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言《纽约时报》:认清局势勿做“梁上君子”

作者:曾铮

第一条推文:关于行为

看完《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时报》的长篇“雄文”,我在推特上发的第一个英文推文是在转推斯伯汀(RobertSaplading)将军的一条推文时加的评论。

斯伯汀将军的原推是这样写的:“大纪元是所剩不多的还在做着了不起的新闻报导的报纸之一(TheEpochTimesisoneofthefewremainingpapersthatdoesgreatjournalism)。”

斯伯汀将军是在转推英文大纪元驳斥《纽约时报》的文章时说这句话的。

我的评论则是这样的:“同意。纽时居然抱怨‘大纪元多次拒绝其采访请求,并在一名记者未经宣布就造访其办公室后,用律师来威胁’。你如果‘未经宣布’就闯入别人家里,面临的可能是更糟糕的结局。就这么简单。(Agreed.Howridiculousisitfor@nytimestocomplainthat@EpochTimes”turneddownmultiplerequestsforinterviews,andareporter’sunannouncedvisit…wasmetwithathreatfromalawyer”?Ifyoubreakintosomeone’shome”unannounced”,youcangetworsethings.Period.)”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不经许可就私闯民宅的话,按美国法律,人家是可以开枪的。考虑到最近推特审查很严,怕它们说我宣扬暴力或以暴力威胁等等,我写成了“更糟糕的结局。”

我当然不想宣扬暴力,只是想说明这个道理。

我这条推文是在质疑《纽约时报》的行为。

第二条推文:关于动机

那条推文之后,我又接了一条推文说:“大纪元时报与纽约时报一样,只是一家媒体而已,手中并无任何公权力可以搞什么腐败。为何纽约时报如此热衷于要挖出大纪元的‘根底’?一个媒体好不好,读者自会根据它的报导自行作出判断,这还不够吗?纽约时报到底为何对大纪元时报如此感兴趣?(EpochTimesisjustamediaoutletlike#NYT,whyisNYTsoeagertodigoutsomethingaboutEpochTimes,whichhasnopublicpowertopracticecorruption.Readerswilljudgeamediaoutletbasedonitsreporting.Isn’tthatgoodenough?WhyonearthisNYTsointerestedinET?)”

我这条推文,是在质疑《纽约时报》的动机。

如此看来,我真不愧是“法律世家”出身的。法官考察一名罪犯的犯罪行为时,通常要考察三个因素:犯罪动机、犯罪行为、犯罪行为所造成的后果,然后才来给罪犯量刑。

我们比照这个三条来考查一个《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这件事吧。

“嫉妒羡慕恨”

首先,动机是什么?

第一条非常明显的,很多人也在说的,就是大陆网民常说的“嫉妒羡慕恨”,它把大纪元视为其竞争对手,要狠狠的打击一把。

这一点,在它文章的第一段就开宗明义地自己说出来了:“多年以来,《大纪元时报》一直是一份有反华倾向的低预算小报,在纽约的街角免费派发。但在2016和2017年,该报进行了两项变革,使其转型为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电子出版商之一。”

也就是说,如果《大纪元时报》今天还是一个在“街角免费派发”的报纸,而不是“最有影响力的电子出版商之一”,纽时大约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大打出手。

中共的因素

第二条比较不那么明显的,却也很容易想到的,就是中共的因素。许多读者在《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文章中文版下留言说,以为自己在看《人民日报》,或《环球时报》呢。有的读者讽刺说,以后《纽约时报》应该改名叫《环球时报》纽约版。

为什么许多中文读者看到《纽约时报》会觉得像看到了《人民日报》呢?这些读者一定对《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谩骂、诬陷、妖魔化法轮功的文章记忆犹新,所以看到《纽约时报》的文章明明在说大纪元,却屡屡出现“法轮功”三个字,就一下感觉是看到了中共的抹黑宣传。

法轮功是中共最痛恨,却又最害怕的民间修炼团体,相应的,经常报导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大纪元时报》,当然会是它的眼中钉。

《纽约时报》多年与中共官媒《中国日报》合作,中共是《纽约时报》的大广告金主,《纽约时报》想进入中国,这些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那么它选准大纪元出手,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第三条,正如有的读者指出的那样,是因为《大纪元》没有按照它所定的“调子”来写报导,挑战了它的叙事方法。

