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9日讯】在很久以前,在柳条边这嘎达(地方),有的叫“烧锅屯”的屯子,屯子里有个姓张的开烧锅做酒的小财主,省吃俭用家里有俩钱,请了个私塾一心供儿子张进读书,希望孩子有出息,将来考取个名分好出人头地。都十四五岁了,除了读书识字,是啥活都不让他干。

有一年的一天,夏天天长,吃完晚饭天还没黑,张进出外散步就走到了屯边大榆树下,看见一个老头在地下摆弄核桃,嘴里还不停的叨咕:“核桃,核桃,和得来就合,合不来就逃。是婚姻棒打不回,不是婚姻拉都拉不住。这个配那个,那个配这个。”

张进感到奇怪,就上前问:“大爷,您这是干啥呢?”老头说:“孩子,我这是月老给人配婚姻缘分呢。”

张进一听来了好奇心,就说:“大爷,那您给我配配呗,看我将来媳妇在哪?”老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把几个核桃在地上摆弄了几下就说“配好了,你的媳妇还比你小不少呢。”“大爷,那您能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吗?”“孩子,你顺着我指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大约过了500米开外,有棵老榆树,再往前走有一家柳条杖子,院里养条大黄狗的那家。这家屋里摇篮里的孩子就是你未来的媳妇。”

张进听了老大不高兴,心里想这老头尽瞎掰,摇篮里的孩子才多大呀,我都十四五了,他怎能是我媳妇呢?心里虽说不太信,但也掂心是回事。就按老头说的方向想看个究竟。别说,还真有这么一家,院里的大黄狗看着他进了院也没哼没咬,你说奇怪不,好像进了自己家一样。

进屋一看,摇篮里真有个女娃,正甜甜的睡的正香。张进心想,我不能要这么小的媳妇,得啥时候长大啊,就顺手使劲推了摇篮一把,没成想劲用大了,摇篮撞到墙上,震掉了摇篮上挂的铜铃铛,正好砸在孩子的脸上,哇的一声,孩子被砸醒哭了。张进一看事不好,撒腿赶紧就跑了。

张进回去后继续用功读书,又过了十几年时间,到了应考机会,应试下来就中了状元。监考大人亲自给他提了亲。那个年代,不入洞房都不知媳妇啥样。尤其是监考大人提的亲,那就更没得说了。好孬都得认命了。

结婚那天,一看这媳妇这摸样还真够漂亮,但仔细一看,就发现媳妇眉毛当中缺了一块眉毛。张进就问媳妇是怎么回事?媳妇说别提了,就说我家在哪住,我还在摇篮里的时候,也不知是哪来的野小子,闯进我家,弄掉了摇篮上的铃铛砸到了我的眼眉上,从此就落下了这块疤痕。

张进一听就明白了,心里话这真是天定情缘,想逃都逃不掉。又不好意思跟媳妇说明白了,就找来画笔,亲自给媳妇把缺的眉毛给描上了。打这以后,就留下了女人喜欢描眉增添美姿的习惯了。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