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0日讯】金正恩突然态度大变主动要求与美国进行高峰对话,成为海外舆论界近日热烈讨论的焦点话题。本周三,《纽约时报》发表一篇评论文章称,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外交经历了希望与失望交替出现的“似曾相识的循环”,川普之前的三任美国总统都无一例外经历过朝鲜食言的挫败。

纽约时报3月7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美朝外交:希望与失望的历史循环》的政论文章,回顾了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以及乔治•W•布什和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这三位前美国总统在任期间,在美朝关系上曾经遭朝鲜当局欺骗的历史。文章称,三位前总统在美朝之间的外交上,都曾经历了似曾相识的循环——先是长期的停滞,随后是突然出现的短暂希望,而通常在朝鲜食言后,便是照例必有的失望。

据该文介绍:比尔•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曾经于1994年10月与朝鲜当局达成了一份《框架协议》(Agreed Framework),当时的舆论认为那或许是华盛顿和平壤之间达成的“最有力核协议”。

根据这份协议,朝鲜同意停止建造被认为将会用来生产核弹燃料的两座核反应堆。作为交换条件,白宫承诺为朝鲜提供两座不能被用于武器计划的核反应堆,甚至还向朝鲜提供在新反应堆准备就绪之前用以过渡的燃料。

不过,协议签订后不到4年,朝鲜就从1998年开始公开进行弹道导弹试射。此后,克林顿政府曾试图扩大《框架协议》的范围,但始终没有获得实质性成果,在乔治•W•布殊总统(George W. Bush)上任之前未能完成任何协议。

乔治•布殊担任美国总统后,朝鲜正在发展铀浓缩能力的事实被曝光,布殊政府断定原先的《框架协议》不值得维系,于是暂停了新反应堆的建设。

2002年年底,朝鲜驱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检查员,重新启动了本国的核设施,并宣布退出不扩散条约。

此后,为了解决朝核威胁的问题,朝鲜、美国、韩国、中国、俄罗斯和日本展开了马拉松式的“六方会谈”,期间朝鲜当局一度承诺“放弃核武器和现有核计划”,但各方在如何核验朝鲜的承诺的问题是却未能达成一致。争论多年后,六方会谈于2009年宣布破裂。

贝拉克•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一边逐渐收紧对朝经济施压的政策,一边让美国外交官“悄悄与朝鲜官员会面”。到2012年2月29日,美朝双方终于宣布达成了所谓的《闰日协议》(Leap Day Agreement)。根据这个协议,朝鲜暂停宁边核反应堆的运作,并允许检查员确认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已经停止;作为交换条件,美国承诺向朝鲜提供食物援助。

此后的事实,大家都看到了——朝鲜当局并未因此就真的停止其研发核武器的计划,《闰日协议》签订后仅仅2年,朝鲜当局从2014年3月26日又开始进行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而且试验频率越来越频繁,发射导弹的能力也不断增强,直到2017年几乎每个月都在进行不同型号的导弹试射,期间更悍然进行了地下核爆试验。

就在该报导刊发的第二天,白宫宣布,现任美国总统川普将于今年5月前与朝鲜现任最高领导金正恩会面,具体时间与地点仍有待决定。

在背景简报会上,一名白宫资深官员说,现在只是处理川金会,还没有进展到针对朝鲜核项目谈判。不过他说,27年的对朝谈判都是失败的,川普政府已从过去失败的例子学到教训。以前都在谈判之后对朝鲜放松压力,或是为了交换谈判空间而对朝鲜让步,现在所有的制裁跟压力都会继续。

一个小时后,川普在社交平台Twitter上发帖称:“金正恩告诉韩国特使,非核化,并非仅是暂停。同时,在这段期间朝鲜不会有导弹试射。已经达成长足的进展,但直到一个协议达成为止,制裁仍会持续。正在规划会面!”

此前,韩国青瓦台有官员曾向外披露,金正恩在与韩国特使团会谈时,已明确表示愿意将“无核化”摆在谈判桌上,金正恩甚至还声称 “这是先辈遗训,这一点没有改变。”

从美国总统川普和现任美国政府的政要表态来看,这一次金正恩“迷人”的表态,似乎并没有发挥其希望看到的那种乐观效果。很显然,美国人对朝鲜当局的和谈把戏,已经没有多少信任可言。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