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07日讯】太和年间,士人萧旷德才兼备,又不愿意做官,流连于山水,留恋隐居生活。有一年,他沿着洛水东游,中途夜宿于孝义馆。一天晚上,趁著清风明月,他在双美亭上游玩小憩。

士子遇洛神 确认《洛神赋》更名轶闻

萧旷善于弹琴,趁著美好的月色,独自抚琴娱乐。宁静的夜晚,琴声也显得格外清苦。这时,忽然听到从洛水上传来一阵长长的叹息声。

待那人走近后,萧旷看到原来是一名貌美的女子。他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她行礼,问道:“你是什么人呢?”

女子回答:“我是洛水神女。昔日,陈思王曹植写过一章《洛神赋》,你是否记得?”

萧旷说:“当然。”接着他问到:“我听说洛神就是甄皇后(注)。她去世以后,陈思王在洛水边遇到她的精魂,因此写下《感甄赋》。后来他意识到自己行事不正,所以改为《洛神赋》,并托意于宓妃。是不是这样?”

女子说:“我就是甄后。当初,因我钦慕陈思王的才华,令魏文帝大怒。我也被幽禁而死。后来,我的精魂在洛水边遇见陈思王,向他倾诉我的冤屈。他有感而发,写下《感甄赋》。后来,觉得标题不雅,就改为《洛神赋》。传闻没说错。”

曹植作国王 主宰遮须国

一会儿,有一个梳着双髻的少女走过来,手里拿着坐垫和酒菜。她对萧旷说:“我刚嫁到袁家时,很喜欢弹琴。每当弹起《悲风》和《三峡流泉》,我常常要弹上一夜,才会尽兴。刚才听到您的琴声很清雅,我能否再听一听?”

萧旷就弹了《别鹤操》和《悲风》。神女听罢,感叹地说:“您的琴艺真的能和蔡邕相媲美。”

闲谈中,萧旷问起:“陈思王曹植现在何处?”神女告诉他:“在遮须国,他是那儿的国王。”萧旷从来没有听说过遮须国,觉得很惊奇。

神女为他解释:“刘聪的儿子死而复生之后,曾对他的父亲说:‘有人告诉我,遮须国很久都没有国王做主,等你的父亲来作国主。’指的就是这个遮须国。”

遇龙女 请教传闻真伪

不一会儿,有一个青衣侍女引导一名女子走来,说:“织绡娘子到。”洛神向萧旷介绍说:“这是洛水龙王的女儿,她织绡的手艺非常好,一直在龙宫织绡。我刚刚命人请她过来的。”

萧旷向她求证了一件事,“近来,世上的人传说着柳毅传书和龙女联姻,是否真有此事?”龙女说:“十成中,对了四五成。”

萧旷有幸见到龙宫神女,于是问了不少疑难问题,譬如龙是否怕铁?龙女说:“龙有神力,能穿透金玉、铁石,怎么还会怕铁呢?不过蛟、螭倒是真的怕铁。”

当时民间传说着,龙病了还要请马医师皇来治。对此,萧旷很不理解,既然龙有神力,怎么还要请师皇治病呢?

龙女说:“师皇是天界里道行高深的真人,因他哀怜马儿一生受尽负重,跋涉之苦,所以才成为马医。经过他治好的马都有上万匹。天帝为鉴定他的能力,就在龙的嘴唇之间演化了疾病的假象。师皇治好龙唇后,那龙立刻载着师皇飞上天,并不是龙真的有病了。”

萧旷向神女请教了不少问题,他们边喝边谈,谈得很投缘。

仙缘注定 在“双美亭”遇二神女

萧旷似有所思,后来意识到,能和神女相见,也真是缘分。他说:“今天在这里有幸遇见二位神女,难怪这个亭子叫‘双美亭’啊!”

忽然传来清晨雄鸡的啼鸣声,洛神留了一首诗送给他:

“玉筋凝腮忆魏宫,朱丝一弄洗清风。明晨追赏应愁寂,沙渚烟销翠羽空。”

龙女也写一首诗送给他:

“织绡泉底少欢娱,更劝萧郎尽酒壶。愁见玉琴弹别鹤,又将清泪滴珍珠。”

萧旷同样写了诗酬谢二位神女,说:

“红兰吐艳间夭桃,自喜寻芳数已遭。珠佩鹊桥从此断,遥天空恨碧云高。”

洛神取出明珠和翠羽赠给萧旷,说:“陈思王的赋里不是说‘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吗?我送您这两件礼物,以契合《洛神赋》中的歌咏。”龙女则把一疋轻绡送给他。

洛神还叮嘱他说:“您的骨相和面相不同于凡人,应当修道,早早超脱。但愿您能淡泊清守,远离世俗,保持高洁的胸怀修真养性,我会悄悄相助。”说罢,便腾空而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过这场奇遇,萧旷带着神女赠送的明珠和轻绡,广游嵩岳,踏上修行之路。友人曾经遇到他,听说了这些事,详细地记录下来。和仙家有缘的萧旷,从此也消失了踪迹。

注:甄后,三国魏文帝曹丕的妃子,原名甄宓。甄宓本为袁绍子熙之妻,曹操破绍后,曹丕纳之,生子叡;及叡立为帝,上尊谥为文昭皇后。#

(据《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一十一)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