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九百零九期】壟斷中國的中共出台反壟斷法

【新唐人】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好,歡迎收看新唐人《熱點互動》欄目。8月30號中共的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一部反壟斷法,政府聲稱這壟斷法是為了規範市場競爭秩序,更好的參與國際商場的角逐。那麼這部法律是否能起到什麼作用?制定它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今天本台的特別評論員杰森先生,將為大家進行深入的分析。杰森先生您好。

杰森:史鑒您好。

主持人:歡迎作客我們的欄目。

杰森:非常感謝有這樣的機會。

主持人:我們看中國現在出台了一部反壟斷法,那在當今世界上頒布這項法律有80多個國家。我有一個問題就是「反壟斷」是一個什麼概念?其他國家是怎麼實施這一部法律的?

杰森:事實上所謂的壟斷和反壟斷這事實上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下的一個概念。自由市場經濟就是說希望這個市場中對於任何一個產品、任何一個服務都是有多家提供,這些各個提供商他們互相競爭,這樣使價格可以降低,使這個服務質量提高,最後得益了消費者。

如果某一個領域有一家獨大,它就可以任意決定產品價格,同時也限制其他的小企業進入這個領域,可能最終受害的是消費者。所以在這個理念的指導下的話,大概從一百多年前,西方整個社會就逐漸的開始制定一些政府介入來直接針對一些處於壟斷地位的一些企業制定反壟斷法。

比如說,在1890年美國就制定了一個《謝爾曼法》(Sherman Act)。當然一百多年的過程中,西方社會對這個法律也是逐漸的不斷的補充、打補釘,本身這個概念、理念也是不斷的發展。在近代很多很多非常有名的經濟學家是反對反壟斷法概念的,他們認為反壟斷有可能就是給政府過多的參與經濟運作的一個權力。

比如說,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前主席葛林斯潘就說,整個反壟斷法是一個經濟無知的大雜燴;然後美國還有一個經濟諾貝爾得主費德曼(Milton Friedman)他也說,反壟斷法確實有可能給政府極端的權力,而這個權力本身是對自由經濟有害的。不管怎麼說確實在西方社會壟斷和反壟斷,而且這個反壟斷的相關法律對於經濟方方面面都產生非常大的作用。

主持人:總而言之,反壟斷法在市場中占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杰森:是這樣子。

主持人:我看中共方面它從94年開始醞釀這部法律。其中經過了13年的反覆爭論,那麼現在出台了,那您能介紹一下中共制定這部反壟斷法的內容嗎?

杰森:整個這部法律最關鍵的地方,它談到了一些對於中共可以介入的反壟斷的情況。其中就包括如果幾個企業串在一塊兒制定一些有壟斷性質的價格這種協議,中共政府可以參與。比如說一些占有壟斷地位的企業,它有一些濫用它壟斷地位的這種行為,政府可以介入。

另外包括如果在一個企業兼併另外一個企業或者幾個大企業合併的時候,有可能贊成這個領域段的企業壟斷,那麼中共也可以介入,利用這個法律來介入。在這個過程中,中共還特別明確的提到,對於關係國家經濟命脈、關係國家安全的,和以國家法律規定的專買專賣比如說菸草這樣的行業,那麼就是中共有權保護這些企業。

另外,如果你要兼併、吞併這個企業的話,你要經過中共政府的批准。換句話說,就是某種意義上講,很多人就感覺這個法律中間有很多微妙的東西在裡頭。

主持人:我們看這部法律是在2008年的8月1號開始實施。那您預測一下,如果這個法律實施對中國的國有大型企業會產生哪些影響和是在哪些企業方面?

