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09日讯】【热点互动】(1796)千万国人沦为金融难民 政府该当何责?

周一(8月6日),近万P2P平台投资受害者聚集北京维权,遭到警方倾巢出动围堵,用百辆巴士拉走。各地也对P2P受害者强势维稳。今年上半年来,有700多家P2P平台出事,近两个月更是有多家公司违约倒闭,涉及资金数千亿,平台崩塌造成的金融难民可能有上千万。许多人血本无归,投诉无门。金融产品如此大规模出事,政府该当何责?为何在历经泛亚,e租宝大型金融欺诈事件后,还有这么多人投资P2P?中国不断出现新的维权团体,说明了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周一(8月6日),来自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P2P平台投资受害者聚集北京维权,遭到警方倾巢出动,全力围堵,甚至出动上百辆巴士将他们拉走,而各地也对P2P的投资受害者强力维稳。

今年上半年以来,已经有超过七百多家P2P平台出事,特别是近两个月更是频繁爆雷,涉及的金额至少达数千亿元,而这些平台崩塌造成的金融难民已经至少上千万,甚至有人说是数千万人。

这种金融产品大规模的出事,当局到底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为什么继泛亚、e租宝等大型金融诈骗案之后还有这么多人投资P2P,中国不断出现新的维权团体到底说明什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最新事件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你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背景短片。

大陆各地P2P网贷平台受害者,原计划8月6日到北京中共银监会上访,部分受害者在到达北京前,就被中共民警和特警截访。

截访公安:“涉嫌非法上访,到北京,现在你配合到派出所去进行调查。”

受害者:“你们政府管什么事了?我报案多少天了?你管没管?”

警察:“你走不了的!”

截访公安:“我们将对你采取强制带离,带走。”

部分受害者在到达北京旅馆后,遭公安半夜破门带走。

截访公安:“我现在告诉你,口头传唤你,现在走。”

8月6日早晨,中共在银监会附近布置了上千名警力、约120辆大巴,并在路口和地铁站盘查,发现请愿者就拖上大巴。原订于8点半的请愿集会,被当局镇压阻止。部分请愿者随后被送到久敬庄访民黑监狱,面临遣返。

今年上半年,大陆700多家P2P网贷平台接连爆雷,有统计称受害者达千万人,涉及资金数千亿,不少投资人的毕生积蓄血本无归。但地方公安在立案、侦查等方面,被指普遍存在推诿、拖延现象。受害者被迫前往北京请愿,又遭到中央层级的镇压。

近年出事的P2P平台,不少曾获得官方背书。例如“唐小僧”平台,公开资料称有国资背景,母公司曾获上海市“2017年度诚信创建企业”等官方奖项,因而赢得投资人信任。然而该平台6月出事后,当局宣称其犯罪性质为“非法集资”。按照大陆现行法律,公众参加“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损失不得要求政府和司法机关承担。P2P受害者认为,中共推卸监管责任。

大陆多个金融受害维权群,已被当局永久封禁。金融难民也在思考如何继续维权。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就这个题目和我们互动,您可以给我们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

破空,我想先请你谈一谈,我们刚才看到新闻中有很多访民被围追堵截甚至被拖打的场面。为什么中共这一次要采取激化矛盾的做法去围追堵截,而不是哪怕表面安抚一下?

陈破空:我想至少有三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人数众多,成千上万,甚至全国各地更多,涉及人数有说数千万,有人统计涉及上亿人,很多人在投资。你想,四千多个这种平台,一个平台吸收1万人那就是4,000万人了,有的平台吸收十几万人、几十万人。第一就是人数众多,而且他们在联络过程当中已经暴露他们之间的行动,所以当局是如临大敌,到处围追堵截,就说明人数太多。如果人数少,当局不至于这么大动作。当局动作大到什么地步呢?北京大的路口是上百的警力在那里堵,小的路口都是十几个警力在堵。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中共高层内部正激烈斗争。现在正在开北戴河会议,现在社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桩接一桩,假疫苗之后又爆发P2P平台民众的抗议,这件事情使中共内部会产生影响,执政者希望事情能够控制住,否则对其党内的地位也不利。

还有第三个原因,中国政府中共当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整个P2P前后的过程,这么十来年发展的过程和爆雷的过程,政府在过程前、过程中、过程后都有不可推卸的角色和责任。

这三个原因加在一起,使政府感到非常心虚、害怕,所以才采取围追堵截这样的方式。

主持人:这也是它一贯的手法。我想问一下赵培,我们谈一谈P2P的这次爆雷,基本上这两个月违规、崩塌或者跑路的情况非常多,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这种平台违规、倒闭或者爆雷到底主要有哪几种情况?

