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混元金斗所抓的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01日讯】这是修炼界最深刻的教训之一。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全部被毁于“九曲黄河阵”,即毁于黄色心,至此元始天尊的门徒全军覆没。

我没学法轮大法之前的小时候看过《封神演义》,学大法后就不看了,因为它可能涉及不二法门的问题。《封神演义》的写作是被高层生命控制的,里面有一些暗喻作者也不知道。

封神演义》书中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是:太乙真人(哪吒的师父)、玉鼎真人(二郎神杨戬的师父)、赤精子、广成子、黄龙真人等,他们在历史上和现在都是赫赫闻名,他们在姜子牙的伐纣行动中负责在另外空间和人类空间对抗通天教主的邪类乱神,走过了无数次的惊心动魄的正邪较量,这是他们修炼中必走的路,然而最后却陷入了“九曲黄河阵”,被“混元金斗”削去了所有的能力坠为了常人。

“九曲黄河阵”是《封神演义》中众神最大的劫难,神通威力最大,然而很少有人揭示它的真正面目——这个劫难却是个最基本的色难,只是难度高。“九曲黄河阵”的主人是地球空间中层次最高的一层神,她们是美貌无双的“云霄娘娘、琼霄娘娘、碧霄娘娘”,其中云霄娘娘能力最大,“混元金斗”是她的法器,这个法器能够装入(抓住)三界层次的一切神,历史上没有人提及它这个能力。

美貌无双,常人会起色心,但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会吗?历史上没有人记载这件事。这十二大门徒修炼的开始时抑制住了最表层的色心,也就是常人的色欲,至此常人谁都不会认为他们有色心了。但接下来他们应该不断去掉比常人更微观的色欲,然而在这层次上他们出了问题。

在微观上看“混元金斗”,它是由阴阳交合之功构成的,它直接就是色徒们的克星,只要有色心就在它的能力制约之下,“混元金斗”是云霄的功能,云霄、琼霄、碧霄的美貌,对三界内的修炼人有无比的诱惑。常人看不到这三位娘娘,因此这三位娘娘只是修炼人的克星。神界的事不象常人那么肮脏,因此常人也无法写出修炼人的色是啥模样,这是因为常人的色欲很重,而修炼人那浅淡、若有若无的色心在常人看来简直就是圣洁了。

正因为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有没修去的微观层次的色欲,在他们该突破三界的时候,被三位娘娘给挡住了,这就是《封神演义》书中写的:琼霄、碧霄娘娘因丧兄之情而拿出“金绞剪”法器愤怒出山找姜子牙理论(意为她们认为姜子牙那伙修炼人不合格,她们因此要去修剪),而云霄娘娘没有愤怒心,反而很平淡,但是却担心琼霄、碧霄娘娘乱用法器误伤人、而无奈出山去看着她们。但是三位娘娘一出山,她们也身不由己了,随着事态的发展,三位娘娘摆下了“九曲黄河阵”,但云霄娘娘是说“你们过了我这关,我就不管了你们的事了”。

结果云霄娘娘的“混元金斗”依次拿下了元始天尊的十二大门徒,这十二大门徒都打入在“九曲黄河阵”里了(或者说因为涉黄才会被“混元金斗”拿住),拿住的同时就消去了他们的修行成果了。因为一旦坠入色欲,修行成果就化为泡影,过去的修炼方法注定了这种结果。

那“混元金斗”拿人就是坠入色欲的过程。这里要说明的是:《封神演义》、《西游记》等书籍记载的内容多数都不发生在人类的空间,是人眼看不见的。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经历的与通天教主门人交战的事许多是人眼看不见的,和《西游记》中唐僧经历的妖怪要吃他、要和他结婚、孙悟空降妖等的取经过程一样都发生在另外空间,他们是副元神修炼,副元神在另外空间经历磨难,主元神并不知情。主元神有时候会经历一些难的过程,就像唐僧肉体饥餐露宿赶往印度取经,但是他却不知道有孙悟空等一众护法降妖的事情,因为孙悟空保的是唐僧的副元神修炼,唐僧肉体只是个载体。

“混元金斗”拿元始天尊十二大门徒,它在人类空间是这样的:门徒们因某事起了色心,然后越来越盛,然后犯戒;而在另外空间是这样的:门徒们过了很多魔难,过魔难时不可避免的会杀死很多魔,于是激怒了另一些相关联的魔,最后门徒们到了云霄娘娘面前,她手里托著混元金斗看着原始天尊的门徒们,然后她要考验他们,于是混元金斗发出色的东西,门徒们奋起抵抗,但渐渐不能自已,入色越来越深、犯了色戒,被混元金斗削去了修炼成果。

被混元金斗拿进了“九曲黄河阵”,这阵名的暗喻很直白了,修炼人陷入了拐来拐去的、九曲十八弯的黄色河流里淹死里面了。元神犯色戒和人间的犯色戒类似,只是所在空间不同。大法弟子过色关也类似,思想斗争的过程在另外空间里都是真实的与魔大战。

今天中共抓人是被旧势力控制的,因色抓人是旧势力的手段之一,“色”可是个魔器,在人间只是个概念,但在另外空间都有实体形像,或物体形、或人形、或其他型生命,它们先战胜修炼人的元神,表面上中共才可能抓走人。修炼人起码得过去色关,每一层的色心都要去掉,那色也是一层层的,修好的就过去了,剩下没修好的继续修,如果色心去不掉是被迫害的借口,因此色心成了修炼人的死劫,修炼人千万要去掉色心。修炼如逆水行舟,每时每刻都必须用力划船,如果不用力就会被浊世洪流自动冲走,而翻船丧命了。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