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02日讯】7月31日,曾长期担任“炎黄春秋”副主编、有“董狐笔”之称的中国军旅作家刘家驹去世,享年86岁。他临终写下“千字留言”,揭中共篡改历史的恶行。

对于中共篡改历史的恶行,刘家驹临终前仍指责,“我曾渴望领导人中有良知者会向国人作出深刻的忏悔,可叹的是由期望、失望变成绝望”。

血腥、丑恶的中共史实

刘家驹在中共军报担任编辑期间,通过编发战争回忆录,对红军时期,抗日战争,国共战争的方方面面的史实查询,走访当事人,发现不少歪曲历史的“血腥的、丑恶的史实”:

中共杀“AB团”10万人

“AB反赤团”,是1926年北伐战争时期国民党内的反共者成立的(Anti-Bolshevik)“反布尔什维克”组织,早在1927年就已解散。

1930年10月,毛泽东为了剪除赣西南地方红军李文林等异己,以“肃反AB团”名义,率先在其掌控的红一方面军中发起了肉体消灭的大清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从4万多名红军中肃出了4400多名AB团成员。

12月清洗延烧到中共在江西的中央政府所在地富田,开始在中共的省行委、省政府和红二十军里抓AB团。

中共对抓到的犯人用刑,不招供不停刑。具体用刑的方法有:“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手指甲内,火烧下身、小刀割肉,在各县的刑法种类,无奇不有”,甚至还“间有残酷办法,剖腹剜心”。

据中共党史记载:肃反运动在短短2、3年间,处决了7万多被定为AB团的红军、2万多所谓“改组派”、6200多所谓“社会民主党”。

毛泽东的秘书李锐曾在《王实味冤案始末》序言中说,从“富田事变”打击AB团开始,有10万共产党人死于自己人之手。

四渡赤水 共军大逃窜

毛泽东自称四渡赤水是他的“最得意之笔”。但实际情况是:共军四渡赤水期间,碰壁川军之后连续“乱碰乱撞”,打了一连串的败仗、窝囊仗,而且带来了部队的极大消耗和战斗力的损失。当时曾遭到林彪的反对,林写信给中央,要求纠正,认为走了冤枉的“弓背路”。

据聂荣臻回忆,当时,林彪曾给彭德怀打电话:“现在的领导不成了,你出来指挥吧,再这样下去,就要失败。我们服从你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

毛为此曾斥骂林彪:“你还是个娃娃,懂得什么,必要的路还是要跑的。”

“平型关大捷” 中共是“逃兵”

据亲自指挥平型关战役的刘茂恩将军的回忆录记载﹕以后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400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后,乃以“以大吓小”的手法乘机出袭,虚晃一下就逃之夭夭。中共为了掩饰他们随便逃走,后来竟夸大宣传什么“平型关大捷”,以欺骗世人,从此便不听中央,到处游来游去,袭击国军,破坏抗战。

彭德怀于1942年12月18日,在太行区营级及县级以上干部会议上,说:“平型关是一次完全的伏击战,是敌人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结果我们没有能俘获一个活日本兵,只缴到不上一百条的完整步枪。”

毛批百团大战 帮了蒋介石

刘家驹指,中共宣扬的百团大战,只出动三万一千人,打了几个小仗,还夸大了敌人的伤亡。

1940年8月,由彭德怀主导发动、指挥了针对华北日本占领军交通线、据点、封锁沟为主的进攻战役,投入了105个团,俗称“百团大战”。

不过,实际战果并非是如中共宣传的那样给予了日军沉重的打击,反而是日军损失较小,中共损失不小,还引起了日军的多次“扫荡”,中共二三年来建立的所谓“抗战根据地”几乎被扫平。

后来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也因此遭到了毛的批评,指其是“执行投降主义路线的一大罪恶”。毛称“主动出击日军是帮了蒋介石。当时是共产党、国民党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从中发展壮大。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

长春饿俘战 中共兵不血刃

刘家驹斥责,国共战争期间,中共还在东北制造了令人心冷齿寒的死城、鬼城、血城。

1948年的长春围困战是辽沈战役的一部分,始于1948年5月23日,终于10月19日。当时,中共的东北野战军包围了国民党军队守卫的长春城,实行“粮禁入”、“人禁出”,造成十多万平民饿死的惨剧。长春变成不折不扣的死城,饿俘之城,白骨之城!

10月20日,郑洞国率领的长春守军全部放下武器,中共夺取了长春,代价是十多万平民的惨死。

朝鲜战争 伤亡近百万

朝鲜战争最先由金日成主动挑衅发动。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40分,在苏共和中共的支持下,北朝鲜军队在大雨中突然越过“三八线”,发动了入侵韩国的战争,并在三天之内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今称首尔)。

韩国急向联合国求救。1950年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谴责北朝鲜的侵略,并派遣由15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赴朝鲜半岛维护世界和平。

60多年以来,中共一直对朝鲜战争的始末欺骗国人。毛泽东发动“抗美援朝”迫使“志愿军”在异国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以劣势武器装备,用人海战跟联合国军队的飞机大炮拼杀,造成中共军队伤亡惨重。

苏联官方解密文件称中国死亡人数为100万。美国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披露,韩战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韩国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它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

共军杀人如麻 性乱不止

刘家驹在处理战争史料时也严格遵循“真实”这一原则。在他的作品中大量反映了真实的战争和中共军队残暴、性乱难止的丑闻。

抗日战争结束,众人耳熟能详的太行山“清匪”,“打土围子”唯有他能写出共军的残忍:打开土围子后,共军把俘获的众多的俘虏(包括家属)当靶子,发动了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反人类大屠杀。

刘家驹亲眼看到自己的战友,在朝鲜战争中横尸异国山野,写出“血路,血本,血酬”;在描写对越自卫战的“红军师洗劫越南城”一文中,讲述了中共军队把一座秀美的同禄县掠夺一空。在“军人,女人,性,糖衣炮弹”中,记叙了中共军队从将军到士兵性乱难止的丑闻。

相信历史 相信未来

刘家驹退休后担任“炎黄春秋”杂志副主编11年,这个敢于直面真实历史的刊物却屡遭磨难。

2009年5月22日炎黄春秋网站被封,2013年被彻底关闭,2010年11月炎黄春秋论坛无法访问。2016年,“炎黄春秋”被当局强制更换人事,官方任命的官员取代原来的社长、副社长。2016年7月17日,该刊同仁发表“停刊声明”。刘家驹在重病之中写下“炎黄春秋和它的历史虚无主义”抗议官方的劫收。

刘家驹在生命的最后写道,我匆匆走过85年,自信无愧此生。我的文字,任由历史和后人评说。古人云: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我相信历史。我相信未来。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