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8日讯】近日,河北厅官李刚被控收贿1.48亿人民币(下同),获判无期徒刑。提到“厅官索贿”,外界首先想到云南厅官——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被控受贿4000万,曾嫌行贿人给90万元太少,怒斥“打发叫花子”。

6月23日,河北厅官承德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刚被控收贿1.48亿,获判无期徒刑。其受贿主要来源有二个:一是与当地商人有关,二涉及到地方官员调整。

一提到“官员索贿”,外界马上想到云南一厅官——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

李云忠2008年2月任中共曲靖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2年12月,任曲靖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

2016年5月23日,李云忠被控在2005年1月至2014年6月,担任曲靖市委原副书记、市委组织部长期间,受贿4,000余万元,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2018年5月,李云忠受贿一案二审裁定,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原判。

判决书称,李云忠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026多万元,其中单笔受贿最多达600万元、平均每天受贿1.7万元。

陆媒报导说,落马之前,李云忠表现得谦虚、温和,给下属和同事一付“清廉”的印象。但在老板们面前,李云忠颐指气使、不可一世,被各路大老板们逢迎地称为“三哥”。

“三哥”平常不收烟,是因老板们把高档烟一箱一箱地往他家搬;“三哥”缺钱花,老板们想方设法地孝敬;“三哥”爱打牌,一打就是一个通宵,老板们奉陪到底。

有一次,李云忠以买房手头紧为由,向搞工程的老板杨某“借款”70万元,却绝口不提还钱之事。

李云忠仅在“黑白通吃”的煤矿老板徐天福面前,有些唯唯诺诺。早年,李云忠收了徐10万元,将其以“保外就医”的名义从监狱里弄出来,从此与其搭上关系。

徐天福对李云忠从不吝啬花钱。徐天福先后10余次,共贿赂李云忠1370多万元。2009年11月和2011年12月,徐天福分别给李云忠送了500万元和600万元。因钱太多,李云忠叫朋友帮忙,分别用三四个纸箱装运。

李云忠拿了徐天福的钱,对其有求必应,徐天福成了“地下组织部长”,他推荐的人都能如愿当官。

一心想着找路子发财的李云忠,除了插手工程项目,还利用组织部长的权力卖官,“论价封官、以价议岗”。

在曲靖任职期间,李云忠先后收受10余人的贿赂为他人谋求升迁,金额高达1600余万元。如,富源县煤矿商人郭某花费150万,向李云忠买到了富源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职务。

有一次,李云忠弄到一个项目,转给曲靖市某房地产老板周某。周某又将该项目转给别人做,一转手就赚了500万元,可周某最后只给了李云忠90万元好处费。

当李云忠从其他老板处得知真相后,大发雷霆,大骂周某是在“打发叫花子”。

李云忠的儿子李苏也藉着李的关系,从周某的手中一次性收受贿赂95万元,为其招揽工程建设项目。

李云忠贪腐案只是中共体制内官员贪腐的冰山一角。

中共大官小官皆巨贪

近年来,中共官场的小官巨贪案频频曝光。事实上,中共大官小官皆巨贪,一批接一批的贪官,不断地颠覆群众的想像力。

去年12月19日,陆媒刊文称,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刁铺街道农业服务中心前副主任杨荣富,在短短几年间累计挪用公款161次,累计高达5.99亿元。

文章形容,一张100元的厚度大约是0.1毫米,如果把5.99亿元用百元大钞一张张堆叠起来,其高度大概是500多米,比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还高。

山西晋城市煤炭煤层气工业局原局长赵晚畴,家中有2427张存折、30公斤黄金、5大包存单……家产过亿。

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马超群(副处级),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现金、68套房产、37公斤黄金。

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前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于福祥大肆贪占公款,涉案金额达2亿多元。

西安市一居委会主任于凡涉案金额达1.2亿元;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前党委书记纪海义受贿9,000余万元;安徽省烈山镇烈山社区前党委书记刘大伟涉案逾1.5亿元。

河北省大名县前县委书记边飞贪污1.01亿元;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前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逾3亿。

相对“小官巨贪案”那些“大官巨贪案”的份量更引人注目。据路透社披露,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家族贪腐近1000亿元。

据港媒称,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分别贪腐200亿元。卖官明码标价令人震惊。消息称,从郭伯雄处卖官,少将500万至1000万,中将1000万至3000万,谁给得多就升谁。

大陆国情问题专家胡鞍钢推算,在1990年代后半期,也就是江泽民掌权时期,仅发生在税收、财政、国有经济单位和公共投资系统等部门的腐败,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消费者福利损失,平均每年高达9.9千亿至1.26万亿元,占全国GDP13.2∼16.8%。

有学者估算,过去数十年,累计可能有上万亿元资产,落入贪官口袋。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