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弘农县有个县尹(官名)姓李,有一个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许配给卢生。卢生长得伟貌长髯,风流倜傥。李氏一家都说:“是个好女婿。”

一日,选定了日子,要招赘他。当时有一个女巫,专能说未来事情,颇有应验。因为与李家很熟,在李家成婚行礼时,也来凑热闹。李夫人平日很相信她,就问:“你看我家女婿卢郎,官禄厚薄如何?”女巫问:“卢郎是不是那个长髯后生?”李夫人说:“正是。”女巫说:“若是这个人,不该是夫人的女婿。夫人的女婿,不是这个模样。”李夫人问:“我女婿应该怎样?”女巫说:“是一个中形白面,脸上没有一点胡须的。”

李夫人很惊讶的说:“以你这样说,我家小姐今日还嫁人不成哩!”女巫肯定的说:“怎么嫁不成?今夜一定嫁人!”李夫人说:“好胡说,既是今夜嫁人,难道不是卢郎的事!”女巫说:“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话未说完,只听外面鼓乐喧天,卢生来行纳采礼,正在堂前跪拜。李夫人拽著女巫的手,隔着后堂门缝,指著卢生嘲讽的说:“你看这个行礼的,眼看着今夜要成亲了,怎么会不是我家女婿?好笑!好笑!”下人们一看李夫人嘲笑女巫,都随声附和著:“这老妈妈习惯扯大谎,这次不准了。”女巫一声没吭。

很快,亲朋好友相聚一堂,来看这成婚盛礼。卢生和两个伴郎,在堂上行了赞拜礼后,新人入房。卢生将李小姐灯下揭掉盖头一看,吃了一惊,打了个寒噤,叫声:“啊呀!”往外就走。亲友问他,也不开口,直走出门,跨上马,连加两鞭,飞也似的去了。亲友中有人就赶快追过去问问怎么回事,卢生不肯说出缘故,只是摇手说:“成不得!成不得!”没有办法,几个亲友回来把卢生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个李县尹听了后,气得目瞪口呆,大喊道:“成何事体!成何事体!”寻思:女儿貌如花,为何如此呢?干脆叫大家看个明白!于是就请众亲友到房门前,叫女儿出来拜见。李县尹指著女儿说:“大家看看,这个便是许配给卢郎的小女,我的女儿是不是貌很丑?今天卢郎一见就走,如果不让大家见见,大家会认为是什么怪物呢!”众人抬头一看,果然风姿绰约,绝世无双。

亲友们议论纷纷:“是卢郎无福”,“卢郎无缘”,“日子差池,犯了神煞”等等,乱说不停。李县尹气忿忿的说:“想那卢郎今晚不可能了,宾客里面有愿聘的,今晚就可成婚,众亲友可以在此做证明,都是大媒人。”有一个人从宾客里出来,走上前,不慌不忙说:“小子不才,愿做上门女婿。”众人一看,这人姓郑,是拜过官职的人,长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下颌上一根胡须都没有,人很标致。众人齐声喝彩:“如此小娘子,该配此才郎!况且年貌相等,门当户对。”当时就推两位年高的为媒,选一年少的做伴郎,请出女儿交拜成礼,入了洞房。

因为女巫有言在先,这一下李夫人一家子都相信了,再也不敢嘲笑女巫了。成婚之后,郑生遇着卢生,他们两个本来关系很好,郑生就问:“那晚为何如此?”卢生说:“小弟揭下盖头,看到那个女子两眼通红,大如灯盏,牙长数寸,爆出口外两边,哪里是个人形啊?与殿壁上画得夜叉没什么两样,胆都吓破了,不走还干什么?”郑生笑着说:“已经嫁给我了。”卢生说:“你不怕吗?”郑生说:“请到我家里来,请出来与兄相见。”卢生随郑生到家,李小姐梳妆出拜,天然美貌,绝非房中前日所见模样,懊悔不已。后来听说了女巫的预言,晓得因缘是个定数,叹口气罢了。正是:

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晓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