多的国家,为什么都想到美国去留学?是因为美国有着全世界领先的科技,有着现代的文明,重视信仰、人权、民主、自由等等天赋人权。而留学也是在接受这些文明的途径。

然而,短短的七十年,中华大地却遭到了中共红魔疯狂的肆虐。五千年的传统文化被毁灭,文明古国已不复存在。如今的中共国假恶斗的党文化登上了大雅之堂,道德败坏、世风日下,充斥了整个中共国的社会。谎言、欺骗、自私,讲脏话、粗话,不讲礼节、礼貌已经成了中共国人的常态,中共国人都是在那个环境中生活,已经麻木到谁也感觉不出这些可怕的现象与后果了。

前些年的旅游热,中国人所到之处,那种高声的喧哗、粗鲁的言行、不文明的举止,遭到国外友人的强烈指责。很多西方人,看到中国人都远远的躲避。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跟中共国的人在一起是一种耻辱。是啊,谁愿意跟沾满粪便的人在一起共处呢?

二,中共邪灵的目的

中共为什么要把中国人搞成这样?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经多次谈到,共产党它是一个幽灵,是魔鬼。在魔鬼的世界里,是不可能有人的普世价值、人的道德规范、人的行为准则的。它的世界里只有欺骗与谎言、独裁与残暴,恶是它们魔鬼国的主旋律。

所以当中共篡夺政权,控制中国后,它就要把中国变成魔鬼的国家。要想成为魔鬼国家,首先就要毁灭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败坏中国古老的文明,然后给中国人灌输无神论、进化论,灌输魔鬼国的党文化。我们可以看到,七十年来中共国在学校所用的教科书,所用字典里的解释,所出版的中国历史,文学等等作品,全部都是经过中共审核、篡改、编造和杜撰出来的。

正是由于这些精心的策划与灌输,才使得中国人无法了解到自己国家真正的历史,分不清善恶与好坏。由于不信神,也就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天理。所以中国人为了钱,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无所顾忌、无恶不作。可是最终导致的是什么?道德败坏、世风日下。

这时的中国人,已经失去了人的道德规范与标准,逐渐的在接近魔鬼国的标准。我们现在不是经常听到和看到中共所宣扬的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吗?倡导狼性,采取什么战狼外交等等,这就是中共已经不把中国人当作人了,把他们当作了动物,当作了魔鬼的同类。

正是由于这样,中共邪灵才有理由顺理成章的把中国人带入地狱,成为魔国世界的一员。这就是中共邪灵要达到的目的。

结束语

一个国家的外交官,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全民的素质。中共国的外交官在众目睽睽之下能如此粗鲁、不讲礼节,没有一点外交官的风度,这不是偶然的。它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国道德文明已经被摧毁,说明了中共魔鬼的阴谋即将得逞。中国民众现在已经被中共邪灵抓在了掌心之中,处在了一个极其危险而又可怕的境地当中了。

不想下地狱,不想成为魔国世界的一员,唯一的办法就是抛弃中共邪魔,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跟中共邪灵一刀两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神的庇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