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13日讯】(4)猴王出了道心

西游记》故事生动有趣、游龙一般,但是章回题目与随处可见的诗,却是让人看了心惊不已、如同大地上虬劲却又沉默的龙筋龙脉。故事,是人间的层面的,我的意思是人间层面可以理解的。回目与诗歌,则恰好是上层的对应的实质。这个不同寻常的故事,之所以是修炼故事,一个理由乃是,故事中人物的每一个心念、行动,都同步转动上层的“齿轮”。并且,作为回报、作为响应和反馈,上层的齿轮再演化出下一步的下层空间的变化。

当然了,中国古典小说,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红楼梦》、乃至《隋唐演义》、以及其它众多的小说故事,均有此特点,这是中国传统小说故事最具特征的一个特点。只是其它小说故事,都没有《西游记》这么地步步紧扣、如影随形。

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人们,意识观念都是立体的、分层的,这是现代人们尚无法理解的。古代的宇宙观是立体与分层的,考虑问题也是多层面齐下的。《易经》、《春秋》,不都是立体的吗?《易经》是立体对应体系的理论,《春秋》是天、地、人间大事的多层互涉互动的现实例子。《诗经》则是反映了日常间这种互动与生活的直接联系。从这个角度,所以我认为《西游记》特殊,并且他的特殊,还体现在有着非常通俗易懂的一面,这个跟四书五经是不一样的地方。

“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每当读到瓜果宴席的句段,就一方面感叹于品种丰富得一塌糊涂,一方面嘴巴里止不住地口舌生津。不读《西游记》,不知人间还有如此多的美味,而且每种果实的色香味描写一应俱全。

且说美猴王,天真烂漫了三百多年,忽然有一天乐极生悲、怆然涕下,咋的了?他忽然有了远虑,这远虑、还立刻带来了近忧:“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不得久住天人之内?”并且猴王这话一出口,也引得猴子们忧伤悲啼起来。是啊,你从哪里来、你现在哪里、你到哪里去?这可是一个人间的永恒之问,不但是人,凡是生灵,似乎都可能产生这样时间长度跨越他生命的意念。

人类的历史,通过祖辈相传的故事流传,流传中,越来越悠久的生命,以历史故事的方式、进入人类的身体,就这样,一代代地承传下去。人的生命,因此而跨越他短暂的一生。可是一个生灵,对自己的起源与未来的思想,让他的意念,就这样触及了宇宙的开端、与宇宙的终结。

然后一个通背猿猴看到大王出了此念,就说出了只有找神仙、学法术,才能躲过轮回、不生不灭。猴王一听,毫不犹豫地就决定了,马上放弃当前的无量之福,寻仙访道,并且无畏艰难险阻。猴王就这一句真念肺腑话,可了不得了——“噫!这句话,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

话说,猴王这修道一念,就惊天动地了。为什么这通背老猿,早就知晓轮回之苦、修道之途,如此睿智聪明的老猿,为什么他没有产生修道之念呢?并且,为什么这么多猴子,也聪明了得,马上就听懂了老猿的话“鼓掌称扬”,显然是他们非常明白猴王此行是如何的生死相关,他们却一个都没有动了修道的心?

再往回说,美猴王之所以称王,是他发现了水帘洞,为猴子们安身立命了。为众生安身立命的就是王。但是就凭这一件事,众猴子就毫无贰念地,让石猴做了三百多年的王。并且从后面的故事中我们还能得知,在猴王走后的数百年中,猴子没有再推选新的王。等到石猴子成为了被压在五行山下的齐天大圣、以及后来去取经,几百年仍然没有出现新的王(六耳猕猴不算,那是骗子一个)。这个又是为什么呢?

当然了,在我看来,能在花果山的生灵,都是有些高贵气息的,比人间的一般的高人逸士,都要淡泊、高雅。可是,风格高不应该是它们不再另立猴王的原因。

王的概念,古今大不同,大不同啊!

美猴王修道一念,惊天动地。怎么个惊天动地了?因他这一念,天时地利都跟着动了。怎么动?慢慢说。这猴子就用枯松编了一个筏子,就弄了根竹杆儿作蒿撑筏。这个自打出世三百多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花果山半步的猴子,就这么大的勇气,要跨过不知边际的汪洋大海、要去从来没有去过的遥远的大洲,换作现在的人,估计想一想都会觉得发抖吧。并且,一个没有航海经验的人,应该不知道风季洋流的规律,他就这么样地贸然出发,就凭他这小筏和小竹杆儿,估计在海里碰上几个浪头就散架子了。猴王下海,也带不了几个瓜果,如果饭量稍大,说不定两天就吃光了,而且一旦下海,还没有淡水喝。换做你,敢不敢这么玩?

但是因为他的志念珍贵,天公就是愿意作美、“运至时来”,一,恰好给了他必须的东南风、而且是“连日的”。二,小破筏也没破,估计是老天拿捏精准、风力精当地恰好。三,就那么精准地把他送到了南赡部洲。由于所到的南赡部洲不是有高人的地方,于是猴王未见道门,先行云游吃苦了八九年。然后有一天猴王忽然拍拍脑袋,觉得应该他需要寻找的神仙在另外的大洲,下海漂泊,于是又巧的不得了,又搭上了顺车风,顺顺当当地来到西牛贺洲,从南赡部洲到西牛贺洲,我猜十有八九是“连日的西北风”。你看,又是老天作美,有意送他去西牛贺洲。如果不是老天作美,特意帮忙的话,那就会给他个东北风、北风、南风什么的,让他回老家去,跑到北惧芦洲去,或者就往南去海里漂吧、漂不动了喂鱼得了。

动了修道一念,真是天地尽皆知。如是正念,真的是天地都帮忙。这就是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一个概念、上下贯穿。(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