赵培:咱们说,不幸的家庭有各自的不幸;跑路的几乎可以分析出三类情况。第一类,办平台本身就是为了诈骗。上了平台之后各种虚假消息,而且以极高的利润做诱饵吸引你来投资,钱放进去之后他就搞庞氏骗局;吸收下家的钱来还你利息。当达到一定值他不得不跑路的时候,他就直接关掉平台跑路。这一类的一上来就是骗,一般这种情况他什么时候跑路呢?1,000万到2,000万的区间是极限值,他再也不可能骗下去,他就拿着他所有账户上的钱开始跑路,这就封址。

第二类情况,他设平台吸纳资金不是为了搞小额金融贷款给别人;是自己有项目,或者自己去投资房地产、投资股票,我公司有项目,我来投我自己,这种是属于自贷,风险非常大。一单股票或者房地产特别是现在,当然三四线城市正在搞棚改,还有钱;一二线城市的房子已经很难卖,价格虽然没下来但是很难卖的状态,他就不可能再给你支付8%到10%的利息,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也要跑路,最后卷一笔钱就跑路了。这是第二类情况。

第三类情况,他真是想好好办好P2P平台,他上来也是按照各种风险控制在搞,但是他发现在共产党的制度下没办法搞好。为什么呢?他发现有一批人属于老赖,什么是老赖?他借了P2P平台的钱就没打算还,而且这批人甚至搧风点火让你P2P平台倒。为什么呢?因为中共的法律是有漏洞可钻的。在中共的法律之下,正规的金融机构、银行、信贷机构对于这种老赖可以告他信用诈骗罪,能把钱要回来相当一部分,即使要不回来也可能判他两年,所以他们不大敢赖上银行,赖上银行他也可能跑路。

但是P2P平台有盲点,中共什么管理都没有,你看,出事了中共安上一个“非法集资”,中共也不管你的收入,赖了P2P平台的钱等于白赖,所以他们就跑路,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喔,在这样的道德、信用体制之下我也得跑路了。这是第三类。大体上就是这三类情况。

主持人:好,谢谢你的介绍。破空,我想问一下。其实大家都知道金融产品投资有风险,特别是P2P风险可能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出事了,为什么现在全国各地的投资受害者都去找政府,要政府负责任,政府到底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陈破空:中国这个社会,如果投资人不去找政府政府还更麻烦了,政府就大了,投资人去找政府是给政府面子,还把政府当回事,还把你当父母官在看。如果这几千万、上亿的人不找政府,他们独立干,那政府就吃不了兜著走,恐怕政府被震塌甚至被推翻了。所以这个政府完全不了解。

我们看看这个政府的职能是什么,他们在监管P2P的时候无力,到处是漏洞,到处是后患,最后引发这么大的祸灾,但是他们监管这些受害者非常有办法,到处围追堵截。说是银监会门口排了120辆大巴士,一辆巴士就算载50到100人,一算起来就是几千人上万人给载走,在银监会门口就准备拖走上万人。搞监管受害者它有办法,监管金融产品没办法,为什么?不是没办法,而是官商勾结。

金融平台P2P在中国成立的时候,本来它是中介作用,是管借贷双方的中介,但是P2P在中国违背了它自身的身份,它成了融资资金库,设项目甚至假项目来非法集资。

这些P2P平台并不是人人都能建立的,建立的时候都会有官方,地方有地方政府、北京有北京的政府在给它背后撑腰,无论银监会的批文也好、公安的批文也好、税务的批文也好、工商的批文也好,甚至我们刚才看到短片中还有得到各种各样的证书,那都是来自于政府背景,都是官场。所以这背后一定是官商勾结,官员跟他们一起牟利,一起坑害老百姓。官商勾结就是背景,所以官场不得不负这个责任。

