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3日讯】近来,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针对通俄门调查采用了一个新的法律策略——以非同寻常的指控——“阴谋欺骗政府”来诱捕一个俄罗斯网络公司,并用同样的策略对付川普总统及其合作者,尽管这种“阴谋”与犯罪行为无关。

据《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3月12日报导,虽然川普总统一再重申自己的团队没有通俄、而且穆勒调查了10个月也没搜罗到川普通俄的证据,但穆勒仍咬住调查不放,并通过调查和指控川普过去和现在的助手而给白宫制造纠纷和争议,他可能还会进一步起诉川普的4个合作伙伴。

上个月,穆勒起诉了13名俄罗斯公民和3家公司,指控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散布假消息、干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穆勒还以同样手段获得了前川普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的副手里克‧盖茨(Rick Gates)的认罪协议。

但是,这些起诉背后的基本法律理论引起了法律界关注,因为穆勒指控,俄罗斯人基本上是通过阻止美国政府机构履行职责来实施犯罪的。

《哈佛国际法学杂志》(Harvard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主编寇斯(Emma Kohse)、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兼法律博客“Lawfare”的主编维特斯(Benjamin Wittes)都认为,以起诉书的语言和背后的法律先例为基础,“阴谋欺骗政府”的指控为穆勒提供了巨大的灵活性,使他能够努力建立一个针对川普和川普团队成员的案例。

这两位主编称,“阴谋欺骗美国”是一项新提出的犯罪,但是,却发动了一场很不相同的法律战,而不再是马上去证明川普及其竞选团队主动与俄罗斯共谋改变2016年美国大选的结果。

两位主编还补充说,与“阴谋犯罪”不同,“阴谋欺骗美国”无需和特定的潜在犯罪相连,而且法律也并未界定“欺骗”。

遵循这种法律逻辑,很多帮助过被穆勒起诉的网络公司的美国人都会莫名其妙地扮演“影响美国大选”的角色,他们也将因此而构成犯罪,尽管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合法的。

一名消息人士告诉《华盛顿时报》,穆勒正把目标投向那些给俄国当宣传员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这些人甚至并未意识到自己在为谁而工作。

(记者李佳欣编译报导/责任编辑:东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