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档案】 “四人帮”被关押始末

【新唐人2012年8月5日讯】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死后不到一个月,时任中共主席华国锋,联同中共元老叶剑英、李先念等,发动怀仁堂事变将“四人帮”成员抓捕,指控“四人帮”“篡党夺权”。自1976年10月6日晚8时以后至1977年4月9日,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一直被隔离于由8341部队管辖的防范严密的地下工程的不同区段。

在整个隔离期间,对“四人帮”的言行表现,每天每人有一份简报,直接报送中共党中央高层核阅后,送“江、张、王、姚专案组”办公室阅存。隔离半年之后,1977年4月9日至10日,“四人帮”被8341部队押解秦城监狱关押。

“四人帮”隔离初期焦灼不

据原8341部队政委武建华在《将“四人帮”押解秦城实录》一书中记载,在“四人帮”整个隔离期间,按战备要求,采取了地下、地上严密结合的安全警戒措施加强值班。由8341部队副参谋长、工程管理中队教导员等,昼夜在总值班室值班;工程管理中队在每个隔离点增设四名室外警戒哨;从机关、部队先后选调人员参加隔离江、张、王、姚的室内坐班。严格出入制度,减少进出人员,定制了特别通行证件,哨兵按证件和指定的名单放行。

江青的隔离室,有一较宽大的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扶手沙发椅子,地板上铺有化纤地毯。卫生设备齐全。但江青还不时找茬,嫌菜咸、菜硬、菜老,说屋内有风。她拒绝室内卫生自理,拒不扫地、擦桌、刷马桶。特别是对原来在她身边工作的护士马晓先,更是白眼相视,怒气满脸,甚至仍以“首长”自居对马晓先大发雷霆,且不听劝阻,不听警告。她还说:“主席尸骨未寒,你们就对我这样。”

姚文元关进去之初,不时地探问:“这是谁叫你们干的?”“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这是什么地方?”甚至借用开饭的机会,听到汽车声响就往室外跑,想看个究竟。当监护人员阻止他时,他竟谩骂监护人员!

一个月后“四人帮”逐渐平静

当时规定他们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略微高于机关工作人员的水平。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的伙食,由中南海东八所机关食堂供应;江青的伙食,由“八区”的机关食堂供应。开饭由专人管理,汽车送饭。早餐备有稀饭、馒头、牛奶、小菜,中晚餐多是一荤、一素、一汤,米饭、馒头等。水饺、面条、大饼、油条等花样经常调换。

张春桥曾有几天不吃饭,只喝一点水。问他“要绝食吗?”他说,不是绝食,有点感冒。经部队卫生员诊治,几天后恢复正常。他每天看书的时间不少,主要是看《毛选》,看得很仔细,点点画画,眉注不少,有时也翻看《列宁选集》。除看书外,每天都在室内走走转转,低头或仰首长思。

王洪文进点后的两个多月,每天每餐只喝一碗稀饭、吃一点小菜。问他为什么?他说吃多了肠胃不舒服。两个月后,逐渐习惯,吃饭也正常了。王洪文不看书,也不多活动,只是呆坐着。工作人员看他有时手脚不太灵便,偶尔有点幻觉反应。

姚文元一直胃口很好,能吃、能睡、能喝,有时晚饭剩下的饭菜,他自己把它留下来,午夜加热后作夜餐吃。姚文元每天都看《毛选》或《列宁选集》;时常在室内走动,弯腰甩胳膊,活动四肢。在“四人帮”中他是话最多的一个。在隔离期间,他的健康状况一直不错。

江青后期饮食一直正常。她愿吃洋葱头,喜欢吃苹果,并提出要吃点粗粮,吃点长纤维的菜。在隔离期间,她间或看点《毛选》,躺的时间比较长,有时熟睡,有时似睡非睡。每天在室内打一两次太极拳。

江青同监护人员中的女同志有时也说几句,比如:“小同志你困了”,“小同志我要喝点水”。有时她也问“是不是邓小平上台了?”“是不是邓小平叫你们干的?”这些都被监护人员给顶回去了。

江青每天都写日记,一次开饭时,她在吃饭,把本子敞在桌子上,马晓先看到她写的:“这些人对我这个样子,连马晓先也对我很不好,她是踩着我的肩膀往上爬的。”1976年12月26日,清晨起来,江青就坐在床上,翻开《毛选》,注视着封页上毛主席的像,长时间地沉思默想,不时掉下眼泪,有时泪流满面。江青此刻在想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四人帮”被押解秦城