杰森:這個問題很有趣。我們知道就是在中國目前真正具有壟斷地位,都是那些中央直屬大型企業。比如說,像電信、能源、交通、銀行、金融這些企業。就是它幾乎都是從中共當時搞的所謂計畫經濟走過來,然後最後在中國所謂經濟體制改革過程中,占足中共這種政策的優勢和策略的傾斜,最後逐漸發展成為這種巨無霸的中國大企業。

比如說,在「世界五百強」裡頭,就有15個中國企業進入,幾乎全都是中國國營企業,其中世界前50強有3家中國大企業。第一是中石化、第二是中國電網、第三是中石油。全都是中國包括電力能源、石油能源和化工這樣子的國家占壟斷地位的企業。換句話說,當時經濟學家何清漣就把它稱為「黨產」。

事實上這些企業是中共真正的孩子,中共利用這些企業真正的控制中國的經濟命脈,同時從中間占領;因為中共制定了一系列的這種壟斷的、傾斜性的法規,使這些企業產生了巨額的利潤。比如說,這些企業的工資水平,員工的工資水平,有人統計說,壟斷行業的工資水平是其他普通工業工資水平的5到10倍。

主持人:那工作辛苦還是從事技術工作的?

杰森:倒不一定,我們舉個例子,有人就說一般的私營企業有些工人一週工作6天,一天工作10個小時,他1個月1千2百塊錢。而廣州比如說一個電力局的抄表員,一天只抄兩個表,他1個月工資是8千塊錢。

另外就譬如說,2006年北京市政府對於本地的工資水平做了一個統計,整個北京的平均工資水平大概年薪3萬多塊錢,而銀行和證券的行業平均工資水平已經達到了10萬多塊錢。換句話說差額非常大。

為什麼有這種差額?我們倒不是說我們反對這些企業的職工工資高,但是我們只是從這個點看到這些企業確實通過他們國家行政給予他們的這種壟斷地位,使他們擁有這種巨大的利潤額。這種利潤額並不是像西方一些重要的企業是靠市場競爭拿到。比如說像微軟、古狗他們完全是靠驚人的創造力,然後得到市場占有的份額。

而中國這些壟斷企業完全是靠政府的政策傾斜,換句話說就是行政性質的壟斷。那麼在這樣情況下,政策不斷的傾斜使這種企業不斷的更具有壟斷地位,而這種壟斷實際上是對經濟的一個巨大的制約性壟斷,而這種東西確確實實又是在整個法文、條文中你可以看到很可能是被中共保護的。

譬如它明確規定,對於這種關係國家命脈的、國家安全的企業予以保護,就是說你要兼併它、吞併它要經過國家批准,換句話說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海外的經濟學家在分析中共反壟斷法的時候,把它叫作「中共壟斷企業的保護法」。

主持人:就是反壟斷法有一種保護主義色彩。

杰森:事實上某種程度上講,是在保護它的孩子企業,中共的這些孩子企業──黨產。

主持人:剛才您談到這個孩子企業,我就看到…你看中國反壟斷法中規定,關係到國民經濟命脈,還有國家安全的一些行業,國家是對這些經營者的合法經營是予以保護的。

但是我們看像這些企業一般都是…像電信、石油還有能源方面,等於都是國家中央直屬的企業,那它的合法性與否由誰來監督,它是依據什麼標準來評定的?

杰森: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問題,整個這套法律,我說這個法律有一個巨大的漏洞,有先天不足的現象就是這一點。這個法律本身規定要建立一個叫作「反壟斷委員會」來監督執行這個法律,那麼這個「反壟斷委員會」隸屬於誰呢?隸屬於國務院,那國務院是什麼呢?國務院是一個行政機構,是個國家行政機構。

你就可以看到這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中國目前占壟斷地位的企業全都是國有企業,是個黨產;同時,監督法律執行機關又是所謂的國務院的企業,又是國有的。

那麼你可以跟西方社會去比一下,在美國所有的裁決,你這個企業是不是壟斷的、處於壟斷地位是靠法院來裁決的,那麼法院在美國三權分立這個體制下,它實際上就是一級占一級的,而法院與政府截然不同的地方是什麼?政府可以參與經濟行為。

譬如說,美國政府可以有郵政,美國郵政是政府擁有的,它可以成為經濟領域中一個活動份子。但是美國政府沒有權力裁決任何一個企業是不是壟斷,它要覺得任何企業壟斷,它都得到法院讓法院來評定。而法院在美國體制中是不占有任何經濟範圍的,所以說在整個市場經濟中,美國的法院是第三方,它沒有捲入進去,

