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1975年河南溃坝23万人死亡之谜

2005年5月28日,美国“探索”( Discovery)频道制作的专题节目《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 10》中,排名第一的,是1975年8月发生在中国河南省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

溃坝事件

1975年8月8日午夜,河南省南部驻马店地区出现由台风引发的大暴雨,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两座大型水库,以及竹沟、田岗等共62座中小型水库相继溃坝,洪水狂泻,千里平川,顿成汪洋。

驻马店、许昌、周口、南阳和舞阳工区5个地区的30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1015.5万人,受灾面积1780.3万亩,倒塌房屋524.8万间,冲毁京广铁路102公里,中断交通16天,影响南北正常行车46天,河道堤防漫决810多公里,决口2100余处(长348公里),直接经济损失近100亿元人民币。特别是板桥、石漫滩水库溃坝洪水经过的地方,遭到毁灭性的灾害,不少村庄荡然无存。

驻马店地区档案馆藏资料显示:8月13日,全地区200万人在水中;8月16日,120万人在水中;8月18日,平舆、上蔡、新蔡三县还有88万人被水围;8月20日,仍有42万人在水中!

死亡人数

中共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是2.6万。

1987年8月,八名六届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发表文章《三峡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压下,祸国殃民》。其中写到:“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1975年8月失事,猛冲下去,死亡23万人左右”。

这八名政协委员分别是:孙越崎(全国政协三峡工程专题小组组长)、林华(后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中国科学院院士)、徐驰(前冶金工业部副部长)、陆钦侃(前水利电力部规划局副总工程师)、乔培新(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据遂平县文城公社官方记载的数字:全公社3.6万人中,1.8万多人遇难。该公社魏湾大队沿河五个村子李湾、魏湾、梁湾、吴湾、赵湾,一字排开:1700多人中近千人丧生;该大队三小队256口人仅存96人,7家绝户。

魏湾大队书记吴富堂回忆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时说:“举目四望,一片汪洋大海,看不到一个村庄或一所房屋,只见水面上漂着很多死牛、死马和人的尸体,浑身光光,从我们身边漂过。我的心碎了,村上的人完了!家里的老老少少完了!哭,已经哭不出来了,叫也叫不出声来了。”

“我们大队原有375户人家,1976口人,这次被洪水淹死929人。23户人家全家遇难,17个孩子变成孤儿,156人失去妻子或丈夫。”这仅是一个大队的死亡情况。

时任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孔繁斌回忆:“洪水过后‘远看白茫茫,近看空荡荡,进村没有路,全村没有一棵树,做饭没锅,睡觉没有窝’。一切面目全非,树庄地头,废墟旁,坑塘内,遇难人的尸体,男女老幼赤身裸体,横七竖八,惨不忍睹。”

曾在驻马店参与救灾的医务人员项小米在《记忆洪荒》中写道:“水漫后的原野上,已经找不到一间房屋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河南农民的房子全是泥垒的,见水就酥,方圆几百里,竟没有一间砖房。哪里有一堆烂泥,哪里就曾是一个家;哪里有一片烂泥,哪里就曾是一个村庄……千里平野了无生机,大地像被扒光了衣服那样赤裸着,只是这里那里到处可以看见腐烂了的尸体……最初几天,专门调来掩埋尸体戴着防毒面具的工兵部队一个团一天只能往前推进半公里。”

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水库溃坝事件,也是世界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溃坝事件。

掩盖真相

对于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溃坝灾难,1975年的中国人在报纸上看到的,却是各种抗洪救灾宣传稿。大灾大难被中共宣传机器演绎成一场轰轰烈烈的好人好事表彰会。随着岁月的流逝,75.8溃坝事件渐渐被人遗忘。

2010年,事件发生35年后,《南方都市报》记者到板桥水库采访时,一位巡逻的警察说:“你问‘75.8’吗?我们这代人没有几个知道。”

如此巨大的灾情,当年的新闻媒体没有报道。多年后,新华社记者张广友披露了其中的部分内幕:“我问(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这次水灾如何报道?他说:‘中央领导已经决定这次水灾不作公开报道,不发消息,特别是灾情不仅不作公开报道,而且还要保密。’我对此不理解,当即反问:为什么?这么大范围的大水灾能保住密吗?”

