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驻华外国记者在中国面临人身威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2日讯】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2019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较去年下跌一位排名至177,无国界记者指出,中国目前关押著超过60名职业记者和非职业记者,驻华外国记者也面临着同样命运。近几年来,外媒记者在中国大陆频遭中共警方便衣人员恐吓和暴力威胁。

据美国之音6月12日报导,无国界记者的年度报告指出,中共当局一方面利用科技封锁网路、控制舆论,另一方面加大对“大外宣”的投入,试图输出“中国模式”,同时,驻华外媒记者也面临人身威胁。

今年6月4日,CNN记者在30年前六四事件中,由于中共戒严部队屠杀造成北京市民伤亡惨重的地点之一木樨地拍摄,受到便衣人员阻挠。

2018年12月,709律师王全璋案在天津开庭,外媒记者在法院外遭遇“碰瓷”,有自称大陆记者的人声称被外国记者撞倒,外国记者当场展示照片,称中共便衣警察将人撞倒,却反指外国记者所为。

2018年8月,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连线采访,批评当局“撒币外交”,国保破门而入将其带走,后软禁家中。美国之音记者前往孙文广家采访,遭到国保李队长等便衣人员扣押超过七小时。自称黑社会人员在国保人员面前殴打记者,并抢走电脑手机等物品,三台手机被浸水损坏。孙文广至今与外界失联。

2018年5月,香港记者在四川报导汶川地震十周年时被殴打,事后当地外宣办罕见安排打人者向记者道歉。打人者自称难属,心情悲痛,见到记者拍照才打人,后改口没有家人遇难,是周边邻居遇难。遇难家属指施暴者的真实身份为村官。

2017年12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中国期间,两名韩国记者被殴打,引发各界关注。韩国外交部和随行记者团向中方发出了抗议。中共外交部回应称,打人者是韩方自行聘用的安保人员,但由于事件发生在中国,中方将做好核查工作。

2017年8月,维权人士吴淦在天津受审,在场中共便衣统一佩戴金色五角星。美国之音记者准备离开采访现场时,一男一女便衣人员声称记者“打人”,中共警察将记者带到派出所扣押四小时,其间至少有两名警察对记者动粗,抢走手机、电脑等物品,记者当天现场拍到的图像被迫删除。

此前,六四前夕,美联社重发了1989年6月6日的报导,记录了天安门广场清场当晚戒严部队殴打、拘留外国记者的行为。

报导说,戒严部队当晚清场期间用子弹击中了一名日本记者的脚和一名法国记者的后背。这两名记者当时都在人群当中。

此外,一名英国路透社记者被蒙住眼睛,并被扣留了六个小时。至少有六名摄影记者的设备被戒严部队没收或损毁。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名记者和他的摄影师在直播过程中被好几位士兵干扰,之后被施以拳脚。这两位新闻工作者后来被拘留了大约二十个小时。

英国《独立报》的一名记者表示,他被一帮武警“恶棍”围殴。其中一人拿枪对准他的脑袋,命令他举起手来,之后他们就用棍棒和飞腿攻击他,直到他虚脱为止。此后,他又被扣押了两个小时才得以离开。

自由亚洲电台今年1月29日报导,“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网站1月29日发布消息说,2018年12月和今年1月,109名外国驻华记者就2018年的工作环境接受了该协会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驻华记者工作环境在2018年恶化。而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2017年度的调查报告中,这一数字则为40%。

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人员和数字监控令外国驻华记者担心。48%的受访者说,他们曾被跟踪,或者知道有人未经许可进入他们的酒店房间。91%的人担心他们的手机安全。22%的人表示知道当局使用公共监控系统跟踪他们。有外国记者在手机上看到自己的Gmail邮箱电邮被打开、关闭。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李若水)

相关文章
评论