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05日讯】中华民国已故总统蒋介石离世43周年之际,蒋当年抗日谋略遭张学良破坏之事,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的话题。蒋介石日记解开了其中之谜。

“九一八”事变之后,整个中国东北地区沦陷在日本人手中,不过当时蒋介石并没有对日宣战,反而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主张,使很多人对他产生误解。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时表示,蒋介石为什么没有立刻抗日呢,蒋介石的日记中就提供了很多的答案。

蒋介石有他自己的考量。因为中国的军队装备跟日本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所以只要日本封锁长江和沿海一带,三天就完蛋了。所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不可冒然而战”。蒋认为,要争取时间抗日,争取时间备战。等到1932和1933年时,他跟德国的军事顾问和蒋百里先生有很多的讨论,慢慢地眉目就比较清楚了,就是要进行持久战,争取时间备战。

郭岱君表示,有一天就是“得一计”,要以剿匪为掩护,建立西南根据地,“借剿共以收复西南”,故意把红军留下一小股,把他们往西南赶。所以你可以看到红军的所谓两万五千里长征是从江西往西南走,然后才到延安的,中央军就在后面追,因此才能够进入四川。这是他的一计。所以有一天他写道,“若为对倭计,以剿匪为掩护,抗日之原则。”

1936年12月12日,东北军的张学良和西北军的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扣押了到西安监督剿共行动的蒋介石,迫使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因此张学良成了共产党眼中的英雄,却令蒋介石非常失望、愤怒,对张学良不能原谅。

郭岱君称,蒋介石布局已定,迁都完毕之后,陈诚和卫立煌的军队已经在百灵庙准备一举歼灭红军了。可是就差两个星期了,结果发生了西安事变。所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汉卿误我大事矣”,“汉卿坏我一盘好棋”。

郭岱君表示,西安事变这件事使蒋介石剿共灭共的企图被打掉,再一个就是使蒋介石还没有准备好,1937年就跟日本仓促宣战了,整个的训练都还没有完备,有很多的遗憾。他本来希望有60个师,事实上没有。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出现“主战派”和“主和派”,甚至成立了以汪精卫为首的依附于日本的政权。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倭所要我者,不仅是我之经济,我之交通实业,而是要我民族之命脉”,“委曲不能求全”。

中共一直宣称蒋介石消极抗日,据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谁是新中国》一书中表示,中华民国政府军——“国民党军队”,为了抗日,付出了最为惨痛的牺牲。

在前期抗战胜利的基础上,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和蒋介石先生采取并坚持了“以攻为守、积极防御”的持久战略,不断地发动进攻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同时粉碎了敌人数十次的大型攻势。

据1989年后中国大陆史家称:“继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徐淮会战、台儿庄大战、南京保卫战和武汉会战之后,自1938年底至1945年8月,仅国民党军队的对日大型作战就有:南昌会战、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桂南会战、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豫南会战、晋南会战、枣宜会战、缅甸会战、豫中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豫西鄂北会战、反攻腾龙战役、滇西及缅北反攻战役、湘西会战及桂柳反攻。”

毛泽东却勾结、感谢日军,中共官方刊物记载了毛泽东多次感谢日本侵华,其中1969年(716页版本)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中提到,毛在接见再度访华的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时,均表示感谢日本侵华,如毛说“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

据海外英文网站披露,毛1972年9月27日晚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田中曾向毛道歉,但毛却说:“不是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的战争赔偿!”

(记者欧阳静报导/责任编辑:文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