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冉:善良需要GDP嗎

今年新年我是在台北度過的。短短四天,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既不是台灣的小吃(看著不錯但油有點大)也不是誠品書店(環境不錯但書有點少),而是那裡民眾的素質和淳樸的民風。

隨便舉幾個例子:

1. 12月31號晚上我在一個叫平溪的小鎮。按照當地的風俗,每年新年的時候都會有很多遊客來到這裡放天燈。那天正好有一個電影劇組要在那裡捕捉一些遊客放天燈的鏡頭。於是,現場導演就請從四面八方趕來放天燈的遊客儘量配合。這些遊客都不是群眾演員,他們大老遠趕過來僅僅是為了和心愛的人或者好朋友們一起跨年。但是,在得知劇組的請求後,他們沒有任何怨言,都非常配合地聽從著現場導演的統一調動。

2. 根據這個劇組的朋友介紹,他們在另外一個小鎮拍戲曾經租用過一個當地老伯的房子。後來劇組拍完那組鏡頭移師到下一個地方,這位老伯還會燒好菜和湯專門送過來讓劇組品嚐。

3. 劇組的一些台灣工作人員在拍攝現場看到小貓小狗,他們會自己掏錢買罐頭喂給動物們吃。

4.台北的出租車司機無論遠近,從不抱怨,更不會有意繞路。無論是問他們問題還是簡單地付錢找錢,他們都彬彬有禮。提起101大廈的新年焰火秀,他們都充滿自豪感,並且會主動告訴你根據風向從哪個角度看會比較清楚。

5.我在台北,從來沒有看到當地居民排隊夾塞、公共場所大聲喧嘩、電影院裡接聽手機的現象,更不用說當街吵架和隨地吐痰。

用一個被我們用濫了的詞來形容,我覺得總體來說台北民眾的「素質」比內地的同胞要高一些。我的一個朋友有一種更加極端的說法—或許有些誇大和以偏概全的成分 —「你接觸完這裡的人再回到內地走一圈,你會覺得內地到處都是『刁民』。甭說給你送湯了,到了有些地方能不先把你車胎紮了再訛你一把就已經算謝天謝地!」

無獨有偶,回到北京後我看到一個新年剛剛去了九寨溝的朋友寫的一篇博。經過這位朋友的允許,我把它原封不動地轉抄過來,甚至連格式都沒有動:

九寨天堂被惡魔掌管,去不得
不要相信有什麼自願參加的付費節目
不要相信買東西會假一賠十
不要相信4A級旅遊景點就投訴有門
GOOGLE了一下,通過旅行社去的都和我們有同樣的遭遇
呼籲一下吧,上當的人總是前仆後繼

一上車,還未到景點,導遊小周就開始收取第二天的文藝晚會和參觀藏民家的費用
280加180打完折共400元一人,給不足錢立刻翻臉
「你們接下來的3天裡,所有吃、住、行可都歸我小周負責,你們自己看著辦」
我不想把話說得很難聽,出來玩就是圖開心,想開心就是要花錢!」
「牟尼溝給你們一小時時間,好好考慮考慮吧!」
此刻,所有不是立刻交錢的同行人都遭到了冷面相對和惡毒的詛咒
「遲到的最好被困在裡面地震震死他們!遲到一秒都自己打車回去!」
我內心汗顏,慶幸自己坐前排所以老老實實最早交了錢並準點上了車
小周對我們幾個很好,但笑容怎麼看怎麼寒

3條溝只花一天的時間實在有些匆忙,不得不走馬觀花
藏民家還未盡興就被拉去看文藝晚會
一排正中的位置對號入座,哪知是重票,亂
這給了原本就對此沒興趣的我們一個完美的退票機會
元旦那天,心想事成

此行購物點有3處,水晶,藥材,犛牛肉
高原水晶本是我們感興趣的東西
但做工實在不敢恭維
人家假的做得和真的一樣,他們是真的做得和假的一樣
又或者這些根本就是假的
全團消費300元,導遊臉上掛不住了
「真為你們感到丟人!才買了這麼點東西……」
我叫一個納悶,為我們感到丟人?他怎麼想的?告訴我~

藏藥,很有吸引力的神秘植物
小周再接再厲:「我今天吃飯還是喝粥就看你們了」
(這倒是大實話一句)
可誰知裡頭庸醫坐鎮看誰都有病,免費醫天價治
朱朱帶回的川貝現鑑定為不明物質
為什麼人要那麼泯滅良心呢?
不是說假一罰十嗎?不是說國家旅遊局監督銷售的嗎?
你用人格擔保?你根本沒有人格怎麼擔保?面對你們的信仰,你們的神山,不怕天塹嗎?

犛牛肉免費吃?!
價格高過百元一斤的犛牛肉試吃是一個味道,買入的又是另一個味道
我怎麼這麼傻,老在吃的東西上摔跟頭
自己才是塊待宰的肉
幼稚的相信他們拿出了阿壩最純樸的熱情,和最新鮮的美味
然後揮手就是一刀,乾淨利落

美麗的九寨天堂
你的美麗加深了那些人的罪惡
你,還是那麼波瀾不驚嗎

兩相對比,你會發現:今天的大陸還普遍匱乏一種與人為善的文化。恰恰相反,在太多的時候和太多的地方,有太多的國人似乎更習慣「與人為惡」。

在很多地方,芝麻大點的也是官,土坡上插根蔥就以為是可以稱王稱霸的山寨。有點小權的習慣了欺生欺弱、媚上凌下、吆五喝六、吃裡扒外;什麼權都沒有的習慣了變著方刁難訛詐、繞著圈坑蒙拐騙、斜著眼譏諷謾罵、挺著胸流氓無賴。有些人甚至還經常大腦進水一樣做出一些損人不利己、寧肯自己難受也不讓別人舒服的怪事。在他們的邏輯裡,什麼都是一次性的—他們把和陌生人的第一個交道當成了最後一個交道,把和顧客的第一樁買賣當成了最後一樁買賣,把眼前的人當成在生活永遠不需要再次面對的人。

探討這種「與人為惡」的文化的根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肯定不是一篇文章、也不是一個人就能說清楚的。

有人會說這是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的。

我的問題是:誠然,經濟發達有助於提升人們普遍的文明素養,我們也常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但是人類的基本善良與誠實真的需要GDP嗎?

也有人會說很多與人為惡的人自己本身也是另一些與人為惡的人的犧牲品,他們的與人為惡或許僅僅是試圖為自己找到一些心理上的平衡。

那我的問題就更簡單了:因為他人沒有善待自己就不去善待別的他人(更不用說虐待他人),真的就能夠給自己帶來那麼多哪怕是變了態的愉和悅嗎?

--轉自《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