另外一点,政府为什么对这些人采取这么个态度,去管受害人不管平台呢?刚才说他们跑路,其实有三种跑路:真跑路、假跑路、被跑路。“真跑路”就是当官方放出一些风声,表示这些所谓的金融平台要整理的时候,就像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号称,10%以上你就准备连本金都丢失吧。这就是放风给人家,人家就真跑路了,P2P卷款逃亡;觉得这不得了,政府可能要整顿了。当时6月份,政府根本没有下手,他就放风了。

第二个是“假跑路”。什么是假跑路?古代有一个故事,皇帝国库空虚了,他看到街上有当铺,他就派了一个使臣跟这家当铺的人讲,你这些都是民众那里积累来的银子,这样吧,人家存放在这里的银子,我皇家拿2/3,你拿1/3,我假装把你发配充军。

主持人:你假装关门。

陈破空:你就溜之大吉了。当铺老板一算:唉呦,我一辈子靠利息要赚到哪年哪月去呀,我一下子能拿1/3跑路,皇家还给我安全,何乐而不为?干。坑害的是当铺的消费者。换到现在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假跑路的意思实际上就是当局、当官的人知道事情不妙了,让他们跑路。

主持人:引起的还是官商勾结!

陈破空:跑路之后怎么样?这些都是非法资产,没收!你投诉者无门。

还有“被跑路”。据说有一家P2P平台叫钱袋网(或者是钱宝网),公安就是故意找投资者去举报,说是有什么东西打不开,说是要查了,就让投资者去举报。投资者举报之后公安才去采取行动,这叫做被跑路,让网贷这些老板跑了。从这几种情况来看,全有官方在背后操控,而且搞不好跟中央政府有关,因为中央政府是通过收拾金融大鳄来充实国库、收拾演艺界人士来充实国库,现在又收拾P2P平台来充实国库。最后全充公,你受害者我不负责任,政府没责任,最后。

政府成了没责任,责任是跑掉的人,然后民众投诉,把你封了再说。甚至现在扣上什么帽子呢?民众的投诉不听,说是“黑恶势力”。现在“黑恶势力”到处扣帽子:扫黑、打恶,扫黑、除恶。在西藏怎么扣帽子?你有宗教信仰,或者把宗教信仰叫做黑恶势力,扫黑、除恶时把这些宗教人士扫了。然后反过来,这些人投诉,这些受害者因为被金融诈骗去请愿,被说成是黑恶势力。这个政府在急遽扩大敌对势力,可以说这个政府表面上很聪明,实际上很笨;它得了小聪明,实际上是大笨。

它小聪明是拿到了钱,从老百姓那里敲诈了钱,大笨是什么呢?又树立了敌人,这个敌人可是非常庞大,又是几千万上亿的中国人跟它成了敌人。而这些人以前有可能就是亲共者、拥共者,甚至可能里面那些人是“五毛党”、“自干五”,现在这一类的节目一出来之后,发现五毛党、自干五急遽减少,为什么?搞不好这些五毛党、自干五本身就是受害者。所以共产党把这些人逼到它的对立面,就是为了大捞一把钱,在民间搜刮钱财。

主持人:赵培,你怎么看?有人说P2P平台只是备案,并不代表是政府批准,不代表政府保障,出了事没有任何法律途径可以依循去要钱或者怎么样。在你看来,这是政府比较聪明的做法还是你觉得整个过程中到底政府应该在哪里负责任、该负多大的责任?

赵培:我们首先说一下P2P历史,说完大家可能就知道政府应该负多少责任。P2P一开始是在英国干起来的。英国成立了3家P2P公司,这3家公司自动成立了P2P金融协会“P2PFA”。因为英国人都是潜规则嘛,都遵守绅士规则,我们3家自律、自我管理,我们要根据政府的法律去管理我们的行业,只要拿到我们P2PFA的协会证书,社会上就认可你。他们自己规定一系列详尽的体制要求怎么做。

所以这3家公司发展起来涵盖了全英90%以上的P2P业务,它的协会到今天为止总共才有8家会员,你就想想,总共才有8家会员;中国6月份到现在跑路的是二百多家P2P,每天超过四家。所以你想想这个比率差多大?!而且人家是有详尽的规则,按照政府银行法规则去管理,是一个自我管理的协会,又遵从政府的审计制度,发展得非常良好,这3家的坏帐率只有1%,所以人家一直坚持做下来。