“梁上君子”

那么再看一下它的行为。

它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做调查,其中包括记者“未经宣布”就闯入办公室。

我很想知道这位记者是怎样“未经宣布”就闯入办公室的。撬门跳窗大约还不至于,我能想像到的最可能的场景,就是尾随大纪元员工,在他/她用门卡开门后,偷偷混进去的。

这种做法,已经跟中国古人说的“梁上君子”一样,让人相当不耻了。

明明知道对方并未接受采访请求,你这样混进去能干什么、又到底想干什么呢?如果不是前面所说的要整点什么“黑材料”的动机实在太强烈,一个堂堂百年老报,怎么也不至于如此吧?

纽时与中共大外宣、大五毛的统一行动

另一个非常可疑的“行动”是一名西人读者发现的。他10月26号在《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文章的作者的推特下留言说:“在这篇文章出现后的数分钟之内,无数美国境内的中文媒体平台纷纷发表中文报导。他们要么是知道有这么一篇文章要发表,安排了翻译人员在线等;要么是发表前就已经拿到文章并翻译好了。(withinminutesofwritingthisarticleitappearedonnumerousChineselanguagemediaplatformsacrosstheUSA.Eithertheywerewaitingwiththeirtranslatorsinanticipationofthisstoryortheyhadcopiesofitpriortoyourpublishingdeadline.)

我转推了这位西人读者的留言,并加了一句评论说:“动不动就攻击人家是阴谋论。这个瞅著倒真像阴谋呢。”

那位西人读者还附了几个其他中文媒体翻译、转发纽约时报报导的截图。

我根据截图查了一下,果然,西雅图中文电台的中文翻译稿在第一时间,10月25号就刊登出来了,另一个叫”MoreLess”看起来像个个人网站的,也在几乎同时刊登出全文翻译,而纽约时报自己的中文稿,却是10月27日才刊登出来的,比这些网站反倒晚。

在第一时间,也就是纽约时报文章的英文版发表的10月24号,一个臭名昭著的高级五毛也在“北美华人网”、“军事天地“上转载并发表评论。我用他的评论标题到网上一搜,出来多篇同样标题的不同地方的帖子,也基本是第一时间同时发表的,其中有一个是发在推特上的,我到那人的推特主页上看了一下,发现此推主在这个攻击贴子之上的所有推文全是色情图片,只有这一个转发的那个五毛的推文在那一堆色情图片中呆着,显得分外的“不合时宜”。

一个平时只发色情图片的人,为什么巴巴会转一个跟他的其他推文十分“不搭调”的东西呢?

这一番不需要“破门而入”就能进行的简单调查,却足以让人看到:中共大外宣、高级五毛对《纽约时报》的文章早就知情,中文版也事先准备好了,开跑令一响,大家就同时出笼了。

后果

下来再说说后果。

我是因为有推友向我报告说,纽时中文版下面已经变成大型“翻车”现场了,于是亲自去围观了一下。果然,我看到绝大部分留言都是大骂或讽刺纽时的,比如:

“纽约时报”也被中共渗透收买了,成为中共大外宣的外围组织,攻击独立良心媒体大纪元。美国政府应该把纽时也划分为外国政府代理机构了.

为了名副其实,建议纽时即日起改名为“环球时报(纽约版)”

SuggestNewYorkTimeschangestoGlobalTimes(NewYorkEdition)

以前不知道有twitter,FB,youtube,是CCP查禁公开报道后,才开始关注这些平台;以前只是偶尔看看大纪元,以后会持续follow,以示对你的“尊重”。还有,你纽约时报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你是大报,就掌握主流民意了?照你这逻辑,我中国有5000年历史,以后你们只管听我的就可以了。让人恶心、令人作呕!

“反华”是一个伪命题,是中国用来打击一切不同意见,不同声音的一顶帽子,是中国统治这愚民御民的工具,是华人自我撕裂内部斗争的根源。纽约时报给大纪元扣上,居心叵测!华人需要清醒的是,若论反华,左翼最甚!只要时机成熟和有需要,左翼的排华反华会展现的毫无底线!

相信我,你今天收的每一分钱都会变成你在监狱的每一分钟!这已经不是新闻职业操守的问题了,完全是赤膊上阵了,除了拿钱之外找不到任何理由写出这样的垃圾来!