在整个隔离期间,对“四人帮”的言行表现,每天每人有一份简报,直接报送中共党中央高层核阅后,送“江、张、王、姚专案组”办公室阅存。隔离半年之后,中共中央决定将“四人帮”交由秦城监狱关押,移交国家司法机关惩办。1977年4月7日晚,汪东兴约请公安部部长赵苍璧、副部长于桑,北京卫戍区第一政委吴德、司令员吴忠和8341部队政委武健华,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召开了交接工作的准备会议。汪东兴交代了任务,要公安部做好接管的各项准备工作,8341部队要完成好押送任务,北京卫戍区作必要时的接应。特别强调行动要保密。

秦城位于北京西北郊昌平县境内,距中南海75公里,汽车中速单向行驶,需1小时10分钟。出城后,沿路两侧大部是开阔地,秦城附近,有起伏的丘陵,桥梁、涵洞不多,有利于夜间行车。

为缩小知密范围,押解人员没有重新组织,只是把原来各行动小组的人员集中起来,统一指挥调度。武器弹药齐备,除短枪外,还配有速射武器冲锋枪、轻机枪及手榴弹等。备有三辆红旗轿车,其中一辆是防弹保险车,采取精干隐蔽、深夜突然行动的方案。对“四人帮”分批逐个地押送。

1977年4月9日零点开始行动。第一个被押送的是王洪文,他被铐著,押上防弹车,坐在后排当中。左右仍是原来擒拿他的霍际龙、吴兴禄,二排坐着两位手持冲锋枪的队员,组长李广银坐在司机旁。防弹车的前后,各有一辆警备车,坐满全副武装处于临战状态的行动队员。车辆出中南海东门至德胜门方向,经沙河镇拐弯直奔秦城,一路畅行无阻。9日1时10分到达秦城。交接双方,办理手续,移交随身携带的杂物。王洪文被狱方带进一间宽敞明亮、有抽水马桶的牢房,并立即换上犯人穿的号衣,开始他的铁窗生活。

9日3时,车已回到中南海。第二个被押送的是张春桥。同王洪文一样,他被铐住两手,押进保险红旗车,在前后警备车的警戒下,沿着预定路线,于9日4时许,移交给狱方。张春桥依然一言不发,板著一副阴沉僵硬的面孔,被押进牢房。

1977年4月10日零点,开始了第二天的行动。第三个被押送的是江青。组长高云江、队员黄介元在临上车之前,拿着手铐跟江青讲:“今天要换个地方,带上这个吧!”她没有吭声,缓缓地走进洗手间,上完厕所后,站在镜子前面梳头。出洗手间,她顺从地戴上手铐。她原来的女护士马晓先坐在二排副座上。另一监护她的女同志陈世冠坐在前车上,她负责江青的衣服杂物的登记管理。江青一路无话。到了秦城下车时,周围站了不少监狱的工作人员。江青伸出两只铐著的手,抬着头,脚步挺快,不时向两边张望。两名女狱警,带着她进了牢房,换了号衣。关押江青的牢房与“四人帮”其他人所在的牢房一样,房间较大,通风、采光、卫生设备都比较好,是秦城监狱中一流的牢房。

10日凌晨3时,姚文元是最后一个被押送的。在执行过程中,他无异常反应,比较顺从。

中共高层举行庆祝宴会

至此,在8341部队隔离监护187天的“四人帮”,于1977年4月10日5时前,已全部移交秦城监狱关押。1977年4月12日下午5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京的全体人员,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与8341部队执行粉碎“四人帮”任务的全体人员合影,事后每人都保存了一张精放清晰的照片。当晚6时许,政治局全体人员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与执行任务的8341部队人员一起,举行庆祝宴会。时任党中央主席的华国锋、副主席叶剑英在主席台就座。出席便宴的还有耿飙,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政委杨俊生、副司令员邱巍高。

1980年9月29日,中共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成立,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兼特别法庭庭长。1980年11月20日第一次开庭,对江青等人进行公开审判。1981年1月25日上午宣判,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阴谋颠覆政府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策动武装叛乱罪等罪名,判处江青和张春桥死刑,缓刑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姚文元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江青于1991年保外就医期间在北京酒仙桥居所自杀身亡。王洪文于1992年病死于北京复兴医院。张春桥于2005年因胰腺癌死于江苏江阴市。姚文元亦于2005年因糖尿病死于上海。

原标题:8341部队将“四人帮”押解秦城监狱始末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