你再看看中共,据说北京的P2P协会是花钱买的,你也可以成立一个协会、我也可以成立一个协会,会长是多少钱?出200万可以当会长;150万你只能当个副会长。这种情况下就根本没有管理,中共的银行法它也不去执行,中共也不用银行法去审计P2P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第一个要负的责任是,你的注册是怎么管理的?没有一家民间组织能达到这种能力,这是为什么呢?当然除了你中共本身把社会破坏到这种地步之外,你中共也不管理,而且是在鼓励这种发展,这是你中共应该起到金管、注册的责任。

第二,你的宣传和你的政策是出了问题的。网路上有一个很资深的人士说,P2P平台在2007年就进入了中国,但是一直没发展起来,它真正兴起是2014年中共政府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后,哗哗的中共就把网贷的口子给你开了,它之前打击非法集资的时候是非常狠的,只能让你从银行借钱;它现在把网贷的口子给你开了,就等于是鼓励了一批不符合标准的上游。比如这一次跑路的、被称为P2P女王的就是90后;还有一个P2P平台的人就连大学都没上,18岁出来混社会,他当了CEO,问问他懂不懂银行法?不懂。什么都不懂,就知道拿了钱然后能给你利息就给、给不起利息我就跑,都是这么一批人起来。

你中共有没有审查?你当时鼓励“万众创业”,是不是不光是坑了一批想创业的大学生、没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而且这一次等于是造了一个雷,你把大家都给坑了嘛!这是第二点,宣传机构的点。

第三点,你中共的地方政府和国企在其中替它们背书。你看很多的P2P平台说,我是有国企背景的和哪个“资”字证书的,甚至有号称是国家银监会证书的,当然这个证书是不是真的不知道!银监会有没有审计过你有没有给这个证书?甚至有的都在央视上替它背完书了的,你跟我说这个证书是假的!老百姓很难接受这一点,这是第三点。地方政府和国企可能官员已经参与在里面捞钱,最后像陈破空先生说的假跑、真跑,反正是把钱分了就完了。

第四点,老百姓上北京是不是让你中共付钱呢?不是,是让你中共追查责任去了。为什么到最后你以维稳的借口把老百姓、还对你有那么一点信任的老百姓给彻底打趴在地上,而让那些真正的、坑人的诈骗犯逍遥法外,你不去追究他们呢?这是你中共第四点责任必须负起来。

主持人:谢谢赵培。破空,我想问一下,刚才赵培也把西方跟中国的比了一下,西方P2P确实是以诚信为基础的,因为平台上借贷人和收贷人完全互相不认识,你怎么能够保证你的钱回来?可能唯一的基础就是诚信。这样的系统拿到中国,您觉得是不是本身就不可能工作呢?

陈破空:对,中国就没有信用体系、信用制度,而美国、西方国家都有信用制度。所谓“信用制度”就是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不管是借贷也好、投资也好、工作也好、教书也好都进入信用。

主持人:而且是独立的。

陈破空:对。美国公民人人都有社会安全号码,你的信用好坏,一查你的社会安全号码全部出来了,你70分、80分还是90分全出来了。你要建立什么人家都要查你的信用,哪怕在美国找工作,甚至比较重要的大公司都要查你的背景,拿你以前工作过的地方的参考资料,知道你以前工作认真还是不认真、负责还是不负责,都可以查得出来。

在西方,信用是跟着人的一生,信用好或信用不好跟着人的一生,当你要建立什么,就可以查你有没有破产纪录、有没有坑蒙拐骗纪录;人家来投资的时候就可以查创办人和公司的平台讯息,都是公开的。在中国就没有这样一套系统,中国从政府上下就是黑箱操作,就是一个黑墨操作,民间更是如此,所以上行下效。没有信用体系,但是却强行把西方的P2P引进到中国去用,绝对要砸锅。

