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是中共前副总理黄菊冥诞80周年,北京官媒人民日报高调刊文纪念,大陆多家网站转载。由于黄菊生前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腹,在笔者看来,对其高调纪念,传递出的是不祥的信号。

令人颇感好笑的是,人民日报除了介绍黄菊2003年到国务院以后在中国经济、金融等方面的贡献外,还吹捧其“ 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贡献了全部智慧和力量”,“牢记邓小平的嘱托,在工作中敢闯敢试,为上海改革发展稳定作出重大贡献”,称“ 今天纪念黄菊,就要学习弘扬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并以此要“紧密团结在习核心周围”,“贯彻学习习思想和十九大精神”。

黄菊有着怎样的“ 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作出了怎样的贡献,中共官场尤其是中共高官们都心知肚明。事实上,作为江泽民心腹的黄菊,不仅人品低劣,而且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生活糜烂、迫害良善等是样样皆占。

早前香港《动向》杂志曾报导,黄菊真正成为江的心腹是在1986年的一场小小政治风波后。因其陷害主管文化的副市长刘振元,而被中组部调查,并得出“此人政治品质恶劣,不得重用”的结论。得知中组部和上海市委正在考虑调动自己工作的黄菊便向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求助,两人气味相投,一拍即合。在江的力保下,黄菊被调担任常务副市长,从此成为江的心腹。

有了江泽民做靠山,黄菊以后的升迁之路是一帆风顺,一方面他仗着手中的权力,大发其财。据《动向》称,九十年代以来黄菊家族肆无忌惮的敛财,已经成为上海滩最声名狼藉的丑闻。上海首富周正毅获得国家银行上百亿的违规贷款,获得上海黄金地皮静安区东八块,再压低赔偿进行非法拆迁,强毁民居,全凭他与黄菊和上海当局的关系与金权交易。周妻毛玉萍更是在公开场合称呼黄菊的妻子余慧文为“干妈”。在上海的圈地交易中,黄菊家族可谓是一马当先,富得流油,甚至女儿在美国旧金山的穷婆婆家也成了富豪。

有知情者透露,黄菊在上海任市委常委有二十年,任市长、书记十一年。不但周正毅案与他有关,上海官商界的腐败,黄菊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海帮”大大小小的干将们,也在黄菊的关照下差不多都“先富起来”了。

富得流油的黄菊还极为淫乱。据说,为了不致被老婆抓破脸,他利用特权让她的精神损失在物质利益中补偿。

另一方面,尝到了甜头的黄也是竭力报答主子。当江的长子江绵恒决定以上海为基地发展其“电讯王国”──创办中国第三大电讯公司“中国网通”后,从申请审批到银行贷款,黄菊是一路大开绿灯。此外,黄菊还在江宣布退居二线前,为其在上海修建了两处行宫。

而黄菊最让江满意的应该是其紧随江的镇压法轮功的政策。2002年,被江送入政治局常委、出任主管中共金融、财政副总理的黄菊,架空自己的上司胡锦涛、温家宝,协助江倾力调出国库四分之一的资金,建监狱、奖励为镇压法轮功出力的恶警,使镇压更加惨无人道,惨不忍睹。百种酷刑、强暴妇女、活摘器官等罪恶,罄竹难书。

只是黄菊没想到的是,追随恶主、恶事做绝的他最终遭到了报应。2006年初,黄菊被查出晚期胰腺癌。彼时,胡锦涛主抓的上海陈良宇贪腐案已东窗事发,深度卷入其中的黄菊在江泽民的保护下,也是因其患病,而被采取了“不逮捕、不判刑、不公开、不露面”的低调处理方式。黄菊最后被活活疼死,死时69岁,这自然是报应使然。

黄菊死去后,其遗体告别式是相当低调。虽然在其死后,江曾出版画册“缅怀”自己忠实的家奴,2008年人民日报也曾刊文纪念,2016年清明节前夕其秘书亦在上海报纸撰文,但黄菊已渐被遗忘是不争的事实。如今,官媒高调纪念,是惯例还是另有意味?

如果是惯例,那么2017年同样曾为副总理的薄一波110年的冥诞,大陆媒体是一片静悄悄。如果说薄一波是受业已下狱的儿子薄熙来影响,那么对于黄菊生前的丑行,中共高层在知晓的情况下,为何还要高调纪念,打自己的脸呢?

笔者分析大概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在中美贸易战日益激烈、北京当局内忧外患加剧之际,中共党内的江派势力让死去的黄菊“披挂上阵”,将其描绘成一个“死而后已”、在经济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好官,或许是在暗示习的反腐乃至经济、金融政策都走错了路,暗中伺机而动的江派不会善罢甘休。

另一个可能是现高层为了维持政权,在内外交困之时,继续选择与江派妥协,通过纪念江派贪官来安抚党内对手——即便其贪腐程度毫不亚于被拿下的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等人。但一个关键点是黄菊已是死人。

然而,无论是哪种可能,笔者认为都透露了不祥的信号,那就是北京当局出于维持政权的考虑而选择了妥协,使江派残余势力仍有折腾的空间,而这样的妥协正将其拖入深不可测的深渊。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