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期有一位贤者,因其才华出众,齐湣王对他格外器重,并对他的主张几乎言听计从。他就是列精子高。有一回,他照“镜子”后,引发的一番感叹,竟流传了二千多年。

有一天,列精子高心血来潮,穿上熟绢做的衣服,戴着白绢做的冠帽,脚上穿上一双高头鞋,提着前襟走到堂下。他饶有兴致地问起自己的侍者:“看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侍者说:“您真是又英俊又帅气。”

列精子高愉悦地走到井水边去照“镜子”。他一看水中的影像,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丑男,既不英俊,又不帅气。

列精子高愉悦地走到井水边去照“镜子”,发觉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丑男,既不英俊,又不帅气。图为宋 刘松年《彭祖观井》。(公有领域)

于是,他怅然长叹:“侍者知道齐王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有意地阿谀奉承我!对于万乘之主的一国之君,人们处处阿谀奉承他的情况就更严重;而国君却没有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真实的情况(看不见自己施政的缺点,即使错了也不知道),那么离亡国之日也就不远了。谁能成为这样的镜子?惟有士人吧!

人们都喜欢可以清晰照见自己的镜子,却厌恶那些能指出自己缺憾的人。镜子只能照出自己的形象,功劳小;贤士能指明自己的缺失,功绩大。只得到小的,却失去大的,这是不懂得类比啊。”

铜镜
人们都喜欢可以清晰照见自己的镜子,却厌恶那些能指出自己缺憾的人。图为古铜镜,汉“长宜子孙镜”。(公有领域)

正常的水清澈而长流,一旦郁结在一处就会污浊变浑;正常的树木长得高大而挺拔,一旦郁结就会产生蛀虫。自身的缺憾和不足就像身体上的郁结之块,自己可能看不见,旁人却看得比较清楚。

所以,古代的圣主明君敬重豪杰与忠臣,是因为他们敢于直言进谏,为国君、为社稷及时清除阻塞,疏通民愤郁结,疏通政令不达之处,防患于未然。

一口水井照出一个“丑男”,“丑男”的省思与感叹却也成为一段佳话,一直流传了二千多年。@*#

事据《吕氏春秋.达郁》卷二十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