据说有一个小国家阿尔巴尼亚,也是完全没有信用体系,一个小国,就把P2P引进去,结果阿尔巴尼亚几乎到了全民破产、国家破产的地步,就是用了P2P;中国还比较大还消耗得起。但是这回我们看到的情形,这些受害者、金融难民或者经济难民,实际上他们也是政治难民。当他们要为自己的利益去申诉的时候,你说他们不去找政府找谁?因为政府给了背书说可以成立、是合法的,那些平台拿政府的背景来套你的钱,最后你出了事。

如果投资是利息损失,比如投资股票也好,一上一下,亏损当然不要去找政府,但是连本金都找不回来这是诈骗啊,诈骗怎么能不找政府呢?这是刑事案件当然要报案,但是中国政府、各地公安根本不作为,甚至互相推诿,叫你去找出事点,以至于到了杭州什么地方。

主持人:被弄到体育场去了!

陈破空:因为很多这些P2P都在浙江、上海、广东、北京,杭州那个地方居然为了报案的人腾出几处体育场来让他们住,就是金融难民,而且互称难民。

主持人:难友!

陈破空:住的地方叫做“难民营”,然后都戴着口罩怕家人认出来。这么庞大的、成千上万、数十万人等著杭州政府来解决。而杭州政府本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杭州政府以前打出宣传号称自己是什么“互联网金融之都”、“创新经汇城市”,意思就是说:我杭州就是领国家之先河、领世界之先锋,为全国各地提供金融投资如何如何。现在好了,老百姓来了你怎么解决?这些人最后成了政治难民,结果被诬为黑恶势力,其实再下一步就被诬为敌对势力。

有一个笑话;不是笑话可能是网民的统计,网民说,如果经常看脸书、Twitter和YouTube,受害者非常少;其中80%的受害者是经常看新闻联播的假新闻的就是受害者。现在网民还总结出一句话:你不翻墙,在墙内的风光都是岁月静好,你一翻墙才知道中国已经天下大乱。翻墙的人反而很少上这种当,不翻墙的人都上当了,大多数都是上当者。尤其看新闻联播每天中毒,新闻联播是迷幻药,中国电视的新闻联播一天到晚给你讲形势大好、一天到晚讲党和政府、一天到晚你看全是好消息,你觉得真的是岁月静好!

突然之间小孩子打了假疫苗,觉得岁月有问题了;突然之间自己的投资泡汤了,几万、几十万、几百万泡汤了,才知道岁月不对头了!所以这些人要翻墙、要突破信息封锁。中共还要负一个责任,就是信息封锁。中国如果没有互联网封锁,墙内墙外的信息畅通,西方的P2P、中国的P2P,墙内外的讯息能流通,这些人不要说不受害,至少少受害。归根到底这个政府要负全部责任、要负大部分的责任,主要责任它无法推诿。

主持人:赵培,我也想问一个问题,刚才破空也回答了一部分。在前两年,像泛亚、e租宝这种大型的金融诈骗,动辄牵扯数十万受害者。在这种事情发生之后,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去投资P2P?当然刚才破空讲了息不对称或者受到宣传的迷惑,你认为还有别的原因吗?

赵培:我们刚才讲,e租宝出事是属于被动,这个东西搞到一定规模只能是诈骗、只能跑路。上一波P2P跑路潮是一种彻底被动。但是恰巧中共在2014年提出“万民创业”,大家都去创业,金融创业,P2P属于融资的金融创业;特别到了2015年,央行联合10个部委,还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大家要健康发展。又把这个口子给打开了,它根本没在2014年吸取教训把这些口子给封掉,反而又打开了。

当然,在发展过程中它也意识到有问题,每年都说要整治,雷声大雨点小,一直到今年,真的它突然发现这个地雷或者泡沫埋的有多大,能影响到几千万中国人的时候,它突然发现是维稳的问题了!所以它才有意去真正的打压。特别是7月9日央行的潘功胜说,用一到两年彻底整顿。这个口号喊得很明白,就是彻底把你们都打垮。

经过2015年到现在二三年的时间,这些P2P平台诈骗犯也到了跑路的时间点,所以就哗一下都跑了!这是政府鼓励出来的行为,是政府应该负责的行为,但是中共政府现在不负责。有一点可以验证的是,他们说,警察本来觉得能够让P2P平台安稳退出,规定只有30人以上报案的才立案审查。没想到一报案是成千上万的人报案,它也不敢彻底都拿出来在报纸上宣传“我又立案了、干什么了”;只能把他们都当成过去的访民。

类似骗局有的是,当时的蚁力神就是这种骗局,可能当时这些中产阶级还谈:你看东北人多惨,你看,成为了访民;我们不用管,岁月静好。但是今天大家都成了访民,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可怕。

主持人:不过我还是想请您从民众的角度谈一谈。对这些民众来讲,当初e租宝、泛亚也都是受到官方背书,结果后来出事了,大家发现上当受骗了。在一单单已经有先例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还是要投资、把钱放进去呢?

