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1月29日讯】1986年春,原任中共《解放军文艺》副总编刘家驹撰写林彪传。他历经几年功夫,通过搜集知情人的眼见耳闻,获取了大量史实。他表示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是无罪的。“林彪反革命集团”根本不存在;《五七一工程纪要》证明了林立果的“小舰队”是一帮对中国前途很有先见之明的人。

林立果曾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文革时辍学,1967年加入空军,成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秘书,3年后升为副部长,掌管空军所有事情。

2011年,《华夏文摘》刊载林彪亲信周宇驰之女向红的文章《回首文革四十年有感》。文章说,1971年3月,在看到毛泽东和文革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后,林立果和3个朋友一起写下了至今令人惊叹的武装政变计划《“五七一工程”纪要》(意思是“武装起义”),痛批毛泽东和中共暴政。

“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份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受骗被利用,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林立果们希望用“武装起义”推翻毛暴政,“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政治上,经济上,组织上得到真正解放。”

不少学者认为,林立果对中共的认识至今没有过时,他们不仅谴责毛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行的是“法西斯主义”,而且知道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

统治集团腐败 昏庸无能

《纪要》首先列举了当时中国所面临的问题:1970年8月庐山会议后,中国“政局不稳,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右派势力抬头。军队受压,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层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

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林立果等人指,毛泽东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他们的革命对像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

在林立果看来,毛泽东“不仅挑动干部斗干部、群众斗群众,而且挑动军队斗军队、党员斗党员,是中国武斗的最大倡导者。他们制造矛盾,制造分裂,以达到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巩固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的目的。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天拉这个打那个;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甜言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

“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注:指毛岸青)也被他逼疯”。

林立果还认为毛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像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经过一番思索,林立果等人决定先发制人,“以暴力革命的突变”来应对毛将对林彪发起的政变,否则一旦毛政变成功,“不知有多少人头落地,中国革命不知要推迟多少年”。

尽管计划最终泄露,起义失败,林立果、林彪等人折戟蒙古,但林立果对毛和中共的认识,不仅让那个人云亦云、敢怒不敢言的时代有了响亮的异见之声,而且让至今都不敢对毛和中共进行深刻揭露的毛左们汗颜。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