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9日讯】早年中共“突击查访”了汪东兴和张玉凤的家,从中找出了毛泽东临死前,关于其后世人事安排的22份档案。档案中,毛因害怕被后人鞭尸,坚决主张要火化。张耀祠少将则忆述,毛死前精神变态,让汪东兴给他搞两支手枪自卫;还要求增加警卫、重型武器布防。

2005年3月,刑满释放的毛泽东侄子毛远新被借调到中央档案局,参与整理毛晚年档案资料时,他发现,毛晚年档案遗失了93份。而当时能接触到这些档案的汪东兴、华国锋、张玉凤及李讷都以“对情况不了解”或“已上交”等理由,拒绝合作。

2005年7月16日,中共“突击查访”了汪东兴和张玉凤的家,从张玉凤家里的暖气管道里,找出了19份用塑料袋装着的毛晚年档案。

张玉凤说,她是请示过当年的中共党主席华国锋,并经华授权保管的。华国锋指示说:“这样处理能更好维护毛主席光辉形象、维护党形象。”

在汪东兴家中,汪和毛合影像的镜框内,搜出了3份与汪东兴有关的档案。一份是毛对毛远新、张玉凤说:“主任(汪东兴)心不在主,在权和位。当年反刘少奇投向毛。我死后,主任要搞事。”

另一份毛说:“我走后,会有人搞事的。我身边有个魏延管家,他不宜留在核心层。”毛还说:“主任很危险,反对老将军复出,反对江青、张春桥,野心不小,要掌军权。”

毛担心死后会发生政变

张玉凤所收藏的19份档案,记载着毛泽东从1975年12月以来,为身后人事安排及对老一辈党政军的解决办法的谈话和指示。档案显示,毛对谁都不信任,他很担心死后一年内会有政变。

1976年1月,周恩来死后,遗体送八宝山火化,毛泽东看了简报,沉默多时。张玉凤三次请毛泽东吃饭,毛不作声。后来汪东兴又请毛吃饭,毛怒骂:“滚滚!都滚开!你们对我封锁新闻。”

周死后,毛泽东多次问起他本人死后,会否发生政变。张玉凤和汪东兴都说绝对不会。但毛语气很肯定的说:“我走后,不用一年,会有政局翻天覆地。我已经闻到阵阵火药味。结果无非三种:走资派重新上台;右派势力翻天;军事政变,内战展开,一打,十年八年不会有结果。”

毛还说:“我还没走,已有多个派要抢班夺权。主席(指党主席)一职,总会争的、闹的、互不买账的。历来如此。我走前,开个党组织会议,人选要定下。登奎就是好人才。”

1976年4月12日,毛对毛远新、张玉凤说:“国锋不是党主席的材,他软弱,怕事,对党很忠诚。江青做主席,老的不会服,她得罪人不少,也过于自负。要问一问军队的意见,很重要。”

毛恐鞭尸嘱将遗体火化

1976年6月7日,毛对毛远新、张玉凤说:“我在世的时间不多了。对文化大革命,对江青,对一批干部的怨债,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清明追悼总理是在批斗毛,秦皇专制是毛专制。全国都有批斗毛,死后还要鞭尸。火化,火化,不留死尸。”

此外,中共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首任团长张耀祠少将,也曾在《回忆毛泽东》一书忆述,毛死前精神变态。《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成稿后,中共中央审查删除了部分内容,留为档案资料保存,下面是被删除的部分内容。

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曾异常恐惧

1970年3月2日傍晚,林彪到中南海毛泽东书房交谈近3个小时,第二天毛泽东告诉张耀祠:“昨天,我的亲密战友给我上了课,说文化大革命要告结束,现在各地形势都不好,都在放空炮——我还抓不准这个亲密战友在想什么?”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常失眠、饭量减少、常常在梦中呼叫,叫张耀祠快来、东兴人在哪里。

林彪事件后,毛变化较大,狂躁、发怒、猜疑、恐惧,常问张耀祠、问张玉凤,要他们放开讲、要讲真话、讲心里话。

毛生病康复后,还曾让汪东兴给他搞两支手枪,一支放在床边,一支放在书房沙发边,说要保卫自己,要自卫。汪东兴向周恩来作了请示。周指示:“要照办,但子弹不能给,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绪。”

汪东兴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嘱张耀祠和张玉凤说:“你们在毛泽东身边,毛发怒骂人、摔东西、撕文件,要牢记:一、不能还嘴,二、人不能离开,三、不能劝阻。老人家发一阵、骂一阵、摔一堆,就没事了。”

毛泽东的保健医生组提出,让毛能调节一下文化生活,周建议由唐闻生、王海蓉和张玉凤作毛泽东工作能接受。后来,从德国、法国、英国进口电影放映给毛泽东看。毛泽东喜欢看爱情片子,看了后也会推荐给身边工作人员观看。

1976年4月中旬以后,毛泽东病情加重,要汪东兴增加警卫、重型武器布防,还要陈锡联加强防空,防备苏联社会主义帝国飞机袭击。

英国华裔女作家张戎的著作《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在英国出版3天内,8万册精装本销售一空后,前香港总督彭定康曾评论说:“谁是二十世纪最邪恶的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读者在读了张戎的书后,都会确信:毛泽东是最邪恶的暴君。张戎重写了现代中国历史,这是一本具有爆炸性的书。”

(记者李文馨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