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09日讯】近日北京大学知名教授郑也夫刊文呼吁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引来各方讨论,美媒引述专家分析认为:郑也夫用词体面,但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恐与虎谋皮对牛弹琴。

郑也夫日前刊发题为“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中,分析了中共政改为何难产的原因。他说,中共曾有过一场经济体制改革,但一直没有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原因是中共高层发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在削弱这个政党。

文章说,中共执政的大多数时间中,其方针政策不代表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巧取豪夺,先将人民私有土地变为国有,然后大搞地皮财政,各地政府高价将地皮卖给地产商,无数公民成为房奴……

文章认为,这个政党执政70年的历史中,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所以它们应该尽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而中共领袖今后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上述文章“惊世骇俗”,“好评如潮”,刚出现时被认为假冒,理由是大学教授不敢如此惊骇。但获得认证后,又被认为平常之言。

对于文中所说和平终结专制历史,依赖共产党有个明智领袖。胡平认为,实现和平转型的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并不都是明智的,其中也有一些很顽固的强硬派。

胡平表示,大众参与才是压力,对自由民主的争取,取决于参与者的数量。如果参与者人多势众,再顽固不化的专制统治者也不得不让步,89年民运一度取得很大进展,但不幸的是,六四事件让大家看到了负面的结果。

美国之音引述分析说,要求中共在和平方式中让权,恐怕会被认为在与虎谋皮。郑也夫的言论在自由派中也会被认为是对牛弹琴,原因是现任领导人不大可能接受退出。

分析说,郑也夫的言论只是回归一个常识,说出大家想说但是不敢说的,就是谁干得好就干下去,干不好就淡出。郑也夫比较客气,用了“体面淡出”而不是退出,就是有个阶段,逐步地、体面地退出,而不是一步退下,给中共留了很大的面子。

中国社会活动家胡佳也认为,中国的政治变革要靠普通公民的觉醒,“他们应该把那种已经注入我们血液的恐惧的基因,也就是长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从而形成的国民性打破,要勇敢地在同一个时段,有足够多的人要求社会变革。”

胡佳分析说,中共不会主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现在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霸占着历史舞台,中共党内几百个红色家族,还有共产党总体的利益,就是说要垄断这个国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经济的命脉。

郑也夫上述文章,适逢中共陷入内忧外患的险峻困局时期。前景未测的美中贸易战,重挫中国经济,国内外大量不稳因素接踵而至。体制内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改革的焦虑。

2018年岁末,88岁高龄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发表“十大改革忠告”,大声疾呼真刀真枪地进行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

原中央党校副编审在题为“给习近平的七个忠告”中则呼吁“取消在民企、外企、社会和民间组织建立党组织”,对待不同政见实行宽厚、宽容、宽松的“三宽”政策。

2019年新年前夕,网路流传出一份“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他们称“改革已死”,质疑中共的“改革开放”成为了少数人掠夺敛财的手段,“人权”成了改革禁区。

在中共禁言的常态下,中共体制内的学者们冒死发声,分析认为,说明中共确实到了非变不可的临界点,中国的大变局已经来临。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说,自六四事件中共镇压学生运动后,中共原来改革的概念就已死了,后面所谓改革,就是用放开市场来挣钱、收买人心。

他说,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是宪政转型,就是整个法律制度、整个一党专政取消掉。

大纪元系列社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的结束语中写道:神安排了中共最后的解体。中国的执政者和其他掌握权柄的人,如果有意解体中共,神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来天赋神授的真正权柄。

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会在最后的过程中遭遇中共解体所带来的一切灾祸、魔难。顺天则昌,逆天则亡。中国的执政者何去何从?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