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引狼入室 劉文彩家族的悲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今天,我們就接著上期的話題,和大家了解下真實的劉文彩,以及他們家族的那些不為人知的經歷。

如果大家到四川安仁鎮大邑縣旅遊,會看那裡有一個4A級景點,叫「大邑劉氏莊園博物館」。這是1997年新改的名字,之前叫「地主莊園陳列館」。這兒原來就是當地大地主劉文彩的私人莊園。

走到裡面,會看到一組用泥巴塑造的大型群雕塑像,114個真人大小的人物,有100米長。這是1965年6月,四川美術學院的師生們以劉文彩為原型,臆想創造出來的,描述著所謂的劉文彩的種種罪惡,包括私設地牢、草菅人命,甚至喝人血、吃人奶等等。

這組群雕創作出來之後,相關複製品不僅在國內巡迴展覽,甚至還到日本、法國、加拿大等國展出。從此,「劉文彩」成了「惡霸地主」的代名詞,當時人們提起他,沒有不咬牙切齒的。

水牢」是真實的嗎?

那麼,劉文彩是真的如中共所說的那樣罪大惡極嗎?

我們先來看看「地主莊園陳列館」中,最為人們所熟知的,也是最能引起人們憤慨之情的「水牢」。水牢的解說詞是這麼說的:劉文彩在佛堂側祕密修建水牢,工人在完工後全部被殺害了。中共還宣傳說,劉家在水牢裡虐待欠租的人。這個水牢,只要進去就沒有活著出來的,除了一個人——冷月英。

這個冷月英是誰呢?她原本是當地一個大字不識的農婦,就因為她所謂的「水牢」經歷,後來被中共樹立成「憶苦思甜」的模範,先後被提拔成農場場長、鄉黨委書記等職,並在全國巡迴演講。

其實,最早提出「水牢」這個名詞的就是冷月英。早在1951年的一次會議上,冷月英說:「1943年,我因欠了地主劉伯華五斗租穀,剛生孩子3天,就被蒙上眼睛拋進了劉家水牢關了7天7夜。」這個地主又是誰?他是劉文彩的親侄兒。根據這層關係,1954年元月,大邑縣舉辦「農業合作化」展覽,以實物模型為主,配以圖片解說,提出「冷月英坐劉文彩家水牢」的設計方案,得到了主管部門認可後,籌辦人員就按設想開始「布景」了。

1958年,「地主莊園陳列館」建成了,就全盤照搬1954年製作的劉文彩水牢模型,給劉文彩莊園西側的一間地下室灌上水,仿製了鐵囚籠、三角釘等刑具,以及血水、血手印,然後向社會開放。與此同時,創造「水牢」概念的冷月英也沒閒著,開始到處聲討劉文彩的滔天罪行。

冷月英說的時候,常常聲淚俱下,可是這些事都是真的嗎?文革結束後,有調查真相的記者找到冷月英,詢問劉文彩和水牢的事,她顧左右而言他,拒絕正面回答,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你們追著我問什麽?又不是我要那樣講的,是縣委要我那樣講的。」

評論家笑蜀在1999年11月出版了一本書《劉文彩真相》,書中披露,從1981年開始,「地主莊園陳列館」派出專人採訪了七十多名知情者,翻閱了大量文史檔案。經過一年多的奔波,水牢人證一個也沒找到,物證同樣不見蹤影。「地主莊園陳列館」向主管部門送呈的《關於「水牢」的報告》稱:綜合我們掌握的材料,可以初步肯定「水牢」是缺乏根據的。

就這樣,到了1988年,四川官方正式承認了地主莊園陳列館中的「水牢」實屬編造,於是那間地下室的水被抽幹了,從此掛上了一塊寫著「鴉片煙室」的牌子。不過,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對這個「鴉片煙室」的說法也不贊同,他說:「鴉片很容易潮解。誰把鴉片放在潮濕的地方?不符合常識。」那這個小屋到底是幹什麼用的?按劉小飛的說法,其實就是劉文彩存放柚子的地方。

現實生活中的劉文彩

看來這一切都是一場精心設計的彌天大謊,那麼現實生活中的劉文彩又是什麼樣呢?

