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高科技毒品”的背后

最近一年,在中国大陆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国内的朋友认为不用智能手机微信、支付宝以及其它电子支付工具的人是不可理喻的。不用这些东西的人怎么就被大陆的朋友当作怪人了呢?电子社交平台和支付工具难道不是为人服务并可以自由选择的吗?怎么就成了衡量一个人正常与否的标准了呢?难道将来拒绝智能手机和电子支付的人会被抓进精神病院吗?

你还别觉得可笑,仔细想想,很吓人的,这段时间那个健康码坑了多少人?现在不仅智能手机扫码,甚至脸都要扫,看来自己的脸都要被它们管起来了。想不要脸的人都被挤压生存空间了。全世界哪个国家也没逼着人必须使用这些东西,很多人还保留刷卡和现金支付。可是在中国大陆,人们似乎主动往里冲,主动拥抱“高科技毒品”,这人数一多,十亿八亿的,结果给中国人自己制造出了一个主动被束缚的生存环境。

古人讲:作茧自缚。现在看真的很形象啊!现在没智能手机和微信支付宝等东西就无法找到工作(劳动法里没有要求必须使用智能手机和微信、钉钉这些东西),在明著胁迫人,甚至是变相杀人的意思了,好像有个坏东西在说:“你不同流合污,你就去死”。所以现在在国内不用“高科技毒品”就无法缴纳水电气和宽带网络费,无法给电话充值,在很多生活必须要去的场所无法收款和付款或扫码进出⋯⋯。想起来,我们的生存环境真是可悲啊,自诩智慧的中国人怎么就糊涂到这个份上!被那个坏东西骗,然后中国人自己给自己制造出了一个自残的环境,却放纵、滋养了那个坏东西。

那个坏东西除了诱惑中国人掉入陷阱,还把陷阱周围的环境破坏掉,把人往陷阱里赶。它在压缩、削减传统的生活方式:银行人工窗口裁员,改用机器操作;售票窗口裁员,改用机器取票;电信营业厅裁员,改用网上APP查询缴费;各种服务机构裁员,改用智能语音助手接听用户电话⋯⋯。有人觉得高科技方便、可以节约人工成本⋯⋯,可是一台设备的价格有多少?维护成本有多高?设备出问题时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有多大?上面是从设备业主的角度讲。从使用者角度讲,设备给那些使用者造成了多大的不便?设备出问题的时候会不会耽误使用者的大事?老年人和残疾群体呢?弊端相当的多⋯⋯。

健康码的出现就是一种警示,中共诱导中国人使用“高科技毒品”的目的是给中国人带上“电子镣铐”,便于监控、操控、利用甚至残害。这不是危言耸听,举个例子,某中共高官器官衰竭,要换器官,而中国人的健康信息在医院联网备案,血型、年龄、健康状况、DNA信息等,它们有权力并很容易搜索到匹配器官移植的人群,然后通过实名制的智能手机定位后,确定哪些适合的供体者距离器官移植医院最近,选择好了之后,那个可怜的供体者就莫名的消失了。为什么国际上开始大面积调查中共活摘人体器官?调查新疆集中营?为什么前几年国内发生过多起青少年莫名失踪的案件?为什么当年它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除了给中共高官做,它们还拿这个肮脏的交易去赚外汇,给国外人做器官移植!邪恶至极!你还敢用中共控制的智能手机和软件吗?

大家看懂了,中共一手诱导大家依赖“高科技毒品”,而一手在压缩、削减传统的生活方式。结果中国人为了一时方便和小小的利益被骗,自己为自己制造出了一个自残的环境,一个滋养邪恶中共残害自己的环境。还记得当初注册微信和支付宝等各种软件的时候,它会送15元电信费吗?还记得注册支付宝时,它送的30元礼包吗?中共控制的公司闲的没处花钱了?还是它用一个小胡罗卜把野山羊骗入羊圈,养肥后宰杀?在利益上你能算计过它吗?但在人性道德上,我们却能一眼识破它,揭露它!从自己做起,拒绝它的诱惑,破除这个邪恶的环境,为了自己的生命和权益,为了亲人和朋友的生命尊严。

这里不是丑化高科技,只是使大家明白什么是邪恶,谁在稀里糊涂放纵邪恶而残骸了自己。同时也说明了高科技的弊端,以及高科技被邪恶利用的危害有多大。有一位知名主持人说过:“菜刀能做出美味菜肴,也能杀人,就看它在谁手里”。在国内,人们围绕着物质和利益很难去看清好坏,跳出来,以道德衡量,就很容易分辨善恶。而人对善恶的选择,却反过来制约著自己的物质和利益的得失。可能大家都看懂了!

过去人讲:吸毒的人,不要等到放不下毒品的时候再去戒毒,那就晚了。能拒绝“高科技毒品”的人,你在为自己的财富负责;能认清中共邪恶,并从内心和行为上拒绝中共的人,那真是了不起,是在为自己的生命选择美好的未来(退出党、团、队是最明智的选择);能够尊重创世主给世人留下的正统道德文化的人,我真的很感佩你,你的生命因此而荣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