赵培:你看一下中共发起的规模就看出来了。单说今年7月份搞了七千多亿,一下充斥市场,大家能看到:我的天呀房子又在涨、棚改房价又在涨、我给孩子在三四线城市留一套房,它还在涨;你说我的病我到底是吃进口药还是吃中共能毒死人的药、仿制药呢?我当然得吃进口药,所以我要给自己留一笔钱。

中国人表面财富看起来拥有一套房子、有几百万的身价,但是到生病那一天不能把房子给卖了。所以他真正考虑要自生哪,他突然发现我还是一个穷人、还得去赚钱才能够在中共这个社会活下去。这是逼着他必须去投资的契机,房地产也好啊;股市就不用看了、已经彻底跌到没办法、已经跌到40%了。所以只能在看起来是高利息的方面去做。从他心理上他觉得“我也可能出问题呢”?这时候,中共提供第三方担保的信用。

大家一看,第三方担保很稳哪!有人说,我是国企担保、谁担保,你的钱绝对能保本。“绝对能保本”这句话就把老百姓最后一丝防线给击溃了,他听着“有第三方担保绝对能保本”、“哪家哪家国企替他担保”、“央视替他背书、证监会替他背书、地方政府替他背书”他就去了。他没想到的是,他在这一点上相信了中共,却是在这一点上被中共骗得最惨。当然个人赌博的心态也是要不得,哪怕投资个1/3你今天都不能这么惨!

主持人:是。破空,刚才我们也提到,现在爆雷频率特别高,以前也有,但是频率没有这么高过,像今年六七月份,一个月一百多家甚至快二百家爆雷。这种情况是不是跟当前的中国经济形势或者贸易战也有关呢?

陈破空:对,有几个大背景。一个大背景就是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本身打击了中国经济的信心、打击了中国金融信心,老百姓听到中美贸易战持久不下,现在中共都不称“贸易战”;谎称“贸易磨擦”,把它给淡化。实际上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贸易战或者贸易反制战,可以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战争,它把它淡化。这是一个大背景。

还有一个背景是中国整个经济在下滑、不景气,公布的指数恐怕都是假的、6.7%的增长;就像川普所讲的,整个中国的经济都在坏死、往下走。股市一下掉了27%;金融完全混乱,这一次P2P事件可以理解为金融危机的先兆,或者说,金融危机已经发生,是金融危机的一部分。这是中国经济变坏、崩坏的一个大背景。

还有一个大背景,中国社会矛盾爆发的大背景。中共号称“制度自信”,实际上这个制度恰恰诞生了这些东西。我们纵观近代历史,几乎所有的专制制度,共产党的专制制度也好、一党专政也好、一人独裁也好,专制制度最后都在动乱中结束。中共在宣传中故意把民主社会宣传成从动乱中开始;民主社会、民主国家。好像是民主带来的动乱;恰恰相反,是专制的末期带来的动乱,前苏联国家、东欧国家、中东中亚茉莉花革命的那些国家比如利比亚、埃及、突尼斯等专制社会,经过三四十年的独裁统治、一人独裁,最后都是在动乱中结束,然后民主产生,像突尼斯民主现在很平稳,民主产生了。

中共长期污蔑化民主,就给老百姓立下一种感觉“民主就是动乱”。错了!专制意味着动乱,专制的最后阶段都是动乱,就跟中国的历代王朝一样,最后都在动乱中结束、瓦解、崩溃,整个社会大崩解。

