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01月18日讯】中国大陆媒体本月初报导,中国摇滚乐的标志性人物崔健,可能登上央视马年春晚,演唱其80年代的代表作《一无所有》。然而大约两星期后,崔健的经纪人首次向本台曝出崔健不会上春晚。纽约时报之后也证实,由于拒绝接受审查,崔健最终不会登上春晚的舞台。那么这首《一无所有》,触动了谁的敏感神经,究竟会不会唤醒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来走进崔健,和他的《一无所有》。

崔健,曾被誉为“中国摇滚乐的教父”。1986年,就是这首《一无所有》,让这个当时才25岁的年轻人,一举登上中国摇滚乐坛的巅峰。

但大红大紫不过4、5年,崔健便遭到当局封杀。曾经的“教父”,辗转于一些边缘化的演出。历经20多年岁月坎坷,当年锋芒毕露的年轻人转眼已过50知天命的年龄。崔健的嗓音,更加苍哑了。

“我曾经文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但歌声里的反叛,却一如多年前。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在充满动荡的1989年,在血腥屠杀的前几个月,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群中,充斥着一种无力的悲怆感。广场上的学生们不断唱起这首《一无所有》,作为这种心境的真实写照。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吾尔开希:“这首歌和这几个字,体现出我们的一种心情。可以想像我们这一代人,我们有过什么。”

1989年5月19号,崔健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他几乎是呐喊著,嘶吼著唱出了那些连续几个月一直回旋在广场上空,几乎所有人都已耳熟能详的旋律。他用歌声鼓励已经绝食多日的学生。——广场上沸腾了。

美国记者哥拉瑟:“了不起的地点,了不起的时刻,了不起的新闻。这里是星期五早晨的天安门广场,今天,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人民广场。一百多万中国人来到这里,要求民主自由。”

十几天后,在机枪扫射和坦克的轰鸣声中,天安门广场上的歌声戛然而止。

“一颗流弹打中我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

天安门屠城后,崔健在1990年为亚运会的义演中,特别演唱了这首1987年,原本为纪念中越战争而创作的《最后一枪》。但在歌声结束后,他富有深意的说,“我们希望去年听到的枪声,是最后一枪。”

“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

崔健随后被中共当局封杀。他的经纪人透露,虽然没有明确的禁令,但崔健经常遇到麻烦,出版专辑和商业演出都面临着一些政治压力。虽然渐渐淡出主流舞台,但崔健已成为一代人,对一段记忆的一个封印。近年来,虽然他已逐渐被解封,开始登上一些地方卫视的舞台。但没人料到,央视的春晚竟会向他抛开了媚眼。

在消息引发的哗然中,最多人问的是:老崔知道这只是当局作秀式的姿态吗?他会配合官方修改《一无所有》的歌词吗?那个曾经支持学生、叛逆的摇滚教父,会向强权低头吗?

1月16号,崔健的经纪人尤尤对本台记者表示,崔健最终不会去参加春晚的表演。尤尤在之后也向纽约时报表示,“我们不接受审查,我们不会修改歌词。”

20年岁月如梭,2013年崔健在接受《南华早报》时说,“大多数年轻人已将政治遗忘。”

而评论人说,过去的我们精神富足,物质匮乏﹔可今天,我们有了物质的丰富,但精神匮乏、理想坍塌。20多年后,如果再唱起这首《一无所有》,人们会发现,它仍然没有过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