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午庭上哭訴:全家被關 生不如死 鹹菜都吃不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7日訊】河北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等21人被控9項罪。日前,河北高碑店市法院召開庭前會議,孫大午在庭上痛哭,家人都在看守所,五個孫子在家,他心急如焚,願為所有人承擔責任。同時他大爆羈押期間精神上摧殘到極限,生不如死,3個月不見陽光,連鹹菜都吃不上。

5月25日,「民生觀察」網頁披露,孫大午案庭前會議自5月17日開始,22日上午結束,時長共計5天半時間。

18日的庭前會議上,孫大午說:「在監視居住期間,我想死代替大家來承擔這個罪名,我請律師調取案卷。我已經在死亡了,我已經在處死了。這個量刑無所謂,就一定要尊重事實。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5個孫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決的了嗎?」

19日的庭前會議上,孫大午說:「我可以承擔責任,即使是重罪。後面這些人都很可憐的,都應該是我的責任。後面這些人都是人質。我們有四五十億的資產,負債十個億我們承受得起。」

他說:「4月22日,辦案人員說給個機會,給個輕罪,認罪認罰。當時讓認罪是對擾亂社會秩序罪認罰。我和妻子做36年黨員,沒有分過紅。現在被追究,親者痛,仇者快。我希望承擔一些罪,哪怕是重罪,放了後面這些人。我們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說到這裡,孫大午哭起來,在場的家人亦哭起來。

孫大午繼續說:「法不外乎人情,我們確實有錯誤,….我願意承擔責任。我們是搞社會主義的典型企業,正面的典型。我是帶著感情、帶著理想做企業。我很痛心。現在卻成了一個罪人。這個企業沒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資的。這種模式是我獨創的。我們是搞共同富裕。」

「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責任。放過他們,我願意承擔責任。」說到這裡,孫大午再次痛哭。

20日的庭前會議上,孫大午說:「蔡檢察官說員工集資也不行。程序我不懂,我認了,是不是不再追究他們了?或者他們少承擔一些?我希望他們出去,企業要發展,多納稅,為社會多做貢獻。我願意把責任擔下來。」

孫還說:「我的工資作為涉案資產不合適。我在大午集團工作30多年,也有些收入。」「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放回去,兩個兒媳婦放回去?是不是把後面的人放回去?咱們鬆緩一下。不要搞得這麼急好不好。」

孫大午續說:「7個月了,企業還在運營。我們的企業還是不錯的。黨和政府參與管理是防止資金外流,我還是善意理解政府。我希望政府不要把企業管死。」

21日的庭前會議上,孫大午說,「帶黑頭套是我們生活的常態,包括看病都要戴。8個人看著我們,兩個小時一班。那些看守因為監視我們有很多怨言,怨氣很大。在裡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絕食也要改變強制措施。」

他還說:「我要看書,說是買了也不給看。我要吃藥,也不告訴我時間,也沒有鐘錶。我的妻子、倆兒子、倆兒媳都被抓了。壓力太大了!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寧願承擔所有的責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放了。」

孫大午續說:「我生不如死,你問我了嗎?我三個月不見陽光,你問我了嗎?說是我血脂高,不讓我吃雞肉、豬肉、豬蹄,我只能問有沒有鹹菜,吃鹹菜。這個你們問過嗎?誘供的問題,你們問我了嗎?你們要這麼幹,咱們只能翻臉。」

孫大午被譽為企業家的良心

現年66歲的孫大午是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公司的創始人,曾經是聞名全中國的「養雞狀元」。他在2005年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被捕前擔任集團監事長。

大午集團是中國500大民營企業之一,有員工9000多人,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

孫大午於1984年創辦大午集團,當時僅1000隻雞、50頭豬的養殖場起步,最後發展成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重點龍頭企業,並蓋醫院,設學校,經營旅館等。

孫大午堅持獨立辦企業,造福普通民眾和職工,拒絕和權力勾結的事蹟,受到廣泛傳播,孫大午亦被媒體譽為企業家的良心。

孫大午曾公開說,大午集團「不以盈利為目的,而以發展為目標,以共同富裕為歸宿。」

網上資料還顯示,孫大午辦醫院,當地村民與員工只要花人民幣一元就能就醫;他辦農民技校,讓當地村民免費上學。

孫大午經常參與政治討論,表達自己的看法。2015年,孫大午撰文公開支持維權律師。2020年,孫大午也曾在網上表達對許志永等維權律師的讚佩之意。外界普遍認為,孫大午因言獲罪。

孫大午等約30人同時被抓捕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孫大午及其親屬以及集團子公司法人等約30人突然被當局抓捕。之後,包括孫大午妻子劉會茹等部分公司高管也被批捕。

2021年4月22日,多家媒體報導,孫大午已經於4月21日被中共當局正式批捕。

當天,「孫大午案」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7名當事人的家屬,分別收到了逮捕通知書。至此,包括孫大午在內的大午集團主要負責人基本被全部批捕。當地政府已派出29個工作組接管了孫大午的公司。

5月7日,維權網消息稱,「孫大午案」的多位辯護律師先後收到高碑店市法院通知說:大午集團、孫大午等21名被告人或被告單位被控9項罪名,包括: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強迫交易、妨害公務、聚眾衝擊國家機關、非法採礦、非法占用農用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詐騙。

「大午案」由河北高碑店市檢察院起訴至該法院,從檢察院到法院的程序僅僅用了不到10天,而且包括5天假期。

該案的法律辯護團隊表示,「大午案」的卷宗及鑑定材料多達348冊,在短短的10天審查起訴期間內,幾乎無一辯護人能夠完成閱卷、會見當事人等。

由於「大午案」被如此快節奏的被起訴至法院、召開庭前會議,不給辯護律師閱卷時間、嚴重侵害辯護權的情況,大午案律師們一直十分擔心,法院會不顧閱卷需要時間的情況、不顧訴訟程序快速安排開庭。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 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