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04月23日讯】中共党媒人民网21号发表文章称,周永康之子周滨,涉巨额贪腐,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显示周永康案离正式公布或已为期不远。不过在这颗政坛重磅弹引爆之前,多名涉案人员却非正常死亡,让周案最终如何定调平添变数。来看记者林澜的报导。

路透社消息称,周永康家族已有超过900亿人民币被冻结或没收,在过去4个月,有超过300名他的家属和亲信被扣查或问话。然而在此期间,多名与其有交集的人员非正常死亡。

本月初,前重庆打黑先锋周渝在一家宾馆身亡,当局宣称其自杀。

一个月前,周永康最后一任秘书的妹夫、银行证券员工王垣腹部中刀身亡,当局宣称也是自杀。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有一些显然不是自杀,即便是自杀,那他为什么自杀?这里面就有很多疑问。”

早前,大陆知名传媒集团“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因与周永康心腹李东生有交集而被带走问话,期间突然身亡。

更蹊跷的是今年初,美国休士顿一位石油工程师孙茂业,一家四口遭行刑式枪击头部身亡,有外媒指他与中石油在美国的采购有关。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周永康他们那边可能觉得,哪怕是当时是他们自己一派的人,他现在害怕他供出更重要的事情来,所以他们也可能采取灭口的措施。”

中共涉案官员或相关人员“被自杀”并不罕见。2012年的王立军案,就报出薄谷开来在王立军逃至美领馆前后,炮制了一份虚假的医院诊断书,称王立军患有抑郁症,有轻生的念头。但王立军最终在美方干预下,直接交给更高层处理,逃过了在薄熙来手下“被自杀”的命运,也同时也牵出了薄熙来、周永康阴谋政变的重重黑幕。

有分析认为,在中共官场,一些低阶官员常常 “被自杀”,以停止案件被深挖或追溯到更高级别。而对于周永康这样的高阶官员,无法“被自杀”,如何给他定罪,就成为令当局棘手的难题。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最主要的原因,是你要给他(周永康)定什么罪名,才能够比较好的和其他问题相切割。如果切割不干净,再加上党国的最高秘密他都知道,那对周永康的审判,势必就成为对共产党的审判。”

专家指出,周案至今还没公布,显示不同派系的权力拉锯还在继续。一派忙于把案件做实,而另一派还会有什么动作,值得继续关注。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