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鵬集(一):水見證善的力量

【新唐人2010年7月26日訊】日本醫學博士江本勝長年以來拍攝了大量結晶實驗的照片,並在此基礎上出版了震驚世界的《水的訊息》一書。實驗結果表明:好的,善意的信號使水結成美麗結晶;而接收到惡意信號的水,則顯得醜陋而不成形。而且對於不同語言書寫的“智慧”、“宇宙”、“愛•感謝”等詞彙,水反映出相似形狀的結晶。既然語言和文字是意念的載體,那就說明真正影響水的結晶形狀的,並非是表面的語言和文字,而是其背後所代表的意念。由於不同民族對於“智慧”、“宇宙”、“愛•感謝” 等概念的理解是相似的,所以對於表達這些概念的不同語言,水結晶也呈現出相似的形狀。

江本勝博士還做了一次集體發善念的實驗。他邀請了五百人在約定的時間在日本各地想著他辦公桌上的一杯,發出好的意念,結果使原本醜陋的自來水結晶形成了漂亮的六角形結晶!因此他說:看來人的意念的力量是可以不受距離影響而傳遞的。

這些實驗都證明了人的意念能夠影響水在微觀下的構成。那些因為善念而在微觀下變得美麗的水,無疑對人體乃至我們這個世界來說都是更有益的。在西方的傳統文化中,“善”與“有益”本是同一個概念。水結晶的實驗也證明了“善”與“有益”其實就是一體之兩面。這也就解決了中國傳統文化中長久以來的“義”、“利” 之爭的問題。“義”與“利”大可不必對立起來,因為它們同樣是一體之兩面。

我們的人體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由水構成的,那麼我們每個人體內的水分在微觀下的構成是一樣的嗎?無論現代的科技手段能否觀察得到,從道理上來推斷,每個人體內的水分在微觀下的構成都是不一樣的。既然我們人的意念可以影響到外界的水,又何況是我們自己體內的水呢?構成我們身體每一個細胞的水,無時無刻不在受到我們自心的每一個善惡之念的影響。因此我們的心性就決定了我們體內的每一個細胞在微觀下的構成。對於構成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的健康與否,真正起決定性影響的正是我們自己的心。

過去西醫對癌症都是採取放化療的方法,企圖通過殺死癌細胞來治愈。然而多年以來的臨床實踐證明,人體內的癌細胞是無法通過外界手段來消滅的。放化療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大量殺死健康的細胞,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可是癌細胞的繁衍速度卻遠遠高於正常細胞。病人的免疫力在一次又一次的放化療程中被摧殘,免疫力的降低卻正好給了癌細胞瘋狂繁衍的可趁之機。現代醫學終於認識到,癌細胞就像種子一樣,是否生長、蔓延完全取決於它所在的土壤,而這土壤就是我們的人體。

現代養生學也認識到,養生說到底就是養細胞,因為人體就是由一個個細胞構成的。細胞年輕與否,直接關係到我們是否年輕;細胞健康與否,直接關係到我們是否健康。細胞是浸潤在人的體液中的,而人體的水分在微觀下的構成又取決於意念的善惡、心性的好壞,那麼我們為什麼不棄惡從善,修心向善呢?

人類的科技手段無法使醜陋的水結晶改變成美麗的水結晶,可是人的善念卻可以。這說明什麼問題?這不就說明人的善念比科技更神奇,更有力量嗎?那麼古往今來讓人修心向善的那些傳統的宗教,或者是修鍊方法,不就是比現代科技更高超的科學嗎?那些通過凈化心靈而獲得超能力的大覺者,耶穌、老子、釋迦牟尼、密勒日巴等人,他們在歷史上所留下的那些神跡,又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呢?

人的意念既然能夠改變水在微觀下的結構,就能夠改變其他物質在微觀下的結構。所有的表面物體都是由微觀下的粒子構成的,只要能夠改變微觀下的粒子構成,不就已經改變了表面的物體性質了嗎?當年耶穌把水變成酒,又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呢?無非在於能量的強弱,所能改變的微觀物質不同而已。

釋迦牟尼、密勒日巴等覺者為何有那麼大的神通,能留下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神跡呢?從人體科學的原理上說,有多大的善,就有多大的能量。神佛的大慈悲讓他們擁有巨大的能量,這巨大的能量既可以開天闢地、創造世界,也可以把道德敗壞后的人類淹沒在洪水裡,毀滅在地震中。

面對這些年來連綿不絕的天災人禍,地震和洪水,人類真的應該好好反思一番,想一想神佛為何不勸人去跑官、賺錢,卻苦口婆心地勸人修心向善,難道賺錢和做官真的比修心向善更重要嗎?

在天理良心和現實利益面前,人究竟應該如何去選擇?那個把所有宗教都說成是精神鴉片,否定一切神佛存在,長年向人民灌輸無神論邪說,殘酷迫害真善忍信仰的共產黨究竟是個什麼性質的組織?人究竟要不要跟共產黨走?自己究竟該何去何從?時至今日,每一個人真的應該為自己好好想一想了。

2010年7月23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看中國論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