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04月05日讯】男:在台湾的很多社会运动中,我们常常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四处为受迫害、无助的人民发声!

女:他就是此次“太阳花”学运的发起人之一陈为廷,他是近年来,在台湾曝光率最高、最红的学生,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他站在街头、和在镜头前慷慨激昂、冲锋陷阵。

男:那么,陈为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太阳花”学运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今天的一周人物,就带大家来了解。

太阳花学运总指挥陈为廷:“因为议场还是我们重要的,精神上的堡垒,希望各位能够持续的镇守立法院,那同时,在凯道七点结束之后,我们会把群众,持续的引回立法院,我们周遭的堡垒现场,然后持续的占领,直到政府给我们正面的回应。”

这是3月30号占领总统府的凯达格兰大道,活动前的准备,指挥之一的陈为廷,冷静的告诉在场的学生注意事项。

4月1号,国民党再次安排由立委张庆忠来主持服贸审查,引发争议,当时陈为廷对着张庆忠大喊“不顾民意,强审服贸”,不过话才出口,就被驻卫警连拉带拖,架离现场。

白天的他率领学运大军不惧强势政权,晚上却被拍到,睡在立法院桌子下,手上还抱着一只可爱的拉拉熊。早在两年前就有媒体曾专访过陈为廷,当时拍下他的房间里,全是布娃娃,猫、狗、兔子、当时他说因为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所以这些布偶,就像是他的家人。

家庭成长背景,让年纪轻轻的陈为廷,高中时就懂得开始思考社会正义。高三时,台湾爆发了野草莓学运。学运正好就在学校附近,当看到电视报导和他在现场看到的事实完全背离,整整一个月,他过着早上上课,下午就跑到现场参与活动的日子,也开启了陈为廷的学运之路。

几年下来,陈为廷成了学运的灵魂人物,不论抗议高学费,还是抗议媒体垄断,陈为廷总是站在队伍最前面,振臂疾呼,甚至爬上人群对抗镇暴警察,他的行动并非作秀,而是成长经验的累积。

太阳花学运总指挥陈为廷:“我是一个孤儿,我爸爸妈妈都已经过世了,我苗栗家里也都没有人住,上了高中之后,回到苗栗就是没人住在那个地方,必须要问自己,我是哪里人这个问题,我发现我每次说我要回家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意义?回家?”

陈为廷的父母都是工人,他的爸爸在他出生前三个月,因为车祸过世,妈妈在他十三岁癌症离开,也因此,陈为廷对于弱势团体更有同情心。他说过,社会大众看到他们从事社运活动时,只看到他们愤怒的一面,可是在愤怒的背后,隐藏的是他们对社会的关怀和爱。

从高中到大学,陈为廷就读的都是台湾顶尖的学校,目前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的研究生,多次参与社会运动,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华隆工运、苗栗大埔事件、反教育商品化、反媒体垄断。其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苗栗大埔案,引发被征收户张森文自杀。苗栗县长刘政鸿晚间不顾丧家反对强行前往吊祭,过程中被陈为廷丢鞋,结果一丢成名,被网友封为“丢鞋哥”。

太阳花学运总指挥陈为廷:“我想要问这个社会,我们是不是对这些有权力的人,太过宽容了。”

“太阳花学运”还没落幕,陈为廷在脸书上贴文,“举步惟艰。但带着各自伤口,也要鼓青春之勇,持续向前。在一个充满问题的年代,你只能让自己写下答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