據《劉文彩真相》一書介紹,劉文彩一生樂善好施,熱心於公益事業,不僅給家鄉修水利、修路還興建學校。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說,1942年,劉文彩幾乎耗盡全部家產,出資3.2億法幣,修建了當時全四川,乃至全國師資設備最好的文彩中學,並捐出一千畝田作為學校公產。

這3.2億法幣是什麼概念呢?劉小飛說,這在當時可以購買大約4,400畝上好的良田。劉文彩修建學校純粹是為了培養人才,對於家境貧窮而又有天賦的學生免收學費。

劉文彩的故事流傳到海外之後,也引起了一些西方人的興趣。2016年,美國《紐約時報》還派記者前往四川進行調查。當時記者採訪了在孔裔國際公學外賣刺繡工藝品、已經89歲的老人戴榮耀,她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如果你問我,這裡的人是否認為劉文彩是好人,那是沒的說。」

看到這兒,觀眾朋友是不是覺的,對劉文彩的印象被顛覆了?

下面,再給大家講一段劉文彩和他的家族不太為人所知的祕辛,提起這段經歷,劉家人就覺得痛苦不堪。

要說這段歷史,有一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劉文彩的弟弟、民國時期的軍閥劉文輝。據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介紹,1942年,與蔣介石早有嫌隙的劉文輝在重慶祕密會見了周恩來,並悄然開始了與共產黨的合作。此後,劉文彩開始為當地的中共地下黨提供幫助。

劉小飛說,劉文彩一手把安仁鎮變成了中共的避風港,被國民政府稱作小延安。他母親就曾告訴他,「共產黨地下黨總部就在我們莊園。」劉文彩還曾一次性給中共地下黨350擔大米、幾十箱子彈,還有手榴彈、機關槍。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引狼入室。

錯信中共帶來家族災難

那麼,劉文輝和劉文彩為什麼會從國民黨倒向共產黨呢?

評論家笑蜀還寫過一本書《歷史的先聲——中國共產黨曾經的承諾》,此書摘選了1941年至1946年國民政府統治時期,中國共產黨在報紙、雜誌、書刊上所發表的要求自由民主憲政的談話、文章和評論。比如毛澤東在1944年答中外記者問時說道:「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民主必須是各方面的。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劉小飛說,劉文輝就是相信了這些話,受騙上當了,結果把整個家族都圈了進去。

想起祖輩做出的錯誤選擇,劉小飛痛悔不已。他對記者說,「你說林彪這樣幫助毛澤東,後來什麼下場?共產黨幫助共產黨,最後都沒有得到好下場。像我們這些人會有好下場嗎?這都是教訓,血的教訓。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家族去投奔共產黨,最後落得這個下場。這都是自掘墳墓。我都覺得太羞恥了。」

其實,劉文彩的家族本來有一次脫離中共魔爪的機會的。

1949年10月,劉文彩因肺癌去世之後,他的大夫人,也就是劉小飛的祖母,就打算帶全家去香港。那時,劉文彩留下了黃金六百兩、銀元七千多。此外,劉小飛的祖母還有3萬到5萬銀元,在成都中心地段有三個大門面,有幾個豪華公館。當時,如果要走,對劉家來說方方面面的資源還是很多的,而且他們已經開始賣田產了。然而,劉文輝阻止了大家,他說「劉家會被當作共產黨朋友一樣對待」。

那麼共產黨是怎麼對待劉家這個朋友的呢?在日後的多次政治運動中,劉家的房產被沒收,劉家人被殘酷迫害,甚至虐殺。劉文彩的故事流傳到海外之後,也引起了一些西方人的興趣。2016年,美國《紐約時報》還派記者前往四川進行調查,記載了這樣一個慘劇。

劉小飛的堂兄劉世偉帶著一家人逃到新疆庫爾勒避難。當地村民被政治宣傳中劉文彩迫害農民的罪惡激怒,便將劉世偉用繩子活活勒死,又用斧頭將他的妻子和兩個幼小的孩子砍死了,這兩個孩子,一個2歲,另一個還在吃奶。

宣揚劉文彩「惡行」的政治狂熱80年代漸漸退散。後來,大邑縣當地人希望為劉文彩平反。然而,1989年天安門六四事件之後,重新評價劉文彩的趨勢戛然而止,共產黨收緊了控制。

我們之前提到的《劉文彩真相》一書,也在出版之後很快成為禁書,理由是「這本書否認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合法性」。對此,作者笑蜀回應說,「新民主主義革命本質上是一場所謂的土地革命​​。它革命的對象,就是所謂的整個地主階級」,「這是它整個政權的合法性的根本所在。他們根本就不敢面對事實。」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