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念祖:毒奶事件是中共崩潰的前兆

9月下旬,我和一位中國的網友又在即時通訊上碰了面。由於他的居住地位於5月四川地震的重災區範圍內,因此自那以後,就比較少在網路上遇到他。

這位曾讓我幫他退了團的網友,在我們彼此寒暄了幾句之後,就感嘆的說:「亂象叢生……大陸奧運折騰完後又毒奶粉。」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辛辛苦苦大半年,一下回到奧運前。」

是啊!「辛辛苦苦大半年,一下回到奧運前」,這個感嘆,我想是許多中國人在毒奶粉事件發生後,一種普遍的心情吧!毒奶粉事件的發生,讓一場折騰全國的奧運會,彷彿就如一場黃粱夢,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這般心境,大多數人應該是都可以同理的,不過,若嚴肅的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恐怕不只是心境感受而已的那麼簡單。

現代社會無論多麼進步、科技無論如何的被詠歎,自古以來構成社會的最基本要素—道德,卻是始終無法被取代的。道德是社會集體聯繫能夠運作的重要基礎,這個基礎在現代社會不但沒有被取代,反而是更為重要。為什麼呢?

道德與信任維繫社會的存在與運作

這是因為現代社會是一個分工極度複雜的社會,社會日常生活的運作來自於千百萬種不同的專業,彼此之間的相互結合,方能順利維繫。由於各項專業都有其無法被輕易獲知的知識與技術,任何能力再超群的人,也不可能了解每一項專業帷幕背後的運作實情,更遑論一般大眾。因此,不同的專業之間、不認識的人群之間、個人與個人之間,之所以得以整合為一個群體,就必須依靠著「信任」、而並非依靠「了解」。

「信任」可以讓我們今天出門走路或開車時,確認只要自己遵守交通規則,就可以有很大的機率安全的到達目的地;「信任」可以讓我們在一個完全是陌生人的環境中,依然能如常的行為而不必疑神疑鬼;「信任」可以讓我們安心的操作或使用各項我們並無法理解其運作機制的複雜機器(例如汽車、電梯),而不必擔心生命受害;「信任」可以讓我們毫不疑心的吃下任何食物,而不用憂心有人在生產或烹調過程中污染食物或下毒……。因此,我們可以想想看,如果「信任」崩潰時,那麼,我們的社會生活還能夠如何運作?社會又將如何的整合與維繫?

而信任的來源不在其他,就在於道德。由於道德的約束,規範各個專業實質運作過程的專業倫理,才不會是一紙空言。信任無法完全來自於法律,作為外在規則的法律,總是可能留下許多的縫隙,而無法阻絕有心人鑽漏洞,甚至,法律的運作有效性本身,也必須取得民眾的信任;甚至在一個信任已然不存的社會中,法律猶如過河的泥菩薩一般,難保自身。

由於「信任」在現代社會的維繫與整合中,扮演著無法替代的重要角色,而信任的瓦解將是社會崩潰的警訊。因此,若從這一點來看,目前愈演愈烈的中國毒奶事件,可能就是「信任」全面潰堤的前兆。

較以往的「黑心貨」事件比較起來,毒奶事件在性質上又大有不同。這首先當然是它所呈現出來的「全面性」與「普遍性」,已非過往其他的「黑心貨」較多屬於單一個案所能比擬;再者,毒奶事件的爆發點主要是在於嬰兒奶粉這一類產品上,而刻意製作有害商品、更將壞主意動到嬰兒的身上,這代表生產者與負監督之責的政府早已無任何的道德感可言!何況,這已是一個全面、普遍的現象,更毫不含糊的說明了,「信任」在中國社會經此事件後,已然危如累卵,將隨時破滅。

日常生活的正當性危機即將爆發

中共政府長期以來使盡各種伎倆竭力的想要維繫其政權,任何被認為會危及政權的因素,哪怕只是一點端倪、甚至只是杯弓蛇影,就會動用全黨、全國的力量「將動亂消滅於萌芽時期」;而對於社會生活領域中各項非法、敗壞道德的行為,只要不危及其政權,甚至可以利用來交換對於政權的忠誠,中共政府向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官民沆瀣一氣者,更是所在多有。

中共政府可能認為這樣即可保全其政權於長久,但事實上,恰好使其自身一步步走進自己所挖掘的墳墓之中。

在政治社會學的討論中,對於過往社會革命的經驗,進行分析後產生了這樣一種說法,亦即,政治領域的危機或是正當性的缺乏,並不一定會直接導致政權的崩潰或革命的發生;但是,一旦正當性的危機產生在日常生活領域中,那麼,這個社會的政權必將面臨大難,崩潰僅在頃刻之間。

毒奶事件不偏不倚的正好是日常生活正當性危機的具體例子,而這起事件絕對不會是個案,因為社會道德的敗壞不存,未來類似毒奶事件的案件恐怕將會一一的爆發。而其結果,信任的崩潰導致日常生活的正當性危機總爆發,中共政權再如何的大喊穩定,也阻擋不了自身覆滅的最終結果。

當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政權決意「消滅法輪功」之時,這種容不下強調道德與心性修煉者存在的愚蠢行為,就是將自己推到了道德的對立面,亦無異於向社會宣示了道德作廢。時至今日,這一邪惡政權即將自嚐苦果,但卻苦了中國大地上的黎民百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