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海外自由亚洲特约评论员高新在12月6日的文章中,披露了刚刚卸任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系统的刘云山当年出访他国,中共花钱买所谓外交“对等待遇”的丑闻。

文章称,刘云山这一类纯粹的“党官”在位期间走访外国大都只能以所谓“党际交流”的形式,而欧美国家愿意以所谓“党际交流”形式邀请刘云山之类的“党官”前去“坐客”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但如果这种邀请不能得到该国政府的背书,就会毫无“正式”可言。

也因此,为了满足李长春、周永康、刘云山这类做到政治局常委级别的专职“党官”出国的愿望,中共驻外大使馆可没少花费心思。文章透露,他们主动去游说一些国家的执政党或者能够与执政党抗衡的在野党的党魁,以邀请他们到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为交换条件,使其邀请这些专职“党官”去其国家一游。对方痛快答应并同意以高级别护卫这些专职“党官”的原因在于:

一、他们受邀去中国访问的所有费用全部都由中方负担,而中方被邀请到他们那里访问的全部费用,则完全是由中共驻当地的大使馆实报实销,包括全部警务费用。比如刘云山访问乌克兰所享受的副总统级的保卫待遇,就是中方大撒钱的结果。

二、可以获得经济援助或相关专案。如刘云山前往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访问时,对方提出的条件并非是警务费用,而是给予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援助或者“合作专案”。刘云山如愿以偿的背后依旧是“财大气粗”的中共大撒钱的结果。

不过,按照文章所言,由于美国从意识形态角度为自己划定的“道德底线”至今还继续被坚守,那就是到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共政权的官员不能以被美国的意识形态视之为“反动”的共产党的“党官”身份,所以无论再怎么大撒钱,像刘云山这样的专职“党官”还是无法正式受邀访问美国。

至于那些出访过美国的中共领导人,包括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在内,都不是以“党内职务”的头衔访问的,而是都以政府职务。即便是他们的随行高官,也是如此。

然而,在这些有兼职的出访的中共“党官”中,有一个中共也是为其撒了钜资,这就是江泽民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前,为了继续控制权力,江泽民不顾随时要急救的身体,于2002年10月下旬开始了其又一次访美之行,其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到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位于德克萨斯的私人庄园、克劳福德农场“吃烤肉”,以此证明两国元首私交甚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江一直通过中共外交部请求布什邀请他去,但讨厌江的布什一直装糊涂,不肯回话,后来实在躲不过去才勉强答应了,而江吃烤肉的代价是中共与美国13个跨国大企业在纽约签署金额高达47亿美元的合约。中共当局将这类“经贸协议”,称为“联系与增进中美友谊的纽带和桥梁”。但显然,这类“经贸协议”,往往都是由中方向美方大宗采购,或者美方向中方盈利企业投资,或者兼并,占取中方企业股份,总的说来,更有利于美方。

而达到目的的江,却只在农场逗留了一个半小时(其中还包括烤肉时间)就被“送”走了,这与曾在牧场过夜的俄国总统普京和英国首相布雷尔等相比,江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

签订有利于美方的协定,只是中共大撒钱的一个部分。在江访美期间,为了躲避随处可见的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不惜每天花20万美元的房费,一连四天包下了芝加哥洲际酒店的485个房间。然而,耗费如此钜资的江泽民,却放着豪华酒店正门不走,却专走垃圾车通道。据消息披露,洲际酒店后面通道窄,单行道只能过一辆车,是垃圾车专用通道。

江的狼狈之相不仅成为当地的笑谈,也让中领馆耗费大量金钱组织前去欢迎的人群“ 打不起精神来”。

事实上,在江泽民时代,已经形成这样一种惯例,但凡中共领导人出访,尤其出访西方重要国家,必要先向这些国家“进贡”,即签订所谓“经贸合作协定”。在法国如此,在德国如此,在美国亦如此。而其背后的秘密就是江害怕见到抗议者,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而为了满足江的愿望,中共驻外使领馆不仅大撒钱,也是绞尽脑汁。

从刘云山、江泽民的出访,中共不得不大撒钱看,中共以及中共“党官”到底在世界各国是什么形象已是不言而喻,只是钱买来了面子,却掩盖不住人家发自内心的鄙视,因为有钱并不代表一切。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