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8月10日讯】随着近年来中共官场反腐风暴的扫荡,大批贪腐官员落马,不少曾经的“明星工程”也急转直下,成为烂尾工程。而不管以何种方式处置这些贪官的“烂摊子”,都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大陆媒体《财经》8月7号的报导,盘点了一批落马官员的遗留项目,如,淮南市委原书记杨振超、淮南市原市长曹勇在任时力推的明星工程--安徽省淮南市山南新区神州欢乐园,如今已停工三年之久。淮南奥林匹克公园,则是另一个知名的烂尾工程

而申维辰上任山西太原市委书记后,与万达合作的龙潭片区旧城改造工程,自2014年申维辰落马后,就处于烂尾状态。十年间,约一千户家庭仍在外租房过渡。回迁户承担着高昂的租房成本。

湖南益阳市委原书记马勇主抓的“香港城”项目,也曾红极一时,该项目宣称投资30亿元,目前同样面临困境。

仇和担任昆明市一把手期间,主导中国最大的城中村改造工程,计划改造城中村多达382个,大量农田和树林被毁。仇和落马后项目被叫停,但后遗症却并未结束,大批村民至今未被安置,当地多次爆发群体性事件。

据报导,项目烂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上马之初就未经充分论证,很多一号工程是一把手的个人偏好。专家指这些未充分论证的项目背后,往往伴随着腐败和官商勾结。

江苏国家一级建造师黄根宝:“谁主政谁说了算。确实有很多烂尾的项目,往往一拍脑袋就形成决策,盖一个小区或者搞一个项目,继任者往往就不认账了,他又另搞一套了。中国官员调动也是比较频繁。像西方国家有任期制。”

据指,官员落马后的遗留项目变为烂尾项目,在全国是常见现象。《财经》发现,不少开发商与落马官员是权钱交易的利益共同体。全国11个项目样本中,项目计划投资金额均超过10亿元,个别的甚至达180亿。在主政官员推动下,即使项目上马初期就涉嫌诸多违规问题,开发商也能成功从银行贷款。一旦主政官员落马,银行就不再承担高风险续贷。资金链随之彻底断裂,施工停滞。

民间独立经济学者许世鑫:“烂尾的原因就是地产商资金链的问题,而资金链的断裂一定不是因为地产商自己的原因,就是因为地方政府规划上各方面的问题。这个过程中那些老百姓肯定是受害者,这两年很多这样的事情去上访。”

民间独立经济学者许世鑫表示,烂尾楼问题只是大框架下的小问题,不是中国目前最大的风险。

许世鑫:“烂尾楼是跟金融体系的漏洞有关,金融体系改革也是失败的。烂尾楼的风险远远小于地方政府的风险,政府的风险又远远小于金融系统的风险。从今年6月份已经开始了,央行在不停的放水,超发货币来掩盖这些问题。如果金融系统的风险解决了,地方政府的日子好过了,地方政府的日子好过了,那个烂尾楼的问题就不是多大的问题,只是一系列问题中的一个小问题。”

如何处理这些遗留项目,也成为一大难题。

新华网曾报导,官员落马后,这些大型政绩工程继续消耗大量的公共财政,经常导致“先用几个亿建,再花几个亿拆”。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财经》,即使前任官员不落马,很多继任者上台后也更愿意启动新项目。更别说前任有污点,为了避嫌,就更没有动力去解决遗留工程。

黄根宝:“他也不是不管,他就是被动的。这个决策本身不是经过严格论证的,所以有些项目怎么都出不了效益,所以就荒废了。要真是有利益的话,他也会继续做下去的。”

《财经》梳理的11个典型落马官员遗留项目中,五个重启或重建完成、五个处于烂尾状态、一个被彻底搁置。但报导指,无论重启还是烂尾,对继任者而言,都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采访/易如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