改名中国共产党纽约分部比较合适贵报!

纽约时报就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别再给大纪元做广告了,我以前不太看大纪元这样的报纸,现在我觉得应该关注了!

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

也就是说,纽约时报历时八个月才整出的“重磅调查”文章,对许多读者来说,不但未能起到打击大纪元作用,反而像有的读者所说的那样,帮大纪元做了1000万元也买不来的广告。

纽时眼中的大纪元“三宗罪”

最后,我想再稍微驳斥一下《纽约时报》那篇报导本身。

我看来看去,在《纽约时报》的眼里,大纪元之所以“罪不容赦”,一共有三条理由:一、与法轮功有关系;二、利用脸书推广其“数字帝国”了;三、大纪元是右翼媒体、力挺川普、在川普的内部圈子里也开始“影响力日增”了。

这三条是罪吗?值得纽约时报费八个月时间不惜让记者当“梁上君子”也要去“调查”吗?

大纪元时报是由法轮功学员创办的,这一条大纪元从来没有否认过,英文大纪元网站关于其总裁唐忠的介绍中,明明白白地写道,他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当中共在1999年残酷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给法轮功造谣时,他很心痛,同时又没有地方可以讲话,才动了创建媒体的念头。

这个简介明明白白的在网站在挂着呢,还需要你去调查什么呢?

再说,我认为,判断一个媒体是不是“法轮功”媒体,不能看他的创办人和参与者是谁,而是要看,这个媒体是为谁服务的,读者是谁。正如不能因为新近被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是天主教徒,你就说美国最高法院是天主教的法院一样。

大纪元能不能生存、能不能发展下去,取决于读者能不能认可、是否愿意阅读、支持这份媒体。是不是法轮功的,跟法轮功有什么关系或联系,大部分读者,根本不会在意的。纽约时报把心思用在这上,这可真是用力过度,弄巧成拙了。

至于利用脸书推广,这条值得说吗?一个媒体利用什么媒介或方法推广自己,那不是人家的自由吗?这条也拿出来讲,除非你是想窥探或暴露人家的商业秘密,不然有什么好讲的呢?纽约时报的读者也好,大纪元时报的读者也好,谁会关心这个?他们难道不是更关心,这份媒体有没有报导、是怎样报导该报导的事件的吗?

第三点,大纪元是右翼媒体、挺川普、在川普的内部圈子里也开始“影响力日增”了。

大纪元是不是右翼媒体,我不知道,但你纽约时报是左翼媒体,人家大纪元也没觉得为此就得怎么样你。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编辑立场和报导原则,这你管得着吗?值得你去“揭露”吗?

大纪元挺不挺川普,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奥巴马、布什等别的总统在位时,大纪元也经常报导他们的消息。一国总统嘛,他说出来的都是很多人会关心的国家大事,那当然是要报导的。

反过头来,我倒是要说,在90%以上的所谓“主流媒体”都疯狂攻击川普、对他任内取得的那么多了不起的政绩却丝毫不报,当华盛顿的“沼泽地”四年来一直不遗余力要把这个为民做事的总统拉下马时,大纪元作为一家从“街头免费派发”起步的,许多人还不太瞧得起的媒体,能够“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随波逐流,支持自己的报导立场和原则,倒是真了起呢。

结语:寄言《纽约时报》

在我看来,大纪元之所以能取得令纽约时报眼红的迅速发展,原因正在于此。你纽约时报不好好跟着学学,却反拿这条作为大纪元的“罪状”来狠打,也太看不清世界局势和潮流了吧?

十六年前,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系列,又紧接着开通三退网站,在十年前中,帮助三亿多华人民众在此网站发表三退声明。“中共不等于中国”的概念,大纪元也一直在积极推广宣扬,到现在,终于在美国也变成了主流认知,包括川普总统、彭佩奥在内的许多政要,都开始在用词和国家政策上把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这不正说明大纪元的认知,不但正确,还十分超前吗?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事,就是自由世界与中共的对决。在邪恶和正义之间,没有第三种选择。搞不清楚这一点,或者选错了队,失去的,可能就不仅是百年基业了。

真心希望,在太晚之前,纽约时报,或至少纽约时报中的工作人员,能够看清这场决战的实质,并选择站在正义的一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