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05日讯】

一、韦处厚严于律己,自认有罪

唐敬宗荒淫放纵,经常出外游猎,每月坐朝,处理政事不过三、四天。谏官韦处厚,不慌不忙地进奏道:“我有大罪,请求当面自首。”

敬宗问他:“你有什么罪?”

韦处厚说:“我以前担任谏官时,不能在前朝冒死劝谏,对于先朝唐穆宗皇帝的游猎好色,放任不管,以致于使他减少了寿命。我该当死罪!当时,我之所以不冒死劝谏,也是由于陛下当时作太子,只有15岁。我还想继续辅佐您,不忍离去。现在,陛下的儿子也有一岁了。我怎么敢怕死,而不劝谏您呢?”

唐敬宗听罢,深深感动,决心醒悟、改悔。并赐给他银器,锦彩。

二、唐明宗与冯道谈年谷丰登

唐明宗与冯道,谈到庄稼连年丰收,四方无事。这时,冯道说:“我曾经记得:从前在先帝幕府时,奉命出使去中山,路过井陉险道,我怕马乱走、栽倒,便十分谨慎地抓住马缰绳,幸好没有什么失误。等到走上平路,我一放开缰绳,马就狂奔起来,不久就摔了一跤。治理天下,也是这样!”唐明宗认为他说得很对。

唐明宗又问:“今年虽然丰收了,不知百姓是否丰衣足食?”

冯道说:“年成不好,农民就会流浪饿死;年成好了,就会由于粮价低而受到打击。丰收、歉收,农民全都要遭罪的!这是农户们自己才知道的农家的艰辛!我曾经记得进士聂夷中,做过这样一首诗:

二月卖新丝,
五月粜新谷。
医得眼下疮,
剜却心头肉。
我愿君王心,
化为光明烛。
不照绮罗筵,
唯照逃亡屋!

这诗的语言虽然通俗,却细致地写尽了种田人家的情况。在士、农、工、商这四种人当中,农民要算是最勤劳辛苦的了,国君不可不知道这点。”

唐明宗命令左右近臣,把这首诗抄录下来,并常常朗诵。

三、阮长之善待继任者

阮长之,字茂景。南朝宋、陈留(今河南开封东)人。为人厚道,生性严谨。先后担任各种官职,都有政绩。 他在担任武昌太守时,郡县分发官吏停禄的官田收入,以芒种这天为断限,在芒种日以前离职的官员,一年土地的俸禄收入,都归后来继任的人所有。

阮长之离开武昌郡时,接任的太守,还没有到达。他就在芒种前一天,解下印绶离任,让接替他的官员,能够收取这一年的官田俸禄。阮长之先后担任各种官职,都有风化政绩,受到后人的怀念。南朝宋代谈到善于为政者,都一致称颂阮长之。

四、为政奇术

南朝宋代的傅琰,与他的父亲傅僧佑,都有政绩。傅琰在先后担任武康和山阳两县的县令时,两县的百姓,都叫他“傅圣”。当时有人说:“傅家有《理县谱》,内有任官秘诀,子孙相传,从来不给外人看!”

临淮人刘玄明,也有为官的才能,并且政绩为天下第一!傅琰的儿子傅翙,即将接替刘玄明,继任山阴县令。傅翗想学到刘玄明的执政卓绝的高招,说:“希望您把以前的执政经验,传授给我。”

刘玄明说:“我有为政奇术!你的家谱中,也没有我这种记载。等临分别时,我一定告诉您。”不久,刘玄明终于告诉傅翙说:

“作县令,每天只吃一升饭,绝不喝酒。这是做到廉洁奉公,最好的办法!”傅翗谨记,遵循不懈,果获众望、盛赞。

(均据宋代孔平仲《续世说》)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