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利用「友好協會」 統戰滲透歐洲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9日訊】最近美國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利用各類「友好協會」,打入歐洲精英階層,這些民間組織表面上看似幫助促進教育和文化交流,其實是中共代理人,幫助中共統戰和分化歐洲。

美國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7月發布一份《揭示中國在歐洲的影響力》的報告。報告中指出,「友好協會」是中共在歐洲各地推動外交政策目標的喉舌和中介。

這些團體由當地的政治人物和商業精英組成,通過舉辦各種公共活動,消除對中共不利的言論,並支持有利於中共的歐洲政策。

報告發現,這些「友好協會」的運作模式,長期配合中共統戰工作,例如在歐洲推動「一帶一路」;他們還收受中共政府的「贊助」,協會官員也曾公開表示,該組織支持中共的外交政策。

報告以「義大利對華友好協會」為例指出,這個協會是一個用以加強中共統戰組織間的合作平臺。該機構主席艾琳.皮維蒂(Irene Pivetti)是義大利前國家眾議院議長,曾公開為中共侵犯人權的惡行進行辯解,並支持「一帶一路」。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今天它在西方做的這些事情,跟當年它奪取政權之前做的事情是一樣的,它的統戰一個方面就是喊一些漂亮的口號,比如說:『中國和平崛起』、『造福世界』,這是唱給西方那些對中共有幻想的左派勢力。又比如說什麼『科學無國界』,拉攏在西方對中共本質認識不清的專家學者,還有『人民幣外交』,拉攏各國大公司、財團,甚至一些政治人物。它最後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要分化國際上的反共勢力。」

8月4號,報告共同撰寫人吉原恆淑(Toshi Yoshihara)在網路研討會上表示,中共利用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發展各種「友好協會」之類的幌子組織,這些組織利用「言論自由」,宣傳共產黨理念。

吉原恆淑說,「我們發現,這些所謂的『友好協會』經常與中共高層官員接觸。我們還發現,這些團體已經成爲招募親共歐洲精英的平臺。我們有證據表明,其中一些『友好協會』直接聽命於中共。」

藍述:「從90年代蘇共垮臺之後,西方國家實際上在這方面的警惕性並不是太高,總是認為冷戰結束了,共產世界就完了,共產主義運動也完了,所以通過跟中共做生意讓中國的中產階級成長起來,中國開始從內部發生變化,這是西方世界對中共不切實際的幻想。」

報告還披露,這種現象不僅發生在歐洲,在北美、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甚至東亞其他民主國家也是如此。

報告認為,這些「友好協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歐洲的立法和政策結果,也是對主權的「潛在挑戰」。

藍述:「漂亮的口號,再就是利益的輸送,拉攏國際社會各個階層的人物,最後的目的就是降低國際上的反共聲浪,讓中共有足夠的時間能夠獲取西方的資金、技術、市場,最終讓中共自己有足夠的實力能夠龐大起來,達到最後它威脅自由世界,最後要吞併自由世界的最終目的。」

報告建議,歐洲乃至整個西方國家,應該對這些「友好協會」多加關注。歐美決策層應該採取適當措施,監督或推翻中共的滲透勢力。

臺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歐洲各國應該要加入美國所倡議的全球民主自由聯盟,共同來抑制中共極權擴張,甚至於讓中共倒臺,因為中共非中國,只有在中共極權垮臺的情況下,全世界才會安寧,歐洲才會守的住自由民主的陣線。」

中共情報機構「對外友協」成立於1954年,名義上是中國對外交流的民間組織,實際上是中共各路間諜特工對外收集情報、進行間諜活動的掩護機構,他們經常打著「對外友協」的旗號,對世界各國進行情報收集工作。

今年2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以「全國州長協會」與「美中州長合作峰會」為例指出,「對外友協」是中共試圖影響外國政府的機構。

採訪/陳漢 編輯/孟心琪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