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4日讯】当《与神同行》剧组来台宣传期间,圣绫先生见过电影编导金容华与原创漫画作者周浩旻,并且发现了一个非常奇特而有趣的因缘。在揭开这段因缘之前,还得先说说圣绫先生的一个小故事。

《玉历宝钞》的诞生

圣绫先生就读国小时,有一天他到一间“三元宫”参拜,闲逛间,他发现宫庙里的书柜闪闪发光,于是他去书柜一看究竟,发现发出光芒的是一本《玉历宝钞》,于是年幼的他就把这书拿回家阅读。当圣绫先生拿出这本书时,我一看,还是本带有注音的《玉历宝钞》。

《玉历宝钞》是一本记录阴律,呈现善恶因果的书。相传这本书的来历,是在某次地藏王菩萨的诞辰日,当众神庆贺之际,菩萨感叹世间之人冥顽不悟,需要一个好方法使人能深信因果,行善去恶,改心向道。当时,十殿阎王献议:“将地狱道中,种种恶处,借着有德行的人,引导他进入阴间,作实地的观察。记载下来,完成《玉历宝钞》一书。回到阳间,广泛传播,普遍地劝化世人。”

这个建议不仅获得地藏王菩萨同意,也获得玉皇大帝的认同,于是,就等待合适的“有德行的人”出现。

宋朝修道有成的淡痴道人就是这个被神挑中的合适人选。淡痴道人被引入阴间参观,返回阳间后写下《玉历宝钞》,后来他把这本书传给他的弟子勿迷道人,并由勿迷道人刊行问世。

在《大纪元》对漫画原创作者周浩旻的采访报导里写道:《与神同行》的故事架构,从许多年前就一直在周浩旻的头脑里蕴酿着,他一直在思考着,要如何用现代人能理解的方式来传达因果、善恶有报的道理,因为如果用以前的方式表达,是无法传达出现在人的价值观和社会现象,但是,他不想太过宗教化,因为周浩旻认为,善恶的因果报应是不分宗教的。

可以说“因果”是周浩旻当初创作《与神同行》漫画的核心理念。而电影编导金容华则透露,他以“要创新又不悖离原作”的心态,仔细研究过漫画原著之后,顺着原著的故事脉络进行适合电影的剧本改编。

此中有深意

而圣绫先生说,周浩旻是当年的勿迷道人,导演金容华则是淡痴道人——相隔千年,他们还是念念不忘让世人明因果,弃恶从善。这因缘值得玩味之处即在此。

大纪元专栏《逆天而为痛悔迟》的系列文章里提到一个类似的情况。

1942年二战期间,盟军在缅甸战场惨败,中国最精锐的远征将士4万多人惨死在野人山魔鬼谷的撤退中。但孙立人的新38师杂牌军,先是仁安羌大捷,而后成功掩护主力撤退,自己最后撤退时更是神出鬼没,屡屡布下疑阵,迷惑日军;几次反包围,击溃敌人,使得日军不敢穷追。成为形成鲜明的对比。为什么?

系列文章作者古金认为孙立人是诸葛亮转世。当年写下千古预言《马前课》、神机妙算的诸葛亮,明知蜀汉未能得天下,但是依然南征七擒孟获,北伐五进五退,正是为了率众熟悉滇缅独特的山林与险恶的瘴疠环境,并预习部队山林间撤退与转进的能力,为1700年后的孙立人做准备。有诸葛亮当年打下的基础与铺垫,孙立人将军方得以表现出超人的智慧,而他的部队也展现超常的体力与战斗力,在滇缅远征险境中突围而出。

如果真像圣绫先生所言,金容华与周浩旻正是淡痴道人与勿迷道人转世,如果《与神同行》电影的问世真是生命历经千年岁月的准备,那么,这场历时千年的筹画,才更是一场宏伟之剧!而是谁筹画了这些?为什么有这些筹画?此中深意,在观赏电影《与神同行》之后,观众不妨细细品味。@*

点阅【圣绫先生的另类世界】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