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9日讯】中共网信办原主任鲁炜,成为当局定性“罪名最全”、“用词最狠”的老虎。外界质疑,如此“一无是处”的人为何在中共体制中一路高升。日前,又有网文披露鲁炜从新华社调任北京市宣传部长后,因“满嘴跑火车”成为官场笑料

实名认证为北京演艺集团副总经理李龙吟的博主“关东散人”,近日在网上发文回顾,鲁炜从新华社副社长空降北京市宣传部长后,开始在北京市各个单位视察。当时,各单位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个大忽悠!”

文章举例,鲁炜在视察北京演艺集团说:“你们的办公条件不行。我要给你们盖个北京演艺大厦。马上开始筹备,三年内一定建成。”但在场的所有人没有激动,只有发愣:这个人太不靠谱了。因为新建大厦牵扯到各个政府部门,一个市宣传部长根本无力打保票。

几天后,鲁炜可能意识到话说过头了,对北京演艺集团的人改口称,“我要给你们建的是心中的演艺大厦。”

接着,鲁炜视察北京儿童艺术剧院时,又提出要马上花几十万在全国征集儿童剧本。在场的人提醒:“目前中国专门从事儿童剧创作的人不过五个,儿童剧创作不是花钱就能征集来的。”

结果鲁炜当场大怒:“我看全国写儿童剧的五十个也不止。我就是要花大钱卖儿童剧,你们办不了我来办。”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

文章称,鲁炜还斥资八千多万人民币,逼着有关部门排演了一台上千人的晚会,演了三场,还要求把这台晚会搞到香港去演出。演出单位多次努力也做不到,被他一顿臭骂。

此外,鲁炜还提出要在北京天桥地区三年内建成100个剧场,有人表示不可能实现。鲁又破口大骂:“谁破坏老子的好事,我就让他没有好果子吃。”

结果直到鲁炜倒台时,天桥只建成了一个剧场,还在艰难地经营。

鲁炜还曾大力支持在北京七九八园区建一个模仿澳门“水舞间”的剧场,有人提醒北京的地下水现状不适合建这种剧场。鲁斥责:“你懂什么,你看我能不能建成。”

文章称,就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满嘴跑火车的人,竟然动不动就斥责别人。那时,鲁炜就已经成为北京市宣传系统的笑料。没想到,这样的人居然又被提拔到中宣部副部长、网信办主任的高位上,令人大跌眼镜。

文章质问,“这样一个我们普通干部一眼就能看穿的流氓,怎么会一路高升?”

公开资料显示,鲁炜出身宣传系统,早年一直在新华社工作。2004年5月升任新华社副社长,之后曾在金融系统兼职。直到2011年3月调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首次进入地方官场。

2013年4月,鲁炜晋升网信办主任,后兼任中宣部副部长。2016年6月卸任网信办主任,2017年11月落马。

2018年2月13日,官方宣布鲁炜被双开,其罪名罗列了两大段,包括肆意妄为,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拉帮结派;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专横跋扈;以权谋私,收钱敛财;以权谋色、毫无廉耻等等。

讽刺的是,2011年3月,鲁炜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时,时任北京市长郭金龙曾称鲁炜“开拓创新意识强、作风正派、注意廉洁自律”等。

据媒体报导,鲁炜曾涉入几年前广为流传的“人奶宴”丑闻,更有一批官员向中纪委投书,指鲁炜在北京任职时,与他发生性关系和遭他猥亵与强奸的女性就有60多位,而且有名有姓。

鲁炜被认为是江派人马中“边腐边升”的典型,在位时配合刘云山给习近平搅局。当局对其定性中,违反“政治规矩”、“两面人”的指控,似乎也反映出他与习近平的“不同路”。

鲁炜年前被严厉地定性,也被认为是习近平要整肃宣传系统、抓权“笔杆子”的信号。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