今天的中国社会,不仅具有国际环境大背景的恶化、中美关系的恶化,金融、经济的恶化,还有社会矛盾大面积的冲突暴发。我们看到事情是一个接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在这之前是假疫苗,假疫苗之后是抢棺材,再之前是出租车司机大罢工、又是卡车司机大罢工,到后来是越来越大,你看这一次大到什么程度?!程度大到政府不得不采取……

我们只听说国共内战的时候有“围追堵截”的说法,要么是国民党军队对共产党军队围追堵截,要么共产党军队后来对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现在居然用“围追堵截”来描述这个事情,足见这个金融烂尾有多么庞大,而且这个事情没个完。8月6日的事情没个完,你就算暂时围追堵截住了,将来这些金融难民绝对不会善罢干休,这么大的数量,他们会想办法卷土重来。而且这些金融难民还有体制内外的结合;不只是社会上民间人受了害,很多都是公务员受了害,由于是中产阶级,有公务员甚至警察。

有警察就公开扬言,头一天还跟人家说:“你们自己没选到好的产品嘛,你看我,我投资20万,我好产品就赚了嘛,我家就赚了嘛!”他还训斥那些老百姓。第二天,他投资的那一家就爆雷了,他自己20万血本无归,一下傻眼了。这个事情发展下去,体制内外的受害者都会结合起来,那对中共应该是巨大的震撼。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观众反馈,我们很快读一下短信发言,这位观众说:“主持、嘉宾你们好!这正是庞氏骗局的中国版,中共统治下是无法无天的时代,经商成功的人必定要官商勾结与腐败,所谓依宪、依法治国的中国梦只是自欺欺人的骗局,现在中国只有赵家人是人,其他人都是被劳役、被代表的。”

好,谢谢观众。我想问一下赵培,最近爆雷这么频繁的原因你有没有什么补充?另外,刚才破空先生也提到,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6月份曾经说过,10%以上的理财产品可能会本金无归。他的话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也助长了事情的发生?

赵培:是。为什么这么说呢?一般P2P平台许诺的年利率是多少呢?是8%到10%。不光多数听说了这话,我刚才讲了,7月9日央行的潘功胜也说了,用1到2年完成互连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也就是说,他这一次就是彻底来做这个事。当然,网上有很多人说是主动排雷的举动。确实是金融维稳,特别是中共提出来今年下半年经济要稳定,所以求稳是重要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知道P2P平台要爆;当然我刚才说了,1、2千万他用3年时间大概已经拼到这个位数了,他一定要跑。所以它(网贷)才在这个时候要爆,它(当局)指望的是把这个规模控制下来,所以如果没有30人报案它都不准备处理,就是让P2P平台彻底退出的整个过程,所以才选择在6月份之后密集暴露,形势也造成了。从6月份到现在为止,平均每天有4.2家爆雷,已经爆了212家,按照每家平台5,000人计算,多达百万之众受到影响,可见6月份以来老百姓积攒的怒气有多少!

它(当局)现在指望的是没亏多少的人,我把你从北京赶回家,你在家里哭两天之后,你可能就淡忘了这个事。我在媒体上又不大规模宣传,把这事压下去,稳中过了2017年到2018年,我们再用别的情况再接着骗。这才是中共在2017年下半年所谓“金融维稳”的重要举措。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6月份说这一番话,好像是告诫人民,如果收益率达到10%你就要准备损失本金了。这个信号不简单,这件事我认为郭树清发出了三重信号。第一重信号,政府准备卸责,推卸责任。因为P2P的概念是2007年引进中国,到2012年开始蓬勃发展,到最近几年发展到高峰,一直是在政府的监管、背书和所谓“党的领导下”。党领导什么?党领导一切,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领导一切。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它看到不对了,要有金融危机了,所以他出来推卸责任。意思说,我告诉你们了!

6月份告诉你太晚了,晚了11年。你晚了11年才告诉民众有这个问题。

第二,他发出信号“要动手了”。动手干什么?就是全部定义为“非法资金”然后政府予以没收,收归国有、国库。

第三,他放风,让这些网贷平台的老板跑路、逃跑。为什么?这些人全有官商勾结,不知道涉及到哪一层官员,可能是低级官员,可能是中级官员,背后都是高级官员,暗示他们跑路。所以是发出跑路的讯号。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当时不立即采取行动?你为什么要打草惊蛇?