而中國不是這樣,中國就變成了「中國國營企業」,而它整個經濟運作,它本身是目前最大的壟斷者,而裁決它是否壟斷的又是中國政府。

當然中國問題就更複雜了,複雜在中國還有個中共,中國雖然有法院有監察院,但你一旦有了中共,中共是罩在法院、監察院和政府之外,還有人民代表大會所有人之上的一個帽子。

而所有這些企業又是黨產,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明顯看到整個法律的致命的弱點就在這裡,而中共的存在當然也是整個致命弱點的根本原因所在,這就使這個問題非常微妙,所以說這個法律本身它就先天給自己…就是中共給自己留下了一個伏筆,而這個伏筆使這個法律可以說是致命的,使它不能和整個國際反壟斷法接軌的根本原因。

主持人:一般認為經濟上的壟斷與政治上的專制本質上是一樣的,中共這次制定的反壟斷法也聲稱它的最大特點就是反行政壟斷,因為行政壟斷實際上比經濟壟斷危害性更大,那您認為在現今的中國大陸反行政壟斷這種職能,能不能發揮作用呢?

杰森:事實上這是我非常懷疑的一點,就說整個我們可以看到,正如你談到的,行政壟斷是對整個所謂自由經濟是最大的致命的。

我們知道靠市場競爭達到的壟斷,某種意義上講它還有一種岌岌可危的感覺。譬如說微軟,它雖然占有了整個計算機操作系統90%的份額,但是它幾乎是岌岌可危,因為它沒有任何法律保護它,那麼它還是得靠它產品的低價格和高性能來贏得市場,不然的話,它可能被其他的侵占,Google也一樣。

但是中國的行政,中國譬如電信、郵電或者能源、電力這些企業,它是高枕無憂的,因為是整個政策在保護它,所以就說它是這樣行政性壟斷,事實上是對整個經濟有巨大的危害。但是你說中共會不會徹底的改變這些,在我來說是非常不可能的。

為什麼呢?中共通過這些壟斷性企業,它一方面是從中國社會榨取巨大的經濟財產,同時它也靠這種命脈企業直接用另外一種….除了靠鎮壓、行政、輿論宣傳這種手段控制社會以外,也通過這種經濟命脈來控制社會。

你譬如說吧!就中國現在有互聯網,很多成千上萬的網站、幾百萬的網站,這些網站大部分都是私人網站,那麼它怎麼一個個控制這些私人網站呢?它的網警也搆不著呀!它靠什麼?它靠它的壟斷基礎,互聯網的基礎產業──電信局。

前一段我們知道紫田互聯網這種服務中心,有幾百台服務器、上千台網站一下被關了,被鄭州電信局關了,為啥呢?就是因為訊息產業部一個官員下一個命令,鄭州電信局老總一句話,上千個網站就關閉了,為啥呢?就是懲罰互聯網站,因為它在上千個網站中有一個網站出現了幾個不太讓它高興的帖子。.

事實上正因為它出於這些壟斷企業的行政管理,使它能夠直接控制中國目前的細枝、末節的這種小的私有企業。那麼經過這樣一下,紫田信息服務中心就變得積極主動配合中共做這種侵網運動,管理它底下上千個網站保證沒有反黨言論等等這樣東西。

你又可以看到對於這些壟斷企業,中共某種上講是它統治上需要,對於這種行政壟斷是它的統治需要,就說它絕不可能放棄這種行政壟斷。

另外譬如說,它法律規定國家土地國有,整個中國房地產紅火,而真正房地產的最大的玩家是中共、中共的各地政府,因為它是真正賣土地的,而房地產巨大的一個成本是來自房地產。所以這種法律規定的中共對中國財產壟斷地位,這是中共絕對不能放棄的。因為中共各地官員貪污的本源來自於這個,所以在這樣情況下這個法律事實上對於中共這些壟斷、這種行政壟斷的日常運作方式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主持人:好,杰森先生因為時間關係,我們今天只能談到這裡,感謝您今天精采的評論,觀眾朋友也感謝大家的收看,我們下一回節目時間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