“他说:‘这是中央领导的决定……你们的任务……(是)宣传抗洪抢救中的先进人物、先进事迹’”。

至今为止,中共没有公开发表全面的调查报告和系统的事故分析。据说水利部淮河委员会在溃坝事故发生四年后,也就是1979年,有过一个调查报告,但没有公开发表,仍被当作保密文件锁在保险柜中。

及至“探索”(Discovery)频道的节目在中国播出后,不少网友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在论坛发帖求证:“板桥水库事件是真实的吗?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有网友的回复说:“我便是此次事故的幸存者。那真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溃坝原因

溃坝前夕,1975年8月6日,板桥水库革委会副主任在救灾会议上说:“防汛仓库里没有铁锹、草袋,更没有一两炸药,只有几根小木棍和几只民兵训练用的木柄手榴弹。”

8月7日中午,留在水库督阵的驻马店地区革委会副指挥长陈彬宣布水库处于紧急状态,派人火速到驻马店救援。地区防汛指挥部用电话询问水利局是否准备有麻袋和草袋,回答是没有;又询问供销社、粮食局等部门,回答同样是没有。没有麻袋,没有炸药,没有铅丝,没有木材……什么都没有。当时的驻马店,正深陷文革浩劫中,山头林立,各派忙于内斗,防汛事务早被抛到九霄云外。

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建于1950年代。至50年代末,淮河上游建造了九座大型水库和无数中小型水库。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推动下,驻马店地区水库建设蜂拥而上,至1969年,新建水库200多座,其目的是蓄水,忽视防洪、泄洪。

一位名叫陈惺的水利专家当时指出: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对水域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涝、渍、碱三灾并生,结果不堪设想。但是,陈惺的忠告不仅无人听,相反,他被批判犯了“严重右倾错误”,后来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发配河南信阳劳改。

据著名作家钱钢采访得知:1975年8月特大洪水到来前的淮河上游地区,已隐伏着严重危机:河道宣泄不畅,堤防不固,许多“病险水库”隐患未除。更严重的是,对于板桥、石漫滩等大型水库的潜在危险,当时的人们并无警觉,“垮坝”二字在人们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由于片面重视蓄水,忽视防洪,石漫滩水库在溢洪道上增加了1.9米的混凝土堰,板桥水库在大雨前超规定蓄水3200万立方米。

造成板桥水库溃坝的直接原因是,水库泄洪道的闸门銹死。自50年代后期水库工程扩建以来,闸门一直没有用过,也没人去检查,由于暴雨大,入库水位上升很快。当8月7日特大暴雨降临、水位超过警戒水位时,才下令去打开水库泄洪闸门排水。但是,在这最紧急关头,17个泄洪闸,仅5个能打开,其余12个全部打不开。迅速上涨的洪水冲垮了大坝,溃坝时最大出库瞬间流量为7.81万立方米每秒。6小时内,向下游倾泻7.01亿立方米洪水!

还有专家告诉新华社记者张广友:“治理江河应当是先治本,后治标,或者是标本兼治。我们这些年来,实际上是只治标,不治本,或者说忽视治本。这是中国水利建设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中国是个少林国家,森林覆盖率本来就很低,(1953-1957年)农业集体化中的‘杀猪砍树’,(1958-1960年)大跃进运动中的大炼钢铁,以及(1966-1978年)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的开荒修梯田,使国土的森林和植被覆盖率大大减少,水土流失愈趋严重,结果是‘吃了祖宗饭,造了子孙孽……上游山区森林植被率低,这是这次造成两座大型和50多座中小型水库垮坝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台风和暴雨来袭时,如果有准确的气象预报,也有利于防范。但是,当时,河南郑州气象台,两派群众组织正在打派仗,没有观测,那个雷达压根儿就没有开,没记录。

结语

人命关天。但是,在1975年8月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发生前,从中央到河南省到驻马店地区到板桥水库,各级领导没有采取任何强有力的预防措施,最基本的气象预报没有,最基本的防洪物质没有,最基本的通讯保障没有,深更半夜,成千上万老百姓在睡梦中被夺去生命。之后,因炸坝、饥饿、疾病等,导致23万人丧生。

这次溃坝事故,有天灾的因素,更主要的是人祸。这是中共建政后漠视生命、争权夺利、极左杀人的一起典型案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