还有人怪老百姓贪婪和贪心。在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听说有6%、8%、10%的收益率的投资,人们当然是趋之若鹜的去了,只是你政府负什么责任?你这个制度负什么责任?有没有严格监管?所以你这个体系、你这个体制、制度,政府是必须负责任的。中国人民你说有贪心,谁没有贪心?当然有贪心,你可以责怪人民,但这是次要的;他们的确是受害者。

这个郭树清让我想起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五四运动”人们怒火,火烧“赵家楼”,把外交总长拖出来打一顿。其实现在的中国老百姓、这些受害者到银监会去应该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拖出来打一顿,因为这个郭树清讲的话就是个王八蛋的话,就是表示政府不负责任。你讲那些话有什么用呢?而且说是连本金都要丢掉!这么大的事情本身来说就是骗局嘛!那你政府采取行动了吗?你打击诈骗了吗?保护人民了吗?

主持人:说到骗局,有人就说,现在平台倒趴,借贷的人我就去找那个问我借钱的人,我直接找他要钱,结果他们一查,发现这个平台、所谓的“借贷方”几乎全是空壳公司。所以根本就是个骗局。那诈骗应该立案嘛!

陈破空:对,这些空壳公司当然它们本身是诈骗、是犯罪、是犯罪分子,可以说是黑金、高利贷或者黑贷,但是政府背书了,背书之后你政府负什么责任?而且在这里面涉及大量的贪腐、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一查都是大问题,所以才有郭树清跑出来这样放风。

主持人: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陈破空:然后想把这个事情一关了事,你受害者滚蛋,钱归政府,要跑路的你跑路。

主持人:赵培,我也想问一下,刚才破空先生也谈到,前一阵子刚刚出现假疫苗事件还没有结束,结果又有金融难民数千万甚至上亿,现在中国不断出现维权团体,甚至触及面越来越大。您怎么看这个现象?你觉得这说明什么?

赵培:这说明中共的制度历来就是在制造敌人,可以说它一直在镇压老百姓,只不过每次5%,那5%轮不到你。这类诈骗案,比如以前东北的蚁力神诈骗案,赵本山搞的蚁力神跟官商勾结,当时的蚁力神的农民也是这样去上访的,他们上访有用,迫使中共给他们追回了30%的本金。现在又换到了这些P2P受害的中产阶级,所谓的“中产阶级”、还有一点闲钱的阶级他们也被受骗、他们也去上访,大家都是上访,大家都是中共的难民,大家也别分彼此。

那么我们能不能回过头想一想?今天轮到我们当难民;之前,别人当难民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抱着一种岁月静好、闷声发大财的江泽民思想呢?我们想一想,是不是这个社会的败坏也有我们一份漠视的责任呢?我是觉得,在未来我们能不能拿出责任来?我们就把你中共的这个制度去掉!

刚才陈破空先生讲,为什么西方的P2P不出问题,到你中共就变味呢?其实不光是信誉制度,中国古代就有信用制度例如徽商等,你连去打个工都要店保,要别的店担保你的品德没问题,这家店才能收。中国历代是守信誉的社会,“信义”是放在第一位的,在经商来讲。为什么今天会成这样呢?

中共现在又要引进西方的信誉制度,结果它把信誉制度变成了迫害老百姓的制度,如果中共迫害你,把你告上法庭了,你的信誉就不好,不允许你买火车票,不允许你买飞机票,这不是又把信誉制度给变味了吗?变味的一切根源在哪里?扭曲的点在你共产党!大家应该分清这一点。

主持人:破空,请补充一下?

陈破空:我想说的是,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社会矛盾爆发得这么尖锐呢?跟执政者、当权者有关,就是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却在做。本来这个制度已经容不下这些社会矛盾,这个制度应该是改进,应该是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全面改革制度迎接宪政、民主跟国际社会接轨的时候了,但是这种事不做,倒过去做什么呢?向文革回归、向毛时代回归、什么党领导一切呀、党进入企业呀,搞这些!结果是强化了权钱交易、官商勾结,一方面强化的是权力、公权力,政府霸占权力;另一方面弱化了是民间的权利,所以这些民众一旦受苦之后,可以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主持人:是,投诉无门。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