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反右高潮中的大字报:“要杀共产党!”

【新唐人2017年06月14日讯】1957年6月下旬的反右高潮中。一张标语式大字报惊动了所有人:“曾清经要杀共产党!”

唯一没有“改正”的右派

曾清经是西南师范学院化学系58级学生,他是西南师范学院700多右派学生中唯一没有“改正”的人。也是包括重庆市在内的原四川省数万名右派分子中没有“改正”的21名右派之一。

知道他的名字,是在1957年6月下旬的反右高潮中。当时的曾清经正在右派劳动队,剃著光头,打着赤脚,穿着补巴衣服,活脱脱一个粗手大脚的农民形象,他也是劳动队最忘命的几个人之一,力气大,不怕苦,挑、抬、扛经常在200斤以上。

那时的右派学生最单纯最听话,虽然有天大的冤屈,学生也只能是无条件接受,拚命地劳动,争取早日摘帽复学。但是不惜体力的人,最先消耗的就是自己的身体。

当时正是毛泽东发起的大跃进时期,全国粮食开始短缺,农场也从每顿3两大米变成3两豌豆,再变成9两红苕,到最后变成6两麦麸。曾清经由于体力透支加上饥饿,导致全身浮肿、步履艰难,他再也不能带头干活了。

每天曾清经都要从嘉陵江边的草街煤矿担着百斤重担,走在70度陡坡,上千步石梯,20里长的山路上,往返要两次。这天,他远远地落后了,每攀登一步都虚汗如雨喘气如牛费尽全身力气,最后眼睛一黑一个跟斗摔下去……大家发现他时他已经僵卧道旁。

没有追悼会,没有通知亲人到场,挖个土坑就把他埋了,就像埋一只死猪死狗。就这样,曾清经和全中国4000万饿殍一起被毛泽东拖进了“大跃进”造就的巨大坟墓。

1961年曾清经被追认摘帽,可直到1979年都没有“改正”,据说与他“要杀共产党”有关。

有人为他鸣不屈,说如果曾清经说过这样的话,他肯定不仅仅是个右派,肯定不仅仅是二类处分,劳教、劳改、甚至杀头,都是他最适合的去处。

一个要杀“共产党”的少将军官

在此之前,在毛泽东的亲自掌控下,反右运动的第一枪,就是射向那个“要杀共产党人”的葛佩琦!1957年,葛佩琦是知名度最高、最大、最响、最臭的大右派!

但实际情况是,葛佩琦所谓“要杀共产党人”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口,而是被诬陷、栽赃、拔高的。

1957年5月27日《人大周报》无中生有地报导说:葛佩琦讲“搞得好,可以;不好,群众可以打倒你们,杀共产党人。”

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在转载《人大周报》的文章时,再锦上添花说:葛佩琦讲“群众总要推翻共产党,杀共产党人。”

1979年10月,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邓力群在政治学院讲话时,再加了一码,说:有一个葛佩琦就说:“要杀掉成千成万个共产党。”

就这样,在毛泽东的亲自掌控下,一个全国最反动最典型的右派分子葛佩琦,一个要杀“成千成万个共产党”的原国民党少将军官葛佩琦,被推到了台前,为打击右派找到了借口。

由此推想,有毛泽东的亲自示范,西师党委对一个弱势学生曾清经,难道就不会罗织此罪名吗?可怜的是,曾清经早已被抛尸荒野无人为他申诉,他只能在阴曹地府继续戴那顶“摘帽右派”的帽子了。

(文:罗婷婷/责任编辑:宝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